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沃爾瑪員工示範抗爭

2016年七月月8日 上午 1:57Views: 491

跨省串連罷工掀開中國工運的新局面 

吳岩冬與中國勞工論壇報道

中國沃爾瑪超市員工在至少四個城市發起野貓式罷工。在中國警察國家裡,罷工往往局限於一個工作場所或一個城市,而今次罷工透過社交媒體跨省市串連組織,成為了一個歷史性的先例。

由於沃爾瑪強制推行新的工時制度,類似在美國一些沒有工會的超市裡,以每小時計算工資的制度。新的工時制度使管理方可以隨意更改員工的工作時間,並且超時工作沒有加班費,有些工人超時工作達到每月174小時也是如此。而沃爾瑪員工為通常要輪班連續工作11、12個小時,才能拿到生活工資。有工人抱怨道,他們從2009年開始工資從沒增長過。七月初,沃爾瑪公司快速推出了新工時制度,取代現時全日制員工的8小時工作天,並強迫工人重新簽訂合同。

沃爾瑪從1996年進入中國,如今全國擁有433間店舖,相當於美國總數的十分之一。該企業一直都欺壓並解僱工人,過往幾年有過百名受害者,而他們都有站出來發聲,力求組織起來對抗高壓政策。在今次鬥爭中,工人指控企業用違法和欺騙手段強迫他們簽署新合同。幾份報告表明,在與管理層的會面中,工人若果不簽署就不被允許離開。

沃爾瑪曾在2006年被迫接受官方的中華全國總工會(ACFTU)為法定工會。由於是首個外資跨國企業的合法工會,因此備受矚目。但工人對全總工會的信任度幾乎是零,因為它與管理層的關係比員工更靠近。中華全國總工會(ACFTU)不是一個真正維護工人權益的工會,而是中共獨裁政權的左膀右臂,其內部運作也完全不民主。 自2006年,沃爾瑪地方工會代表都是由資方委派的,工人民選工會代表的合法權利被無視。

成都沃爾瑪工人於7月3日開始罷工

成都沃爾瑪工人於7月3日開始罷工

網路串連 

沃爾瑪發起跨省串連罷工,其意義在於沃爾瑪的員工從去年開始,通過網絡社交媒體,創建一個潛力強大的基層網絡「沃爾瑪中國員工聯誼會」,作為官僚全總工會的替代。自5月份該公司推出了新的工時制度以來,加入這一網絡的員工人數從去年的幾百人發展到超過2萬人,相當於全國員工總數的五分之一。聯誼會採用微信建立了超過40個微信群,給工人們提供了一個交換意見和協調行動的平台。

七月一日,江西省南昌市有2間沃爾瑪商店的員工舉行了罷工和遊行。據報道,南昌市至少超過半數的工人加入了這次罷工。緊跟著,成都市和哈爾濱市也分別在7月3日和4日舉行了罷工。其中,成都罷工的照片被社交媒體廣泛引用。聯誼會的發言人說,除非公司方放棄新的工時制度,否則將持續舉行更多的罷工。

中共政權的恐懼 

沃爾瑪罷工令中共政府非常頭疼。楊緣在《金融時報》這樣寫道:「正當中國為應對工業增長放緩,而準備裁員數百萬人,中共政府恐懼工人跨省抗爭,而今次罷工實現了這點。 」

經濟放緩令工資被削減、工廠被關閉,在此情況下罷工在過去的一年半以來不斷湧動。今年,在國有重工業強制去產能、並將裁減五至六百萬工人的情況下,中共當局尤其擔心工人動盪事件會發生。今年三月,在黑龍江省拖欠煤炭工人工資,引發大型抗議活動,而領頭人物被大規模逮捕。

不利的是,中共的國家安全局啟動了對沃爾瑪中國員工聯誼會(WCWA)的調查,看他們是否受到「境外勢力」的指使。這是中共抹黑工人和其他異見組織的一貫技倆。可見在中國當前體制下,沒有安全和合法的途徑開展有組織的活動。

使用社交媒體聯絡和溝通的方式對中國的工人團體益處頗多,這裡有距離原因,還因為政府對工人獨立運動採取零容忍態度,開展組織活動非常危險等原因。但是,「虛擬」的組織不能替代建立真正的組織,工人們別無選擇,只能將「合法」使用的渠道與「非法」的真正組織結合起來。

由於中國地大,加上當局不會容許任何獨立運動,組織起來會極為危險,社交媒體令中國很多工人團體獲益。但是,虛擬雖然有其價值,但不能取代建立真正的組織──工人一定要將「合法」與「非法」的實地組織手段結合起來。

國際聲援 

出於以上原因,現在迫切需要工人和社會主義者在國際上展示對中國沃爾瑪工人的團結。國際壓力和曝光對美國總公司和中國政府會產生一定影響。

儘管面對政府右翼民族主義的宣傳,中國沃爾瑪員工仍展示出自身優良的國際主義工人傳統。他們表達了對美國沃爾瑪員工的支持,在成都的罷工中有標語牌這樣寫道:「We support Walmart Workers in the US for Fight for 15 and against unfair scheduling! 」(支持美國沃爾瑪員工為每小時最低15美元工資及反對不公平工時制度而鬥爭)

聯誼會博客發佈了一封支持美國沃爾瑪員工的公開信,上面寫道,有理由相信,你們的今天將會是我們的明天。顯然,中國工人從美國員工學到了為每小時最低15美元工資鬥爭的範例,並為之受到鼓舞。工人國際委員會(CWI)和其美國支部「社會主義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在美國15元工資的鬥爭發揮了重要作用。

重奪中華全國總工會 

面對全國各地工人抗爭的壓力,市級全總工會至少表面上要站在工人一方。聯誼會提出重選工會代表的訴求是正確的,但被沃爾瑪拒絕了。深圳的員工為了這項要求今年發起了一場重要的鬥爭,迫使市級工會不得不支持(這訴求實際上是法律明文規定的,但幾從來未被實行)。

但是,這些事例並不意味著那些NGO人士所說,工人可以「重奪」官方工會機器。中華全國總工會(WCWA)就是政府的一翼,當出現社會大動盪時,有時會出面施壓資方,令其做出讓步以緩和局勢。幾個星期前,南昌沃尔玛工人准备罢工时,市级官方工会正正发挥了这样的作用。市級工會出面干預,且似乎與沃爾瑪達成了交易,以換取員工取消罷工。但罷工現在還是進行了,並且繞開了全總工會,因為這項交易告吹了。

工人需要建立獨立於政府和僱主的自己的組織,工人也要利用資方和政府(全總工會)之間出現的裂痕,以爭取機會推進他們的訴求,同時不要有一刻忘記這兩者都不是工人階級的朋友。

中國勞工論壇主張: 

  • 支持沃爾瑪中國工人的罷工,譴責沃爾瑪的強制手段!
  • 廢除沃爾瑪的綜合工時制度,採用每週40小時工作制、大幅漲薪、落實工人集體談判權!
  • 禁止對罷工工人和代表採取報復手段,維護工人建立網絡和獨立組織的權利。
  • 建立獨立民主的工會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