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島核災五週年

2016年三月月10日 下午 8:54Views: 246

前首相最近表示政府當年幾乎要撤離5千萬人並宣佈戒嚴

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2011年三月的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核事故,是繼1986年的烏克蘭車諾比核災難後,史上第二嚴重的核事故。甚至有科學家認為,福島事故所帶來的破壞性影響會超過車諾比事件。車諾比事故中只有一個反應堆發生熔燬,而福島裡六個反應堆中就有三個發生爆炸及熔燬。事由是2011年日本東北部311爆發大地震,引發海嘯,並擊毀了核電廠的供電與水冷系統,導致核燃料和反應堆熔燬。

福島事故現場有超過1,700公噸的核廢料,比車諾比的180公噸更多。日本當局原本低估了福島危機程度,聲稱只有國際核事件分級表中的「四級」,卻立即遭國外的專家反駁。福島與車諾比同樣被評為最高的「第七級」。

事故發生三年後,政府和東京電力(世界上最大型的私營電力公司)都被外界激烈批評其反應遲鈍、安全疏忽、拒絕承認並企圖掩蓋事實。時任首相菅直人最近承認,日本當時非常接近全面災難,政府當時討論過撤離5千萬人,包括在首都東京的人,並且宣佈戒嚴。「到了撤離5千萬人這個規模,就等於在一場大戰中敗仗。」菅直人向英國《每日電訊報》表示(2016年3月4日)。在訪問中,菅直人回想他當時從東電「無法獲得清晰情報」,而政府的首席核安全顧問寺坂信昭對處理方法一無所知。

2012年一項由黑川 清博士的獨立調查總結道,福島危機是「人造」的。從2006年,根據當時的研究指出,日本的核監管機構和東電都知道,一旦核電廠被大型海嘯擊中,可以發生完全斷電。東電未有作出任何行動,核監管機構知道這一點,但也未能採取行動。黑川所屬的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裡,亦指控政府和監管機構與核電業界「勾結」,黑川指業界「形成了強大的遊說,令業界不受制於國家的監管措施。」報告亦抨擊政府讓東電處理清理災難的工程。由於嚴重處理不當,最後政府在2013年接管這項工程。

超過16萬人需要從當地撤離。很多這些地區的環境備受破壞,經濟陷入崩潰。安倍晉三的右翼政府計劃在明年三月結束疏散指令,並且利用經濟壓力(不再支付賠償金)來迫使這批福島難民回家。廢止福島核電廠需要最少40年,成本估計高達1,000-2,500億美元,還未計算到洩漏的輻射對該區環境的長期破壞。

太平洋污染

「福島是車諾比的海量版。」一名日本網民寫道。東電一直苦於尋求處理大量用來冷卻熔燬反應堆的海水的辦法。這些海水都是受到嚴重的輻射污染,因此需要被封存在高達三層樓高的大型水缸內,且只是個暫時性的方案。《朝早新聞》最近刊登一張照片,顯示這些大型水缸的數目已高達1,100個。由於有些水缸是由廉價合約勞工非法建造的,沒有依循法律要求,因此惹來更多的安全隱憂。從2013-14年,核洩漏事件發生了好幾次,高污染的核廢水流至太平洋。

除了水缸核洩漏外,福島核電廠周圍的地下水被探出相對較低程度的污染,而這些水以每天300公噸的流量,從福島核電廠的後山,經過電廠建築根基,流入太平洋。廢水隨著水流流動,輻射被海洋生物吸收並帶走,對海洋生態帶來的惡果成為全球關注之問題。

福島核災五週年

福島核災五週年

工人受壓迫

福島事故中最不為人知的事實,莫過於「清理」行動中的超低廉勞工。2011年災難後,東電尋求政府的資金拯救,並將電廠的工人工資削減20%。大約12,000名工人冒著危險控制福島的災情,當中大部分的是外判合約工。在整個的撤離區中,45,000名的工人進行著類似的災後清理工作。當中許多是由日本黑道(Yakuza)招攬的露宿者。這些組織往往都與外判商有勾結,或者索性是承辦商,用來「解決」勞動力短缺的問題。根據日本警方的資料,有大約50個黑道組織活躍於福島縣。

《路透社》根據與福島工人的訪問報導:「東電坐在一個超過七層外判制度的金字塔的頂端」,縱使透過「第三方」聘請在日本是不合法的。《路透社》的報導發現,這些工人的工資比全國普遍建築工人要低大約三分一。

獨立記者及專家指責日本政府和東電隱瞞真相,令日本人處於黑暗之中。涉及的議題由工人死亡數字到國產食品安全。之前作為豐盛農業區的福島,現在因為當地出產的食品被杯葛,地方當局命令學校午餐要使用當地出產的食材。事件激起了教師及家長的抗議。

官方數字指只有三名工人死於清理福島核災。但獨立記者衣笠雅子表示實際數字高很多,因為官方報告只計算在工作期間死亡的工人。很多工人因接觸輻射患病一段日子並在家中過身。

縱使福島承受了巨大的代價,價值連城的核能業卻連同各國政府,繼續推動擴核計劃。當中以亞洲最為嚴重,有49座新核電廠在建造中,更有超過100座在計劃中。最大力擴展核能的國家包括中國、南韓和印度。

有毒的政治

安倍去年已重啟3個核反應爐,並決意重啟日本的50個核自2011年災難後停止運作的反應爐。日本作為世上唯一曾被核武轟炸的國家,事件引起巨大爭議。近年出現多場大規模的反核遊行。縱使政府嘗試操控輿論,並自災難發生後將住宅電費增加了20%。但有調查顯示,仍有60%反對日本重啟任何反應堆。

要實現無核的未來,也需要大量投資在安全的再生替代能源。這連繫到需要取代今天建制政黨的社會主義替代。親資政客不免屈服於盲逐短利的大財團。

反核抗議運動橫掃日本以至亞洲各地,社會主義者和工人國際委員對此表示支持,同時我們強調,這需要連結起反資本主義的綱領。只有取代無政府狀態的「市場」制度,並建基於社會的公有產權,實行民主的社會主義計劃,才能讓社會發展出再生能源(例如風力或太陽能)的巨大潛能,將世界能源政策導向安全的軌道。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