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業私有化不是反核的出路!

2016年三月月13日 上午 12:38Views: 55

即將執政的民進黨真的會反核嗎?

矛盾 工人國際委員會

核能發電帶來的危險性已經由車諾比核災至今無法挽回的生態浩劫,福島核災帶來的環境破壞和海洋污染所證明,不論是距今已久的車諾比或者幾年前的福島,輻射汙染至今仍無法消除。「非核家園」一直是民進黨所主張的能源政策。反核當然是正確的方向,但是民進黨提出的方案是什麼?是台電的私有化!這不會解決核電所帶來的能源及環境災害,反而只會令其惡化。

回顧兩千年民進黨剛執政時宣稱要推行的停建核四,最後礙於國民黨的反對壓力,更是由於核四興建過程背後的龐大跨國資本利益(美國奇異公司、石威公司;日本日立公司、三菱公司,以及在台電分包興建工程時承攬包案、由國民黨控制的中鼎公司)當然更牽涉著台灣工業資產階級對於低廉電力成本的需求。在美日帝國主義及台灣資產階級的壓力下,作為資產階級政黨的民進黨又如何能不妥協呢?

反核6

蔡英文的承諾是否真能兌現?

即便是十六年後的今天,台灣資產階級多數仍高舉擁核大旗,在近幾年的反核聲浪中仍不時能看見許多資方團體及資本家站出來表態支持核能發電,並斥責反核運動;在各樣政策上都向資產階級靠攏的民進黨,又如何能堅持其反核立場,更有待檢驗。不論民進黨未來是否將會改變立場,最為根本的是如果要將廢核運動進行到底,需要的是廣泛的群眾運動,而不是一個資產階級政黨的政治承諾;電業自由化與廢除核電並無直接關係,許多國家電業私有化的例子已證明將電業交給私人資本經營,不但不能解決核能問題,反而還讓一般群眾承受更昂貴的電價。

在民進黨亟欲推動的TPP當中,國營企業的私有化也在協定的要求事項之中。民進黨以廢核之名高舉電業私有化之旗,真實的政治目的就是要將台灣推向美國主導下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區域整合,藉著反核的名義,實質的推動能源電力的私有化政策,以迎合美國帝國主義的需求,並為面臨著資本主義衰退利潤減少的台灣資產階級開創新的市場。為一般的受薪階級,將成為這場私有化進程的犧牲品,如果今天的反核運動沒有與反對私有化的訴求連結起來,台灣資產階級將進一步接管民生必須的能源用電,在你我身上多扒一層皮!在今天,我們就該舉起反對私有化的訴求,對抗資產階級對於群眾進一步的剝削!

為什麼我們反對電業私有化?

如果照民進黨所言,承襲馬政府的電業私有化政策,那未來將是由少數的大資本家聯合壟斷台灣的電力供給。台電國營的壟斷跟私人資本的壟斷是有著極大的區別的,前者肩負的是供給社會必須能源的公共服務責任,只是今天台電中油在國營化下沒有民主監督和控制,才造成官僚化下低效率、高浪費的問題。如果國營能源公司由民主控制,將可以由民眾制訂生產和合理的價格。但後者並非如此,作為私人資本,它的目的不再做為供應社會必須能源,而是營利的最大化!一旦私人資本掌控了台灣多數的電力供給,那我們將面對的是更高額的電價,更加劣質的服務。

七十年代至今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所倡導的公共服務私有化政策,在各國的實踐已經證明,它不能帶來更好的效率及優質服務,它帶來的是公共服務的破產,價格的高漲,甚至是群眾生活的大災難。以80年代在柴契爾夫人主政下,推行電力私有化的英國來看,電價不但沒有下跌,2012年與1990年相比,電價還成長了一倍。我們必須承認現有的台電內部有許多亟需改革的積弊,但解決方法並非私有化,然而私有化也不能帶來好的轉變。

電力作為民生必需品,在私人資本的聯合壟斷中,我們可以看見的不會是各大資本集團為了競爭而提升品質減少價格,而是形成少數人的寡頭壟斷,聯合議定平均價格,藉此保障各集團能夠擁有的最大利潤,即便在這少數人的壟斷中產生了競爭,意圖獨佔市場,那最後結果也將是一個大資本家決定你我的用電價格。台電私有化後,掌控電力的資本家將以利潤至上的邏輯運作,是否廢核只會視乎燃油價格。當國際燃油價格未來再上升時,核電有「市場需求」的論調會再甚囂塵上。

核電與煤電的選擇題?

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邏輯下,利潤決定一切,利潤就是一切!在今天已經有許多潔淨能源的替代方案不斷的被發明出來,但仍不能成為主要的發電來源,為什麼?正是因為這個市場經濟的邏輯,潔淨能源方案如果不能比現有的污染能源帶來更大的利潤,「市場」不會接受,資本家不可能傾力投資發展。如果廢除核能的前提是提高石油煤炭的發電量,那結果也終將是加速地球的氣候極端惡化。我們今天需要的是一個徹底的潔淨能源發展方案,這將會與這個資本主義利潤至上的邏輯背道而馳,如果不這麼做,我們將面對更加嚴峻的氣候極端惡化,又或者是核能發電的高危險性與核廢料的汙染問題。在現在的資本主義發展底下,已經沒有任何真正的出路!為了人類社會與地球環境的永續發展,反對核能與環境保護的鬥爭必須對抗現在的整個經濟制度--資本主義!

廢核也要廢除資本主義!

面對核能的威脅,不單單是國家政策的一意孤行,更是由於資產階級對於低廉電價的需求,然而核能卻使我們活在高風險之中;電業私有化的推動,根本性的是要為資產階級開創新的牟利市場,然而你我卻要承受更昂貴的電價,更劣質的服務,核能的存廢卻也是未知數。廢除核電與反對電業私有化的運動,都是勞動群眾對抗壓迫和剝削的鬥爭,面對現在民進黨政府的上台,我們反對核能發電的訴求一定要跟反對電業私有化連結起來!因為電業私有化能否達成廢核之目的並非必然,卻會先給我們帶來更沉重的生活負擔!

要廢除核能發電,最為根本的是必須讓群眾民主的管理能源發電,將台電收歸為群眾及工人的民主監督控制,徹底解決台電內部的官僚弊病,並且積極發展潔淨能源,來取消造成污染的一切發電方式。這不是一天就能達成的目的,需要一場廣泛的群眾鬥爭,對抗整個政府的親資政策,並且提出民主管理監督能源發電的訴求。就像在日本福島核電事故發生後,之所以能夠迫使當時的日本政府停止一部分的核能發電,就是因為有一場持續而大規模的群眾示威。

但在近期因為日本安倍政府親向資本家的態度,為了提供給日本的大工業資本家更加低價的電力而重啟核電廠。日本重啟核電的例子已足以證明,只要電力企業掌握在資本家手中,他們可以在核電廠關閉後重新推出,為盈利作出破壞性的政策,奪回群眾鬥爭的成果。在抗爭中我們不單單迫使政府廢核,更要奪回屬於勞動群眾的能源民主權利,不再讓核能發電繼續威脅我們的安危,不再讓造成空氣污染的一切發電方式破壞我們所居住的環境,要讓能源電力的發展走向我們可以與環境永續共生的方向!這一切都需要將電力能源及主要經濟部門收歸在勞動群眾的民主管理下,實行民主計劃經濟,大規模投資發展再生能源,以潔淨能源取代核電和石化燃料。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