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對敘利亞的轟炸阻止不了伊斯蘭國

2015年十二月月26日 下午 3:00Views: 75

只有工人團結起來,才能克服戰爭、恐怖主義和種族主義

本文是首次(2015年11月25日)發布於socialistworld.net(工人國際委員會網站)的編輯版本

在巴黎發生駭人聽聞的恐怖襲擊後,歐洲各國政府都加強國家鎮壓力量,收緊對公民自由的限制,並不斷將對敘利亞的軍事行動升級。英國卡梅倫政府想與其他國家發動對伊斯蘭國的空襲,而伊斯蘭國早前聲稱對巴黎襲擊負責。但工國委(CWI)的英國支持者隨即指出:「來自美國、法國和俄羅斯的空軍早已向伊斯蘭國撒下如雨般的導彈,因此英國的加入不會決定性地擴大空襲規模。」(刊登於11月25日社會主義報)

英國熱切加入轟炸行動的真正原因,是為了維持英國統治階級的國際威望。政府還利用恐懼,並想表現出保衛人民的反恐姿態。巴黎暴行發生後,政府故作有決心的姿態,但對於如何避免英國再受恐襲沒有任何真正的答案。為了維護大企業的利益,提高「信心」,政府希望通過宣布一個新的攻勢來制造安全的錯覺。

Turkey Syria

空襲的無用

社會主義者反對帝國主義的軍事干預,這種干預只會大大地惡化了中東局勢。雖然轟炸伊斯蘭國可以削弱它,但不能將其根除。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裡對伊斯蘭國進行了八千次空襲,但還未能驅逐大多數的伊斯蘭國勢力。

即使是地面進攻也不能把它連根拔起,正如在阿富汗也未能消滅塔利班一樣。假如實施地面作戰,伊斯蘭國與其他類似的組織一樣,可能會變成另一個聖戰組織。而從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可見,地面作戰曠日持久而且根沒得不到最終勝利--這就是為什麼帝國主義列強目前都沒有對敘利亞提出這個方案。

空襲不免會誤傷平民。平民的悲慘處境將導致整個中東地區更多遜尼派穆斯林仇恨參與轟炸的國家,從而令聖戰組織得到更多新血。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被重點轟炸,而伊斯蘭國則阻止市內35萬人逃離城市。

軍事襲擊只會在政治上助長伊斯蘭國:全世界的部分穆斯林年輕人會產生一種印像,感到伊斯蘭國站在反帝國列強的前線。很多年輕人遠道走去加入伊斯蘭國,動力主要不是來自意識形態,而是因為伊斯蘭國被視為最成功的聖戰組織,以反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的集體恐怖和破壞。

無論是對伊斯蘭國的轟炸還是對歐洲公民權利的打壓--特別是對穆斯林群體的打壓──都將加劇穆斯林青年的憤怒和異化。

偽善

西方國家的虛偽永無止境。在占領伊拉克期間,美軍向從前占支配地位的遜尼派阿拉伯人施加軍事暴行,而伊斯蘭國就是暴行下的產物。

西方帝國主義在中東的盟友包括海灣國的專制菁英和土耳其專制政權──所有這些政權都曾經支持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遜尼派武裝組織,對抗伊朗的什葉派軸心。後者是美國2003年發動戰爭所造成的意外結果。

在中東地區的許多遜尼派民兵和什葉派的教派勢力經常犯下暴行,西方列強給予相對較少注意。但當聖戰者在西方領土行動,或者發動針對西方人的恐怖行為時,卻得到全球頭條報道。

同時,在種族主義的媒體報道推波助瀾下,歐洲針對穆斯林和難民的攻擊越來越多。

公民權利

在法國,總統奧朗德再次延長緊急狀態令三個月,借機壓制公民權利。緊急狀態令包括擴大軍隊在民用領域的權力,允許警察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入屋搜查,並有權關閉互聯網及社交媒體。

同樣令人不安的是,法國政府禁制公眾集會,包括兩個計劃在氣候峰會期間進行的游行示威,以及為十二月地方選舉而舉行的集會。

歐盟內增加了邊境護照檢查。這些措施阻擋不了恐怖份子,只會延誤個人行程,特別令穆斯林備受針對,對逃避戰爭的難民而言更是災難性的局面。

可以理解的是,真正阻止恐怖主義的措施將是非常受歡迎的。然而,上述的措施不會帶來任何改變,只會用來削減公民自由,未來甚至用於打壓工人鬥爭和政治運動。

科爾賓與工黨

英國的左翼工黨領袖科爾賓已經表示反對轟炸敘利亞。准確地講,他批評在沒有聯合國的支持下進行軍事干預。

此前,在關於伊拉克戰爭和敘利亞的反阿薩德戰爭問題上,反戰的政客們知道戰爭議案會被俄羅斯和中國否決,因此刻意提出需要聯合國支持。(譯者注:這些政客不敢直接提出反戰,只想通過「沒有聯合國支持」委宛地提出這訴求)

然而,伊斯蘭國最近炸毀了俄羅斯客機,殺害一名中國人質,因而改變了兩國政府的態度。因此,聯合國安理會一致支持法國的議案,要求采取“一切必要手段”打擊恐怖主義。

聯合國並不是一個各國糾紛之間的獨立仲裁機構。它一直備受大國的權力所左右,並作出符合大國利益的決定。

此外,面對工黨內的主戰政客企圖造反,科爾賓不幸地采取了軟弱的姿態。這是科爾賓「黨的團結」政策所造成的另一個後果──意味讓右翼有最終決定權──而非采取大膽果斷的措施將工黨拉向左。

右翼伊斯蘭思想只有在今天資本主義危機深重的情況下才獲得一些受眾,因為現時缺乏一個建基於工人階級團結和利益,並以民主方式運作的群眾政黨。要消除恐怖主義和戰爭的土壤,唯一途徑就是要建立這個的政黨,明確提出社會主義作為資本主義的替代。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