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難民營的真相

2016年五月月7日 下午 11:20Views: 596

香港保皇黨竟推崇種族歧視、殘暴不仁及昂貴的澳洲模式!

David Elliott,澳洲社會黨(CWI澳洲)

最近,筆者留意到香港的右翼媒體和建制派政客表態支持澳洲當局的難民政策,實在是感到十分愕然。

澳洲的難民政策既昂貴又殘暴,而且充斥著種族歧視。過去,澳洲當局將許多來自斯里蘭卡的塔米爾難民遣返回該國,又將越南難民遣返到越共專制政權。當局更任由難民遇海難中喪命。上星期,一名來自伊朗的難民,在一個位於太平洋島國瑙魯的澳洲難民營中自焚身亡,結束了23年的生命。他被關在禁閉營三年,他留下了遺言:「我已經受夠了!」兩日後,另一名來自索馬里的難民也在瑙魯的難民營中自焚,現在情況危殆。

現時,澳洲政府將大約2,000名難民拘押在禁閉營中,其中兩所位於澳洲境外,環境與監獄無異。澳洲當局收買了巴布亞新畿內亞和瑙魯政府,獲允許在其國土上設立禁閉營。最近,巴布亞新畿內亞的最高法院判處澳洲設立的難民營為非法,令澳洲政府蒙羞。該法庭指出,難民是「被強迫帶進巴布亞新畿內亞」的,並被關閉在「鐵絲網之內」。澳洲的禁閉營一直被稱為「酷刑」。一些難民被囚禁數年,往往受到欺凌,而且支援不足,很多在離開時已經患上精神疾病。過去就有至少一名難民因醫療支援不足而死亡,另外有數十人自殺,而自殘的行為亦很常見。

澳洲政府每年花費超過100萬澳元營運禁閉營,用公帑資助外判私人公司,當中包括一家香港郭氏兄弟擁有的衛遜保安公司(Wilson Security)。也就是說,澳洲當局每年對每名被囚禁的難民花費23.9萬到40萬澳元,相當於八名全職工人的工資!

澳洲社會主義黨(香港社會主義行動的姊妹組織)主張難民融入社區。我們要求花費在難民禁閉營的資金應用在增加本地人和難民的工作、高質公共房屋以及社會服務。

每年有數以萬計的澳洲民眾抗議,反對囚禁難民。在二月,一名叫Asha的難民嬰兒在布里斯本被送院就醫,政府企圖將她送到一個離岸禁閉營,但遭到院方人員反對。整個社區的居民組成人鏈保護醫院,並阻截車輛進出,確保當局沒有帶走Asha。最後政府妥協,暫時擱置遣返Asha。

Australia’s refugee camps2

種族主義的歷史

澳洲統治階級有著種族歧視、反移民的歷史。在1850年代,當局立法限制華人移民入境。澳洲在1901-1966實施「白人澳洲」政策,限制所有非歐裔的移民。政客經常將「黃禍」等歧視亞裔人的詞語宣之於口。

在1990年代,以反中國移民為目的的「單一民族黨」成立,其領導Pauline Hanson向澳洲人表示,我們正處於「被亞洲人淹沒」的危險中。當時,我們澳洲社會黨組織反對「單一民族黨」,領導學生罷工,參與反對歧視亞洲人的示威。

種族主義一直被用來分化勞動者,轉移澳洲人的視線,將資本主義造成的問題──失業率高企、福利、醫療及教育開支被削減──歸咎於外來人。最近,針對中東人的種族主義也開始冒起,令難民成為受害者。

去年,社會黨組織了3-4,000人的遊行,對抗滋擾穆斯林人的種族主義政黨。香港的親中右翼勢力的立場,與「白人澳洲」政策及澳洲「單一民族黨」的反華種族主義是如出一轍的,實在相當諷刺!他們抹黑香港難民,實際上是與澳洲統治階級的最壞分子站在一起。他們支持澳洲的難民苛政,實際上是反對澳洲及香港的勞動者。

資本主義和種族主義是國際性的,我們的戰鬥也一定要是國際性的。我們自傲地站在社會主義行動及香港勞動人民的一方,也力挺那些來到澳洲尋求庇護及改善生活的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