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安倍晉三政府有多穩定?

2016年二月月22日 下午 6:30Views: 94

Carl Simmons,國際連帶(工國委日本)

安倍晉三剛剛成為了日本近四十年來在任最久的首相。他領導的自民黨政府在民調排名中奪回了首位。不過安保法案受到大多數民眾反對,日本去年夏季經歷了的大規模示威。

日本政府得到暫時性的穩定,主要是由於反對派的軟弱,以及「安倍經濟」失敗所帶來的效果仍未觸及群眾。但是,這只會是一時而已,在社會及政局平靜的背後,日本資本主義正面對著嚴重的危機,甚至在最近全球市場發生動蕩之前已是如此。

首先自1990年來,日本平均的實際GDP增長不過1%。

而在經濟放緩的同時,日本亦在面對人口的急速下跌。一份政府資助的研究報告指出,到2060年日本人口會從1.27億減少至8700萬,其中65歲以上長者占四成。

中國的崛起

由於中國作為對手國的崛起,並成為世界經濟與軍事強國,令日本對國家衰退而產生的危機感和警戒感加劇。

這個危機感助長了安倍的民族主義措施升溫,從自民黨的性質有所改變亦可看到這點。過去這個政黨內部由不同國會議員為中心的派系組成,用來分配基建項目資金和政府內閣和總理的職位,而政治立場而其次的。今天,該當由陰暗的「日本會議」所壟斷,而安倍則擔任這個派別的顧問。「日本會議」是自民黨內的右翼派別,預計得到289名國會議員和大部分內閣成員的支持。

安倍一方面試圖推行右翼反動的意識形態,並試圖落實其修憲的綱領。但他也明白日本社會現時的民意並不會讓他如此倒行逆施,限制民主權利。政府通過的《特定秘密保護法》、打壓媒體以反對意見噤聲,以及現在的新安保法案,都已經令社會一些階層警覺,而最關鍵的更是喚醒一些青年投入到政治運動當中。雖然抗爭暫時失敗,但去年的反安保法案運動對社會不是沒有帶來影響的。

安倍的戰略

在今年七月的大選,安倍將會強調反對派欠缺取代安倍經濟學的方案。雖然修憲並不是他競選活動的主打議題,但他會利用北韓核試和中國海艦入侵日本海域等事件,企圖推動憲法修改。

「安倍經濟學」的失敗

政府的量化寬松政策起初是為了催谷主要企業的收益。在2014年東京證券交易所第一部分中,有三成企業的利潤創造了紀錄。

這為商業世界打了一支強心針。在新年的股災之前,東京證券交易所的股價指數是十六年來最高,超過安倍上任以來的兩倍。主要獲益的是富者。

但工人沒有獲益,而若果工資沒有提高,就不會提高消費以恢復經濟。諷刺地,日本銀行銀長黑田竟然批評保守的工會不夠用力地爭取工資提升!雖然平均工資有輕松提升,但根本追不上通漲。

安倍和黑田原本將通漲目標定於2%,相信這樣可以迫使商界和消費者花錢,或者感到儲蓄會蝕錢。但是,經過了三年的量化寬松,以及大規模增加資金供應,自七月以來平均通漲率僅有0.2%,遠低於政府目標。由於通漲措施,政府債務上升至經合組織中最高的226%。
「安倍經濟學」真正遺留下來的,是疲弱的復蘇以及對工人生活水平的持續打壓。

「終用雇用制」的結束

「安倍經濟學」的第三招本來是「結構性改革」──讓雇主更容易裁員的委婉說法。曾經是社會穩定支柱的「終用雇用制」被嚴重打擊。在1984年,全職永久雇用員工占全體勞動人口的85%,但今天跌至60%。最近放寬對派遣工的限制,意味著這趨勢會繼續下去。

不穩定的工作職位增加,隨之而來的是貧窮大大惡化。在2013年,派遣工的平均收入只有168萬日元,遠低於正式工的473萬日元。每年收入低於200萬日元的在職貧窮人士,在2014年人數創下1,139萬的紀錄,大約每六個工人就有一個在職貧窮。據報道,大約15%的17歲以下少年的家庭,每年收入低於官方貧窮線的122萬日元,可見貧窮情況正在加劇。

反對派的弱點

對安倍最顯示的有利益因素正在於反對派的弱點。最大反對黨民主黨(DJP)是一堆從自民黨變節出來的人,以及前社民黨的一些派別(主要是右翼派別),受到最大及最保守的工會──日本労働組合総連合會(連合)──所支持。

民主黨在2009-12年在任政府期間,推出過一些比安倍更原教旨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該黨在選舉期間承諾不會增加消費稅,但在當選後背叛了自己的支持者。甚至在修改憲法、包納參拜靖國神社的國會議員在黨內、與日本極右派的關系上,民主黨亦沒有統一的立場。最近,該黨與新自由主義的日本維新會結成一個聯合政綱,包括將公務員工資減低20%,而民主黨本身是得到市政工會及日本教職員組合支持的。

在民主黨的左翼,有力量已經大不如前的日本社民黨,此黨的前身是一度是工人群眾政黨的日本社會黨。社民黨只在衝繩有主要勢力,下次大選在大部分選區甚至連候選人都沒有。

日本共產黨是唯一一個能在全國層面吸票的左翼政黨,在民調中和去年初的選舉都有所進展。但是,雖然日共的支持度上升,其會員正在急速老化。那些從前支持社民黨的工人和工會分子,很多都不信任日共。雖然他們由於沒有選擇而可能會投給日共候選人,但並不會視其為自己的政黨。

日共將社會主義的理念拋到無限未來,其黨綱寫道:「日本社會的改變現在需要民主革命,而不是社會主義革。」可見它仍不相信日本作為帝國主義列強,已經從美國中爭得民族獨立。

最近,該黨作出了重要的策略調整。之前它一直不願意與任何自己黨以外的團體合作,將自己的工會聯合總會和公民團體置於黨的控制。它在所有選區參選,不管有沒有支持。但是,由於支持修憲的右翼民粹勢力冒起,例如大阪的橋下徹的日本維新會,以及國家層面的安倍,日共改變了立場,不但撤回了自己的候選人,甚至最少在大阪支持自民黨候選人,以求「兩害取其輕」。

反對派聯盟?

成立反對派大聯盟來對抗安倍的聲音得到了反響。在反保密法及反安保法運動人扮演重要角色的「自由與民主主義學生緊急行動」(SEALDs),與另外四個公民團體召開記者會,呼吁各反對黨同意在單一議席選區出派出一個候選人,並與政黨候選人聯署支持廢除安保法的承諾書。他們也呼吁其他公民團體參選這場運動,並為他們的呼吁背書。

雖然可以理解活躍分子希望將上議院選舉化成就安保法這單一議題的公投,但這似乎不會討好社會上的窮人,對他們來說經濟議題更為當務之急。SEALDs倡議的做法意味著支持那些主張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和降低生活水平的候選人,包括降低公務員工資兩成的法案。即使候選人同意支持廢除安保法,但實際上意義不大。候選人可以反對「違憲」的安保法,但同時支持修憲。

前路在哪?

與其呼吁反對派團結,不如號召公民團體、戰鬥性工會和左翼政黨以一個鬥爭的綱領組成聯盟。這才可為社會上的不滿者提供清晰的出路。這聯盟的綱領會要求廢除保密法及安保法,會反對安倍的修憲計劃,也會反對美國在衝繩設有海軍基地。

這聯盟將反對破壞環境的核能以及現有的能源政策,也會推進一個屬於工人和窮人的經濟綱領,要求每小時1500日元的最低工資、零散工的永久合約,以及改革醫療保險以確保涵蓋全部人。這聯盟也需要反對性別不平等,反對自民黨和「日本會議」對女性反動的觀念。

如果這聯盟實現的話,可以為一個新的左翼政黨鋪路,提出社會主義替代方案,取代限制民主權利、充斥歧視及不平等、破壞環境和制造戰爭的資本主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