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特達林被捕標誌著中國鎮壓進入灰暗的新階段

2016年一月月19日 上午 7:13Views: 297

居住瑞典的中國活躍分子:「在習近平統治下,中國進入鎮壓拘留的黑暗之夜。 」

中國勞工論壇

1月3日,瑞典籍人權分子彼特達林(Peter Dahlin)被中國公安拘留。較早前官方報道指,居於北京的達林被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拘留,他的妻子同樣被捕。這案件代表著習近平的專制鎮壓進入令人心寒的新階段。此前香港五名書商被中國公安綁架,包括一名瑞典公民桂民海在泰國失蹤,五人現正被拘留於中國。

兩週以來瑞典當局被拒絕接觸達林,中國方面拒絕透露他是否被拘留,以及他能否獲得罕見疾病的藥物。與很多其他被國家鎮壓的受害者一樣,他不被允許會面律師。中國當局這些做法違反國家協議。「拒絕領事通信是直接違反中國法律以及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再者,當局持續隱瞞彼特的下落,可以造成強迫失蹤,違反國際法。」彼特所屬的非政府組織「人權衛士緊急救援協會」的聲明表示。

瑞典人權分子彼特達林在中國被捕

瑞典人權分子彼特達林在中國被捕

達林的案件顯然不是個別事件,而是與中國今天兩個趨勢有關連的:一、去年七月開始大量人權律師及法律助理被逮捕,二、習近平最新通過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這法例是用來封鎖受海外資助的中國非政府組織,並進一步廢其武功。

這些都是中國四分之一世紀以來最嚴重的鎮壓措施中的一部分。正準備在瑞典國會舉行抗議、要求中共釋放達林的趙大華表示:「在習近平統治下,中國進入鎮壓拘留的黑暗之夜。 」

「(鎮壓的)目標是公民社會、博客、勞權分子和其他挑戰獨裁體制的人士──包括那些在體制內行動、沒有違法的人。政府想展示它可以為所欲為,不用理會其他政府和媒體說什麼。」他表示。

中共獨裁體制愈來愈恐懼群眾動盪可能將會發生──鎮壓無疑與最近的經濟不穩──所有團體被以民族主義的修辭標籤為「西方價值」。因此,像達林般的外國非政府組織分子成為中共大造「反外國人」文章的對象。「彼特作為外國人,表明著專業法援人士在中國被打壓的程度大大提升。」「人權衛士緊急救援協會」發言人向《紐約時報》表示。中國官媒報道協會是「美國非政府組織」,而協會則指這是完全不符事實。

鎮壓加劇 

自七月以來,超過三百名律師、律師事務所職員以及其他活躍分子被拘留及審訊。上週,十名律師被控嚴重罪名,意味著預料會被判有罪。在中國司法系統裡,98%的被告會被判有罪──在高調的政治審判中則是100%。

英國《衛報》發表一封由20名國際律師及法學家撰寫的公開信,表達合理的恐懼──被拘留的律師曾面對「高風險的酷刑和其他殘酷而不人道的對待」。

「顛覆國家政權」

最近十名律師及法律工作者面臨「顛覆國家政權」──這些指控極為嚴重,可判終生監禁。諾貝爾得獎者劉曉波在2009年被判監十一年,當時被控的罪名是相對較輕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這是習近平在國家鎮壓上加重注碼的措施。

被指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包括曾為「女權五姊妹」(她們去年三月被捕後引起全球抗議,期後獲釋)辯護的王宇、她的丈夫包龍軍,以及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創辦人周世鋒。鋒銳律師事務所因為涉及敏感案件,例如協助2008年毒奶粉事件受害者,因而激怒了中共政權。

活躍分子大華表示:「鋒銳律師事務所及其律師團隊現正被獨裁者粉碎,這是大規模殺一儆百的詭計。」

達林的案件與當局迫害人權律師關係密切。他的朋友表示他在被捕前已經開始擔憂。「在被拘捕幾天前,彼得的名字在對一名人權律師的審問中被提起。」他的同事說。據瑞典的電台消息指,達林現被控「金融犯罪」─可以指任何中共政權不同意的行為。

桂民海失蹤四個月後現身於中央電視台

桂民海失蹤四個月後現身於中央電視台

香港綁架案

香港五名書商失蹤事件觸發起抗議行動,亦造成了香港政府的政治危機。事件代表著北京的鎮壓升級。與達林被捕一樣,這事件標誌著習近平鎮壓「全球化」,接近無視海外政府會如何反應。五名專門售賣關於中共領導層花邊身邊書籍的書商,過去四個月在詭異的情況下失蹤。據報道他們計劃出版關於習近平性生活的新書──可能因此而令他們被綁架。

新書的主腦桂民海,據其女兒表示,去年十月在泰國被非法綁架。泰國軍方與北京關係密切。上週桂民海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出現,明顯是依著講稿哭著說他是自願留在中國,呼籲瑞典政府不要介入。他也表示不希望有抗議和被媒體惡意炒作。

桂民海現身於電視的畫面上,情況就有著史大林大審判的一切特點──欠缺任何邏輯和可信性。他聲稱自願回到中國就十年前的一宗因致命車禍而被判緩刑兩年的案件自首。但為什麼他要路經泰國呢?為什麼他四個月行蹤不明呢?而如何解釋桂民海的四名同事同時失蹤呢?眾所週知中國當局經常用以下手段:除了酷刑、未按法律程序的關押及其他施壓手段之外,如果被告人願意「合作」招供認罪,可以獲得較輕的懲罰。有研究顯示,95%的訴狀中帶有濃厚的供認色彩。

瑞典緘默不言

中共獨裁政府的流氓手段,以恐嚇勒索的方式來誣陷敵人,也延伸至對待其他國家政府的關係。《紐約時報》報道指,瑞典當局在達林失蹤及被捕事件上緘默不言。同樣,這不是個別事件,而是順應整個趨勢。瑞典政府竭力避免得罪北京而招致經濟懲罰。挪威的經驗就是一樁案例,該國頒發諾貝爾獎予劉曉波後,中國凍結與奧斯陸的政治關係,並威脅會杯葛挪威產品。及後,挪威為了討好北京,拒絕藏族佛教領袖達賴喇嘛到訪。英國總理卡梅倫在2012年與達賴喇嘛會面觸怒北京後,承諾不會再犯。瑞典總理施特凡‧勒夫文在去年到訪中國時做得更徹底,一名記者多次報道,勒夫文拒絕以「獨裁體制」稱呼中國,改稱之「一黨國家」。

一定要在國內及國際上作出抵抗中國的鎮壓升級以及最近的抓捕浪潮。在這場鬥爭中,中國活躍分子只能依賴世界各地的活躍分子及基層勞動者的支持和同情。諷刺的是,中共政權宣傳外國資本主義政府想削弱它及在中國挑動抗議,但同時這些政府被證實是維穩的可靠盟友,不會向暴虐的專制鎮壓作出抗議。

2015年三月瑞典總理會見習近平

2015年三月瑞典總理會見習近平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