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退休保障─錢從何來?

2016年二月月15日 下午 8:17Views: 398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全民退休保障面對政府和資本家的輿論攻勢──錢從何來。為了作出回應,社會不同界別提出了不同的退保方案,而我們社會主義者認為需要提出一個改變經濟制度的方案,才能有長治久安的全民退休政策。

民間社會於過去數年間熱烈討論全民退休保障的可行方案,這些方案提出讓每名65歲以上的老人家給予每月$3,000-$3,500左右的退休金。

Pension 2 Where does the money come from

民間提出的這些全民性養老金計劃,毋須翻復的官僚審查,所有老人家都能夠獲得比現時更好的退休生活,這是一大進步。

不過,有必要指出現時主流泛民所支持的「學者方案」,抑或其他民間方案都存在著原則性的局限,社會主義者必須要向市民指出所一切。

提出方案的團體包括全民退保聯席、公共專業聯盟、泛民支持的「學者方案」、甚至工聯會也包括在內,可謂五花百門,眼花撩亂。

不過,他們實際上均大同小異:全部都主張「三方供款」成立養老基金的做法,並儘量避免大幅加稅,分別只是在於各方供款的比例不同而已。

所謂「三方供款」,就是政府、僱主、僱員三方出資作為全民退保經費來源,而僱主及僱員的部分從現行強積金供款中抽調,即是說打工仔5%的供款額不變,只是一部分將會作全民養老金用途,另一部分繼續作強積金。至於政府則負責500-1000億的剩餘開支。

但問題來了。首先,這些方案都並沒有廢除強積金制度。這些方案即使嘗試改革強積金,降低其供款額,但實際上卻「默認」強積金制度存在的必要性。

正如上文所說強積金制度將勞動者的血汗錢利益輸送到銀行家手中,因此我們主張全面廢除強積金,並將現有的強積金轉移作為新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的資金。

第二,民間方案仍然要求工人們利用自己的工資一部份來作養老金供款。沒有減少現時勞動者的開支負擔。「自己供養自己(和父母)」好像是理所當然的道理。

不過,香港一直以來奉行新自由主義,勞動者的保障與工資根本不足。被剝削的打工仔連基本生活(尤其是住屋問題)都成問題,又如何有多餘的錢作退保供款呢?

同樣道理,退休長者在年輕的時候以勞動建設社會,讓資本財團獲得鉅額財富,退休保障不是「工人儲錢供養自己」的制度,而是財富再分配讓退休工人拿回應得的勞動成果,成本應該由富人和政府承擔。

第三,所有坊間方案都試圖在不大幅增加稅項下進行,並且花費大量篇幅證明該融資方案能在五十年內維持。實際上,這正正墜入了政府和資本主義的語境中,要維持簡單低稅率制度、政府財政要量入為出,間接承認了商界利益與香港既有的新自由主義制度的不可動搖性。

全民退休保障的爭議暴露了建制陣型中的嚴重分裂,一派代表著億萬富豪們的既得利益,另一派嘗試回應普通市民的巨大壓力。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