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Kshama Sawant:美國社會主義者市議員成功連任

2016年二月月12日 下午 11:20Views: 50

鄧美晶 社會主義行動

受訪者:社會主義替代(CWI美國)西雅圖巿議員卡薩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

訪問員:鄧美晶(CWI香港)

在去年九月習近平訪美時,你發起了抗議,可否講一下原因?

習近平訪美的時候,我和社會主義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發起了抗議行動,呼吁關注中國工人權利被打壓的問題,包括被美國跨國企業打壓。

最令我們驚訝的一件事,是當習近平來到美國西雅圖時,整個西雅圖都被封鎖,就連主流的資產階級媒體和大型電視台也感到非常震驚,無任何記者可以有准許證訪問習近平。

習近平這次訪美所會見的全部只是大財團的代表,包括波音、微軟、星巴克、蘋果等大企業,而華盛頓政府對中國政府打壓人權的行為毫無批評、隻字不提。我們在抗議的聲明中提到,我們是西雅圖的勞動人民(Working people),我們與中國的工人站在同一陣線。我們眼見,全球的跨國資本主義都組織起來打壓工人權利,因此我們必須團結一致,向這些跨國集團反擊。我們在當天的記者會也宣佈捐款五百美元予中國勞工論壇,作為實際聲援中國工人的行動。

USA Kshama interview

你連任西雅圖巿議員,你對此有甚麼感想嗎?

自2013年我首次當選市議員,直至2016年連任,這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勝利。由於大部分人意識到即使每日長時間辛勤工作,也得不到應有的待遇,所以對現存的體制不滿,越來越多人支持社會主義,尤其是年輕人。

在2013年我當選成為市議員,重點不在於議席,而是我們示範了將真正的工人階級代表送進議會,例如在我們的政綱中,政治代表不享有任何特權,只領取工人水平的薪金──我們實現了。

一開始,很多普羅大眾認為自己的力量很薄弱,不可能與那些大財團對抗,而且一些人並不相信我們會將領取工人薪金的政綱實踐,而我們成功示範了一個戰鬥性的議員如何利用議席建立普羅大眾的基礎。

我們如何爭取到15元最低工資?因為我們不是空喊口號,而是具體地實踐如何向大財團大商家作出反擊,我並不是以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我代表的黨Socialist Alternative是運動的骨干,這場鬥爭證實了成功是不能單靠個人的力量,而需要組織起來,工人需要一個工具去反向這些財團反擊。民主黨永遠只會依賴一、兩個候選人,我們恰好相反,我們並不是依靠和其他代表財團的市議員搭膊頭和官官相維;我們走向群眾,共同建立一個力量,以這股力量一同鬥爭──這是「15 NOW」勝利的關鍵,影響的不只是西雅圖,而是整個美國。

現在美國正熱烈討論著桑克斯(Sanders)這名自稱為社會主義者的候選人,你有甚麼看法?

美國在2015年開始了桑克斯和對社會主義的討論。美國現在有一個對社會主義非常開放的態度,主要是群眾尋求另一種政治,對於企業政治、財團霸權已經忍無可忍,群眾想要尋找出路。而我們看到桑克斯的大量支持反映了左翼民粹的抬頭。當媒體質問桑克斯是否社會主義者時,他從來不否認自己是社會主義者的身份,不少人對此感到非常興奮。

我們作為社會主義者,很重要的是提供一個平台來讓所有對社會主義有興趣而又想參與鬥爭的人組織起來,並指出在民主黨的控制下,並不能有真正的改變。桑克斯的綱領是有其局限的,不是一個廢除資本主義的完整綱領,而只有一些進步改革(向富人徵重稅、15美元最低工資、激進的醫療改革、反華爾街措施)。雖然這些措施走得不夠盡,但也是代表了美國政局和總統選舉發生了深刻的改變,激起了民眾的熱情。

無疑桑克斯的浪潮令我們得到了優勢,在我當選當選時,主流媒體說這只是西雅圖現像,在美國其他地方是不可能有出現的,但現在出了一個桑克斯他們無話可說了。此外,有不少自稱為桑克斯支持者的年輕人表示希望加入我們。這是因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組織平台,而桑克斯還是留在資產階級的民主黨,不甘單單被動支持政治人物而投入鬥爭的人,自然會想做多一步加入我們。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