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退歐、歐盟和經濟

2016年六月月1日 下午 7:00Views: 98

無論是否退歐,工人都必須爭取社會主義變革

朱迪‧貝遜(Judy Beishon),社會主義黨(CWI英格蘭及威爾士)

「每個家庭每年將損失4,300英鎊」,英國首相卡梅倫(Cameron)和財政大臣奧斯本(Osborne)發表如此言論,試圖散播恐懼,從而在歐盟公投中增加支持英國留歐的可能性。

由於多數大企業希望英國留在歐盟,政府的警告得到了各方的高調支持,包括經合組織(OECD)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內的許多資本主義機構,以及從美國總統奧巴馬到日本首相等顯赫人物。

他們說,英國會受到投資者逃離、英鎊貶值、物價上升、貿易額下跌以及其他各種災難的威脅——這些都會對生活水平造成負面影響。

奧斯本和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行長馬克‧卡尼(Mark Carney)還提到了新一輪衰退的風險。但是不管留在歐盟還是退出,英國經濟都會瀕於另一場衰退!

英國工業已經陷入了八年來的第三次衰退;貿易逆差正在增加——包括與歐盟其他國家的貿易——而且生產力增速持續低迷。

消費者支出不可能保持目前的水平——目前的家庭債務與收入比率比2007-2008年危機之前更高。

支持留歐和退歐的人數不相上下,讓他們擔心英國退歐會使經濟更加不穩定,並導致公司利潤下降。這是在意料之中的。

對於「恐懼計劃」威脅說,退歐會令生活水平降低,許多人回應道:「這有什麼新鮮的?」不管經濟是否正在增長,殘酷的緊縮方案都已經實施了十年,嚴厲地壓低了公共部門工資。

許多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群眾艱難地維持著生活。一部分人會通過投退歐票來表達自己對那些支持削減公共服務、壓低生活水平的議會政黨和歐盟機關的憤怒。無論英國最終留歐還是退歐,反緊縮鬥爭都會繼續下去。

Brexit3

但是也有一部分青年和工人傾向於投留歐票,因為他們擔心自己會被迫為退歐後的經濟惡化買單。這種擔憂是可以理解的,特別是民眾目睹在2007-2008年危機後政府為救助銀行而犧牲了社會上大多數人的利益。

但是英國工人的生活水平並不取決於企業所賺取利潤的多少。相反,它取決於工人階級群眾能在多大程度上通過工會組織起來,反抗政府的緊縮政策,反對私有部門僱主壓低工資和工作條件。

所謂「涓滴理論」——社會各階層都能從上層的財富創造中獲益——已經被證明是一個謊言。財富聚積在上層1%的手中,達到令人可憎的地步。樂施會計算出,英國最富有的5個家庭所擁有的財富多過最貧窮的20%的家庭,超過1200萬人。

留歐派的勝利——也就是為卡梅倫和奧斯本投下信任票——怎麼可能扭轉這一趨勢?

在大選中票投保守黨是違背工人階級利益的,因為保守黨是資產階級市場制的第一選擇。同樣道理,投票支持資產階級歐盟也是違背工人利益的。

希臘的一系列事件已經清楚地說明歐盟是為哪個階級服務的。曾經站在左翼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政府,依靠背後反歐盟的群眾支持,本可以採取符合工人利益的基本措施——包括將銀行和其他重要企業收歸公有,交由工人控制和管理,並實行民主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但是它卻屈服於歐盟和資產階級的壓力。

在今天的英國,無論退歐或者新一輪衰退給大公司造成多大的損失,這些損失都不必被轉嫁給普通群眾。

如果對其領導施以足夠的壓力,超過六百萬人參加的工會運動能夠動員起有效的群眾反抗力量。這必須包括要求將所有準備裁員的大公司國有化,並向處在困境中的小企業提供援助。

而且,必須使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堅守他受歡迎的反緊縮立場。想要實現這一點,就要運用令他當選為工黨領導人的支持度,將這股力量組織化,從而為普通群眾提供政治代表。

不幸的是,在工黨右翼的壓力下,傑里米‧科爾賓和約翰·麥克唐奈(John McDonnell)已經背離了工黨左翼的傳統立場──反對歐盟及其前身歐洲共同體和歐洲經濟共同體。他們現在通過傳單和社交媒體附和著保守黨政府的宣傳,聲稱退歐會對造成裁員和減薪。

Brexit2

資產階級的恐懼

退歐會對英國資產階級造成多深和多久的負面影響?

英國統治階級通過他們在歷屆政府中的代表,為建立歐盟以滿足全歐大公司的共同利益發揮了重要作用。雖然連最親歐盟的資本家也在歐洲大陸上相互競爭,但他們已經確保歐盟條約在整體上維護著自己的利益。

通過「市場自由化」協議和反工人措施,他們能夠更有效地在歐洲和全球範圍內積累財富,並且更有效地剝削歐洲工人階級。

如果英國真的退出歐盟,儘管歐洲資產階級政客威脅說要進行報復,歐洲的公司也會希望將對英貿易所受的干擾降到最低。不過即便如此,退歐對於英國統治階級來說仍然是一次挫折,他們的威信、影響力和經濟利益都會因此受到損失。

很明顯,並不是所有英國資本家都認為退歐對於經濟來說是一件壞事。一部分資本家和許多小生意人認為自己會從中獲益。

他們責難英國工業在歐洲和全球的重要性正在下降,並且認為脫離了歐盟「保護主義貿易協定」的「自由貿易」能夠繁榮發展。但是,如果留在歐盟之內沒能帶來新的繁榮時代,那麼離開它也不會。不管留下還是離開,英國資本主義都是歐洲和世界的衰弱經濟中的一個衰弱經濟體。退歐派在經濟問題上出現了更大的分歧。在為退出尋找其他地方的範例時,他們的思維混亂不堪——支持退歐的右翼政客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因為引用阿爾巴尼亞的例子而受到嘲諷。

所以他們轉向利用移民問題,並利用了反建制情緒。例如,保守黨議員大衛‧戴維斯(David Davis)說,單一市場「有利於大企業,但犧牲了小企業」。前保守黨大臣伊恩‧鄧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抨擊歐盟是「富人的朋友,而不是窮人的朋友」。

但是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戈夫以及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等退歐派政客認為,離開歐盟更便於僱主們在工資和工作條件方面進行「競次」。

社會主義者的經濟觀點和那些右翼分子——無論是留歐派還是退歐派——處在相反的兩極。

我們必須在未來幾週內讓盡可能多的人知道,工會與社會主義聯盟(TUSC)*和社會主義黨(Socialist Party)的反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的退歐立場,是唯一符合工人階級利益的立場。

*工會與社會主義聯盟:左翼組織與激進工會的聯盟,旨在建立比工黨更加左傾的新工人階級政黨。社會主義黨(工人國際委員會支部)是其中的活躍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