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界東補選:本土派的得票造成政治地震

2016年三月月2日 上午 1:18Views: 248

泛民與本土派的得票代表什麼?

宮城 社會主義行動

2月28日(星期日)香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結果對北京造成政治震盪。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以160,880票(37%)當選,擊敗獲得150,329票(35%)的民建聯候選人周浩鼎。另一點矚目的是,曾經參選年初一旺角騷亂的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獲得66,524票(15%)排行第三,高票落選意味著本土派的冒起。梁天琦在選舉後向傳媒表示:「本土派與泛民和建制三分天下, 九月選舉每區最少可奪一席是合理期盼。」無論九月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如何,今次補選的成績已經重新劃分了香港的政治版圖。

梁振英近年嚴厲打壓群眾反抗運動,終於在今次選舉付出代價。這次選舉結果對梁振英及中共政權來說是一場大災難。中共政權、梁振英及香港警察是梁天琦的最佳助選團。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發生之後,中共及梁振英經常指控香港民主運動背後有外國勢力,並誇大「港獨勢力」的影響力,正因如此令公眾愈來愈注意本土派,不少青年因為中共的強硬措辭和打壓手段,而視本土派為反對政府的激進道路。中共令預言自我實現,情況就如他們打壓「疆獨藏獨」一般。選舉成績令中共政權愈來愈擔憂香港局勢不穩,因而將會加速推動廿三條惡法。但是,這些做法只會令香港政局進一步兩極化,令工人與青年對中共政權更離心離德。

圖片來源:橙新聞

圖片來源:橙新聞

本土民主前線被視為策劃年初一騷亂的組織,其兩名帶頭人物都被逮捕並被控暴動罪。整個社會輿論焦點突然集中在本民前上,徹底改變了本土派的選情。群眾不但沒有受到「暴徒」的指控所影響,反而正確認知到建制當局才是事件的始作俑者,因此對尋求改變的「熱血青年」感到同情。此外,梁天琦的入屋郵遞政綱因寫有「自治」、「自決前途」、「以武犯禁」等字眼,被選舉事務處禁止寄出,公眾因感到言論自由被打壓而反感。這些都是偶然因素,本土派急速增長的主因,是泛民主派往往作為群眾運動的煞車掣,在關鍵時候與政府談判並解散運動,令對抗政府的市民對他們失去信心。群眾急於尋找新的替代方案,想要一個擺脫老政客形象的新鮮候選人,本土派在這條件下被視為最「激進」的選擇。

楊岳橋似乎承認泛民的失敗造成本土派的崛起──他主張泛民要進行「改革」。但不幸的是,所謂「改革」或「世代交替」只是公關形象的小修小補,兼且在政治言辭上加一點本土派色彩,以重奪流失的選票,而不是重新反省那「要求獨裁者自我改革」的失敗路線。

雖然不能忽視排外緒在香港升溫,但票投梁天埼的六萬多張票中,明確支持排外主張的選民僅佔少數。因為選舉時面對廣大的群眾,本土派知道自己的排外主張難以獲得支持,因此他們在網上和現實世界提出完全不同的政綱和面貌。本土派的「核心價值」是極右排外民粹以及大香港民族主義,但梁天琦的政綱內容並沒有明刀明槍,反而與泛民主派的保守政綱沒有太大分別,只是提出體制內的改革訴求,僅在修辭上較為強調「香港人身分」而已。例如所謂的「貫徹香港自治」、「維護香港自主體制」,都是像泛民主派般沒有超出基本法框架下的主張。另外一點是,雖然本土派一向以強硬措辭攻擊泛民來贏取掌聲(而沒有提出任何替代方案),但梁天琦在選舉中對楊岳橋相當客氣,甚至在選舉後稱和平理性非暴力可以與勇武抗爭道路並行,意味著可以與泛民「分工合作」。當然,這不過是選舉時的公關技巧。

本土派在選舉期間的團結表象並不會持久,他們的增長也不會穩定。而會因為派系利益而互相惡鬥和分裂。熱血公民和黃毓民在補選後急急召開記者會,宣佈九月立法會選舉的安排,被本土派內部猛烈攻擊為「收割成果」。本土派內部有一股強烈的抗拒政黨、抗拒組織的情緒。黃毓民和熱血公民本來利用這種情緒獲益的,但他們由上而下的官僚做法也激起這股情緒的反彈。

在2014年的八三一人大決定後,所謂「中間路線」早已破產。強調走中間路線的新思維候選人黃成智,以17,295票慘敗,比他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落選時更低,再次證明「中間路線」已走到絕路。

社會主義行動主張建立戰鬥性的民主運動來推翻政府。但改良主義的路線是不能達成此目的的,因為中共獨裁體制的本質是不能逐步改革的。而將香港以排外/ 種族主義孤立起來的做法,只會分裂及弱化中港兩地打倒獨裁者的力量,是不能打倒中共政權的。雖然這場補選的結果向政府和現存制度作出了警告和譴責,但沒有任何黨派能提出任何替代方案。真正替代方案是建立代表工人階級的政黨,以挑戰資本主義和獨裁制度為目標,只有工人群眾的社會基礎才能有效填補現時的政治真空,帶領群眾鬥爭走向社會變革的方向。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