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聯退出六四維園晚會

2016年四月月26日 下午 8:38Views: 337

退出六四晚會不但不是激進,反而代表學生會在群眾鬥爭退卻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

專上學生聯會正式退出舉辦六四維園晚會的組織。這決定並不出乎意料之外,它是一個壞決定、一個退步的決定。此外,學聯亦退出每年舉辦七一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

社會主義行動對於支聯會一向有很多批評。支聯會刻意將晚會去政治化,將八九民運與今天的鬥爭分開切割,令很多年輕人感到燭光晚會只是行禮如儀。此外,支聯會以由上而下的模式運作,沒有開放讓其他團體民主參與。這種組織手法反映到溫和泛民早已否定了打敗共產黨的可能性。社會主義者對此絕不認同,相反我們認為共產黨政權已經進入了嚴峻的政治及經濟困境,因此當局才要大肆製造白色恐怖,對付罷工工人、維權律師和非政府組織。今年,中共甚至綁架在國外的人士,將恐怖輸出至其他國家。

六四晚會的群眾性質

然而,學聯退出六四晚會帶來了負面的效果,不僅因為學聯是其中一個支聯會的創會團體,也因為學生在八九鬥爭中發揮重要的作用。當然,學生在八九運動的作用被泛民領袖和支聯會誇大了。支聯會予人八九民運只是一場學運的印象,但其實學生發起運動後,其角色漸漸被工人和廣大群眾所取代。正因為工人和群眾的參與令中共當時敲起警鐘。

學聯退出六四晚會的做法,完全沒有糾正支聯會的政治弱點。維園晚會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其群眾性質,每年讓15-20萬人集會,而且近年每年有多達2萬人(主要是內地人)跨境來港參加,表達了八九民運在香港群眾意識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即使大會在晚會只是訴諸情緒,淡化其政治色彩,但大集會具備群眾性質,始終是今天反獨裁鬥爭的重要平台。

另一方面,學聯提出了什麼替代方案?他們批評晚會行禮如儀,這點固然正確,但他們提出的替代方案是在各院校分開舉辦一場更零散、更小規模的集會,這有何進步可言?這做法不但沒有將行動升級,也沒有為六四注入鬥爭力量,只是舉行另一場更少人參與的儀式!

Victoria

遊行不足夠

學聯的決定表現了香港學運最近的轉折。本土派近來開始控制了八間大學的學生會,將靠攏泛民的舊學聯領導層踢走。目前只有四間大學留在學聯,其餘的已退出,但全都由右翼本土派所控制。

本土派將自己裝扮成「激進」的新選擇,將軟弱的泛民取而代之。但他們的「激進主義」中毫無實質內容,只有空洞的裝腔作勢,就如在六四晚會主張以小儀式取代大儀式,從群眾鬥爭的立場來看只是一種退步。

很多年輕人,但不僅是年輕人,都因為泛民領袖的鬥爭方法和戰略(或說沒有什麼戰略可言)沒有發揮效用而感到失望和挫敗。現在群眾運動中有一種很流行的想法:「遊行示威都試過了,但根本無用。」但這種結論是片面的、錯誤的。遊行示威是必要的,在鬥爭中絕對是關鍵的元素,以凝聚群眾、組織群眾和教育群眾來推翻獨裁體制。所有革命運動都由遊行示威開始,當然單靠一場或多場遊行是遠遠不足夠的。

香港民主運動的問題是,主導多年的泛民領袖往往將之局限於一次性的行動,然後盡快叫群眾解散。遊行從來沒有連結至一個以推翻政府、改變制度為目標的戰略。如果要做到這點,當然一定超越遊行示威,因為過去幾年多場大型遊行都沒有成功推翻政府。工人階級要在強有力的工會以民主的方式組織起來,而工會則以工人政黨這一個政治力量為首,以進行推翻獨裁體制的革命為目標。

工人運動的鬥爭方法經歷過150多年的考驗,包括罷工、堵路堵門、總罷工,並號召國家機器背叛政權、投向人民的一方。這才是打倒專制政權所需要的方法。不僅如此,今天資本權貴徹底站在中共統治者的一方,因此一定要通過社會主義政策及公有制來消滅資本家的權力,從而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可負擔的房屋、創造優質就業,以及提高工資。

「先建設民主香港」

本土派學生會揚棄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從這點足以表現右翼本土派得勢後所帶來的反動效果。學聯表示不再支持中國民主是因為要「先建設民主香港」。

這根本是打稻人,好像支持中國民主會對香港民主鬥爭有負面影響似的。如果以此邏輯來推論,反全球暖化或者反對國外戰爭的運動也會削弱香港民主鬥爭的力量。事實完全相反,不支持中國民主的話,就意味住面對中共白色恐怖、逮捕和綁架異見人士時採取中立的立場。例如,最近本土派組織青年新政表示在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五月訪港時將不會舉行抗議,因為事件「與香港無關」。單憑這說法就可見右翼本土派立場何等荒謬。

本土派的立場會令中國群眾覺得「香港人不在乎」中國有多少人被逮捕、被綁架、被酷刑虐待、被裁員。對香港群眾也同樣發放錯誤的訊息:中共這個世上最財雄勢大的獨裁集團是否繼續存在,與香港的鬥爭無關。本土派經常激烈抨擊泛民主派,但自己卻採取一樣的鴕島政策,主張單單在香港一城就可以爭得民主。

背棄了中國千千萬萬的工人階級,等同背棄唯一可以打倒中共獨裁體制的力量。將鬥爭碎片化,並以裝腔作勢的「激進」取代認真推翻共產黨的戰略,只會令中共獨裁體制得益。為了重建真正的民主鬥爭,是時候告別偽激進的、裝腔作勢的反動本土派!

SA June 4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