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後:梁振英與警察準備反撲

2016年二月月23日 上午 2:41Views: 100

梁振英政權準備加大鎮壓,打壓民主權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旺角在大年初一發生騷亂,至今42人被控暴動罪。事件始於政府大力打壓旺角的無牌夜市,激起警察與捍衛小販人士及本土派爆發衝突。衝突中警察向天開槍,成為了整晚騷亂的導火線。警察暴力毆打示威者至頭破血流,騷亂人士向警察拋擲雜物及地磚,總共124人受傷,包括示威者、警察及記者。

旺角騷亂是九七主權移交以來,本港首次定性公眾集會為「暴亂」。在某方面來說,年初一事件是給梁振英的一份大禮物,給予政府有藉口加強警察暴力鎮壓,也為未來更嚴厲重判示威人士鋪平道路。警察聲稱搜查到「武器庫」及撿獲「攻擊性武器」,但該儲物庫只是環保組織的回收中心,儲物品則是製作環保手工皂、酵素的原料以及驅蟲的辣椒噴劑。警方亦逮捕在網上鼓吹參與暴動的本土派人士。但同時,有警長在網上聲稱要將無綫記者「女姦男殺」,卻沒有被逮捕,可見警方執法的雙重標準。

建制派的發動空前的輿論攻勢,企圖通過打擊騷亂分子及本土派,抹黑整個民主運動為「激進暴力」。中國外交部將旺角騷亂事件定性為「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策動暴亂」,與西藏及新疆看齊。港澳研究會兩名副會長饒戈平及劉兆佳都促進23條盡快立法,港區人大政法小組組長王敏剛直言要為香港制訂反恐法。由於今年九月將會舉行立法會選舉,政府很可能這些中共附庸力竭聲嘶譴責旺角「暴徒」,從而削弱對整個民主陣營的支持。建制派一方面譴責「暴徒」,但對中共六四屠城的暴力卻隻字不提,足見他們的厚顏偽善。

另一方面,由於政府的暴政令政治極為兩極化,梁振英很難從這場騷亂中收割成果。政府暴政和警察暴力製造社會分化,好一部分的群眾,不僅是年輕人,視梁振英為騷亂的始作俑者。雖然如此,但任何支持民主鬥爭的人士,都不應該在現時危險的局勢裡盲目樂觀。

前線警員不滿警隊高層沒有批准用更強硬的手段鎮壓,這種情緒會為警察加強鎮壓提供「民意基礎」。網上流傳一段警隊WhatsApp群組對話,指控高層沒有派足夠的警力增援,令前線警員「用血肉之軀抵擋磚頭」;也抱怨警方高層沒有批准施用更強硬的手段,有警員表示當晚「應該可以開100槍以上」。

由於政府的長期暴政,這場騷亂得到了部分群眾(尤其是年輕人)的同情。八大學生會發表聲明支持今次騷亂。而泛民主派雖然一直與激進派議員,例如在2011年在立法會衝擊替補機制論壇事件中,民主黨、公民黨譴責示威者暴力,但今天由於害怕得罪年輕選民,使自己在群眾運動中進中步被邊緣化。民主黨及公民黨譴責示威者但做法低調,而當時譴責衝擊的李卓人,今次面對騷亂暴力時卻沒有譴責,可見他們的自相矛盾。

旺角騷亂事件的始作俑者是政府和警察。梁振英譴責示威者為暴徒,並且加大法律及警察的鎮壓力度,只會製造更多騷亂事件。但是,掟磚、縱火和打砸只是洩憤的行動,令群眾運動走向迷失的方向,只會降低群眾自我組織的意識,增加群眾的無力感。

現時本土派倡議的「勇武鬥爭」,愈來愈有機會走向暴動以及個人恐怖主義。本土派的崛起反映著群眾在雨傘運動失敗後的沮喪和焦躁情緒,今次騷亂不是群眾行動的升級,而是陷入僵局的表現。由於目前的鬥爭欠缺一個具備戰鬥性綱領的群眾政黨,大部分群眾未能就雨傘運動的失敗經驗作出正確的總結(關於組織和綱領的問題:香港雨傘革命的教訓)。本土派支持者無信心令多數群眾覺醒,說服群眾而加入鬥爭,唯有尋求秘密小組行動的捷徑取代群眾鬥爭。

本土派表面上主張「勇武」行動,但同時其綱領卻極為有限,與泛民軟弱的「改良」政策沒有根本性分別。在二月份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本土派候選人梁天琦在競選政綱並沒有提出打倒共產黨,但只有一些泛民也會說的「貫徹香港自治」、「維護香港自主體制」等體制內改革的訴求。相反,社會主義者明確指出政制改革之路已死。我們不支持盲目及無組織的騷亂或暴動作為鬥爭手段,而主張以革命的綱領和做法建立群眾鬥爭,以掃除資本主義和一黨專政。

梁振英並不會因為旺角騷亂而自我改革以紓解民怨。今天中共政權加大鎮壓,泛民要求梁振英「仿效」七十年代的港英政府在六七暴動後進行改革。港英政府在七十年代進行了顯著的社會改革的原因,是面對著六十年代的群眾運動和政局不穩,即使是六七暴動之前,工人罷工和貧民示威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後來運動走向恐怖手段不是運動高漲,而是運動退潮的表現。此外,當年香港資本主義制度在準備起飛的階段,統治階級能夠忍受這些改革來換取穩定的營商環境,讓倫敦政府推動港英改革。然而,今次中共和港府將迎來空前的經濟危機,準備進一步削減公共開支及打壓工人保障,加上大陸政局的不穩定而加強鎮壓。統治階級往往將社會變革的動力來源矮化為一瞬間的暴力行動,企圖貶低自我組織和集體鬥爭的重要性,令群眾忘記教訓。

群眾運動在一些特定的發展階段時,當然會提出自我組織的防衛問題,在特定的條件下群眾武裝自衛──例如抵抗法西斯獨裁──是完全合理的。但群眾自衛需要通過民主的組織(尤其是工人組織)有紀律地執行。以八九民運為例,在五月發展至準革命狀態時,工軍廠的工人與部分同情示威者的解放軍部隊,開始給予學生武裝自衛。社會主義者相信,群眾通過嚴肅的組織接收和分配武器是完全合符公義的,這會是展示天安門群眾權力的重要一步,繼而吸引解放軍的士兵站到人民的一方。這種武裝自衛旨在保衛群眾運動,但我們不會如本土派般將騷亂或暴動奉為鬥爭良方。

社會主義行動要求獨立公開調查2月8-9日的警察暴行。社會主義者堅持有紀律、有組織的群眾鬥爭路線,以清晰的革命綱領來打倒獨裁資本主義。唯有如此才能將群眾怒火引導至衝擊體制的方向。現在有必要號召新一場有紀律的大規模示威,反對政府將政治鎮壓升級,包括警察暴力及廿三條惡法,作為邁向重建民主運動、推翻中港獨裁制度的新一步。否則,民怨累積下去的話,更嚴重的騷亂甚至是暴動將會發生。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