12月9日南山罷工現場訪問

2015年十二月月22日 下午 3:00Views: 40

保險商品淪為潤成的金融炒作工具

訪問員:矛盾(工人國際委員會)
受訪者:三位南山罷工業務員

Insurance striking worker interview 1

受訪者一:W先生(化名)──
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往後的人!

我在南山服務超過十三年了,我是少數有賺到錢的業務員,很幸運的可以在台北有個房子。但是現在新進的業務員很可憐,很多做不到兩年就離開了。每次都被公司的業績競賽壓得喘不過氣,結果也沒有賺到什麼錢,而且公司在E化後大量的裁撤內勤員工,把內勤員工一個人當兩個人在用,很可惡。真的要站出來對抗潤成集 團,才可以爭取我們應有的權益。而且現在公司瘋狂的要求業務員要販售躉繳型商品,企圖藉此美化財報,博取上市許可。在我看來現在的潤成集團簡直就是把補足社會保險不足的私人保險當作金融炒作工具來藉此牟利!

而且(潤成集團背後的大老闆)尹衍樑良好的政商關係人盡皆知,之前還在媒體上沽名釣譽,結果背地裡就是這樣壓榨勞工,政府也只會互踢皮球,沒有任何作為,逼得我們不得不出來捍衛自己應得的權利!我會站出來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往後的人,為了要讓他們得到應得的保障!

受訪者二:J先生(化名)──
不怕抗爭,堅持到底!

我從民國87年就加入工會了,當初會加入工會就是因為當時的資方AIG集團要片面的更改勞動契約,惡化勞動條件,試圖將我們的身分從雇傭關係改為承攬關係,因此我們發動了上街抗爭。後來在跟資方談判的時候,調解的立委就說我們可以組織工會,資方代表竟也表示樂觀其成,因此我們就開始籌組了工會。

後來在民國94年資方故技重施,又弄出惡化勞動條件的新合約,想要規避勞保勞退等責任,藉此省下大筆支出。潤成入主後,問題仍然不能得到解決,潤成更用大批的法務人員來控告工會幹部,甚至不斷提高考核標準藉此來開除業務員,真的很可笑。潤成一方面說我們是承攬關係,一方面又用雇傭關係來要求業務員,哪有承包商需要考核的?

考核是只能用在雇傭關係中的資方權利事項。潤成需要承擔責任的時候就說業務員是承攬關係,潤成想要更多收入的時候就把業務員當僱傭關係看。現在的潤成就是只想賺錢不怕臭名,逼得我們不得不出來抗爭罷工,不然這麼冷的天氣誰要出來啊!過去南山人壽說的「誠信第一,服務至上」,現在早就被新資方潤成集團糟蹋得一文不值了!只要資方不出來面對問題,不出面解決問題,我們絕對抗爭到底!我們抗爭的強度取決於資方的態度,資方如果繼續這樣坐視不理,我們絕對會升高對抗強度!

受訪者三:C先生(化名)──
南山是我們的成果!

去年公司賺了212億,竟然也不分給我們一毛,已經非常久沒有調薪了,103年資方更一次裁撤了內勤員工225人。很多內勤員工身心俱疲,一人要承擔超量的工作,時數竟然也沒有算進加班費!資方現在仍不斷透過各種手段分化業務員,分化內勤,更透過派遣工來壓低內勤的勞動條件!我的談來的CASE大部分都是我的親朋好友,如果沒有我,南山哪有這些錢可以賺!我們這些年資高的業務員,每個都像流動銀行一樣,能力都很強,南山能有今天,是我們打拼出來的!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