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騷亂問與答

2016年三月月4日 下午 10:51Views: 83

社會主義者的主張是什麼?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

問:誰要為年初一晚的旺角騷亂負責?

在旺角騷亂之後,親政府的主流媒體發起了一波輿論攻勢,一方面指控本土派為「幕後黑手」,另一方面將所有反政府的運動妖魔化為「暴徒」。

不過,真正要為事件負責的,顯然是梁振英政府乃至北京。政府趨向使用更專制措施,動用更強硬的打壓手段,加上其災難性的經濟政策,製造了政治計時炸彈。

香港警察舉起胡椒噴霧

香港警察舉起胡椒噴霧

問:社會主義行動對騷亂的立場是什麼?騷亂能帶來改變嗎?

我們譴責建制派的虛偽:親政府陣營一方面為中共殺人政權保駕護航,一方面譴責示威者為「暴徒」。同一堆的政客卻在掩飾、並拒絕譴責北京當局在八九六四屠殺過千名青年和草根工人。他們亦支持中國政府對西藏和新疆人民的鐵腕鎮壓。

與這些歷史性的罪狀相比,旺角的暴力可謂九牛一毛。我們當然明白年青人的憤怒,而年初二晚的事件正正就是這個憤怒的爆發,但我們亦不認同騷亂。歷史上沒有一個政府或制度已被騷亂或暴動打倒和推翻的。

要想改變制度,我們需要組織起來,並提供一個真正的政治替代,用來取代當今的資本主義專制制度。騷亂或暴動卻無法做到此點,而只會帶來更多的問題。因為騷亂的本質只是「盲目」洩憤,沒有任何挑戰政府的實質計劃與綱領。而又因為騷亂不免會波及到其他普通市民、小商販甚至工人階級的基層居民,騷亂或暴動會給予當局多一個鎮壓的藉口。

問:暴力可以是合理的政治鬥爭手段嗎?

社會主義者並不是和平主義者。但是我們反對個人的暴力行為,包括恐怖主義,因為這會分裂並傷害抗爭運動。我們強調群眾需要透過如工會那樣的民主渠道來建立集體自衛,譬如組織工人糾察隊抵禦警察或流氓對罷工的攻擊。

在雨傘運動中,泛民主派領導將運動帶至窮途末路,社會主義行動的成員提出在各佔領區中成立基層的民主委員會,來將運動的主導權由泛民手中奪回。這些民主委員會的一個關鍵功能就是組織佔領區的防衛。

當時,我們的主張不但被泛民的官僚所排擠,而且亦遭受本土派所攻擊。本土派只是關心如何在運動中扮演「反對派」的角色上位,但他們卻有取代泛民政客成為運動領導的雄心壯志。

在騷亂之後,本土民主前線的發言人稱:「我們不喜歡使用暴力,但我們被迫這樣做,否則政府不會聆聽。」(《南華早報》2月21日)但問題是我們不是要政府聽到──我們不可能透過對話來教育對方(這正正是泛民的錯誤想法)。獨裁者需要被推翻,而只有一個擁有清晰思想的群眾運動才能做到。

警察暴力激起旺角騷亂

警察暴力激起旺角騷亂

問:什麼鬥爭手段才能擊敗專制政權?

我們主張工人運動的傳統鬥爭手段:民主組織、集體行動、主張新政府與民主權利的政治性罷工、集體杯葛和罷交稅行動等。這些行動才能組織起數以萬計人參與的群眾運動並贏得勝利!

南韓的軍事獨裁政權就是在1980年代被群眾罷工所推翻──單是1987年夏季就有1,060個新工會成立,並且發動了超過3,500次罷工。經濟被完全癱瘓,而專制當局自此以後一蹶不振。2011 年的「阿拉伯之春」也反面地證明了此點──由於沒有工人階級的政治力量領導革命鬥爭,反革命勢力和新的獨裁政府才得以回歸。

問:革命與改革有什麼分別?

革命不是拋擲磚頭,而是思想、綱領與策略。泛民主派過去三十年的「循序漸進」道路經以證實破產。

「革命」是一個飽受抹黑的詞語,泛民甚至焦急地在佔領運動中刪掉「雨傘革命」中「革命」這兩個字。革命代表民眾透過集體行動改變制度。社會主義者強調需要由一個群眾性的工人政黨提出將經濟民主公有、民主控制的綱領,打破財閥的權力。這才能為大多數的勞動者帶來真正的民主革命與社會進步。

歡迎訂閱《社會主義者》雜誌,請聯絡:socialist.hk@gmail.com

歡迎訂閱《社會主義者》雜誌,請聯絡:socialist.hk@gmail.com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