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政府及保皇黨妖魔化難民

2015年十二月月25日 下午 3:00Views: 190

揭穿甚囂塵上的「假難民」的抹黑宣傳

麗芬 社會主義行動

最近,不時在報章、互聯網上聽見 「假難民」一詞,他們都聲稱來港的難民越來越多、指責難民是濫用免遣返保護聲請機制(下稱免遣聲請)來港搶佔資源、加重納稅人負擔,並且造成罪案率上升等等的社會不安因素,但這一切都是謊言和抹黑。

極少數成功尋求庇護

根據入境處數字,香港現時平均每月28.5宗難民進入香港並提出免遣聲請,累積數字已經突破一萬宗。《東方日報》等無恥的建制報章天天渲染「假難民」數字上升,指有集團協助印度藉人士非法闖關。其實這些被拒入境者根本沒有申請尋求庇護,只是無恥的傳媒將其混為一談。

事實上,多年來政府處理免遣返聲請的進度緩慢,難民平均等候審批時間動輒十餘年。保安局指一般難民平均留港只有二點七年,明顯與事實不符。緩慢的審核機制害苦了不少難民,他們在港多年已經落地生根、組織家庭後,一旦政府審核後否定其難民權利,他們就會妻離子散。

過去二十年通過入境處申請並確立為難民身分的只有兩宗,成功率為0.016%。其餘的只能持行街紙「苟且偷生」多年,還要每週至每月到入境處報道,人身自由慘被剝奪。

在港難民是沒有工作權利的,打黑工要坐牢十五個月。他們被迫依賴每月微薄的現金食物券去領取食物,住房津貼更只有每月的$1,500,香港高昂的房租下令難民只可選擇由豬場改建而成的寮屋和貧民窟。今年一月更有難民因鐵皮屋發生火警而喪生。難民沒有居留權,連基本教育、醫療等福利也沒有。可見,今天在港難民並不是本港福利的受惠者而是受害者。

FAKE REFUGEES 2

保皇黨煽動反難民輿論

在港難民面對生活處境艱難, 同時他們又被右翼和建制政黨不斷政擊。民建聯葛珮帆最近向保安局施壓,將公帑負擔加大、社會治安等問題歸疚於難民身上,而自由黨更向當局提出取消「行街紙」、削減難民津貼、建設「禁閉營」等措施。保安局在雙重夾擊下,已表示積極考慮堵截非法入境、加快審核程序以驅逐難民、設立津貼上限等措施。這些虛偽的政黨一方面指控搶港人福利,卻又永遠反對有利民生的政策通過,支持將公帑贈予大財團興建大白象工程牟利。興建高鐵的844億足以援助難民300年!保皇黨只是利用種族歧視來轉移視線,無論是本地人還是難民,基層人民不要被分化,將矛頭對準與民為敵的政府和保皇黨。

保皇黨及建制報章大肆標籤難民皆為罪犯。要知道,難民沒有工作權利,又經常受到業主和警察欺壓,他們生活沒有希望,極少數為尋求保護以及打黑工的途徑,走上冒險之路加入黑幫。保皇黨就將其無限放大,就如他們抹黑新移民騙綜援和公屋一樣。如果可以過正常生活,有誰願意活在暗無天日底下?

社會主義者反對設立難民禁閉營,這種囚禁難民的方式是徹底反民主、反人權的,只能令難民更隔絕與社會,造成更多治安問題。各國的難民營往往環境、衞生及醫療設施惡劣、內裏並沒有人權可言,而且會成為種族主義者(例如自由黨的外圍組織甚至是極右本土派)針對攻擊的目標。兩個月前,瑞典難民營就發生了三宗縱火案。不要以為聯合國的人權公約可以阻止港府設立禁閉營,專制者為了打壓窮人往往不惜踐踏法律!難民必須組織抵抗政府的暴行。

去年,難民聯會因抵受不住援助資源被外判公司「國際社會服務社」(ISS)剋扣,發起200日佔領行動,最後成功迫使政府退讓,改善了食物援助的機制,因此難民的鬥爭自信和經驗大大提升。政府及建制派現在感受到威脅,開始加強攻勢抹黑難民,以免他們獲得更多本地人的支持。未來一段時期,難民要有更強的組織力和政治意識,準備迎戰統治階級的進攻。

全球難民危機 劍指資本主義崩潰

「假難民」一詞是以堆砌抹黑的手段去合理化政府歧視和打壓難民的政策。香港今天貧窮人口超越130萬、租金房價高企令年青人苦無出路時,我們應該認知到政府和財團的剝削才是我們生活困苦的根源。團結本地人與難民要打破種族的圍牆,共同鬥爭,徹底地將製造貧窮、壓迫的制度向公眾進行展示和宣戰。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