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衝突:海牙裁決對中國不利

2016年七月月15日 下午 8:00Views: 214

裁決的唯一受益者是軍火商

7月12日,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對南海仲裁案做出裁決。該裁決十分有利於提起仲裁的菲律賓。儘管仲裁庭沒有執行權,而且中國當局抵制仲裁,並事先聲明它將無視仲裁結果,事件仍對中國造成嚴重的外交衝擊。

這份長達500頁的裁決書涉及許多問題,但其核心在於判定中國的領土要求——也就是所謂的「九段線」——沒有法律基礎,而且中國在爭議海域侵犯了菲律賓的領海主權。仲裁庭認為中國對爭議群島和海域的歷史性要求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該公約於1994年生效,中國是簽約國之一。

儘管目前難以預計各個敵對力量的具體反應,但在未來一段時期內,仲裁結果一定會對東亞局勢和中美關係造成巨大的地緣政治影響。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在此闡述他的觀點。

仲裁結果意味著什麼?

仲裁結果當然沒有解決任何衝突。近幾年來,這場衝突變得更加嚴重,也更加軍事化。該地區有引發軍事對抗乃至戰爭的潛在可能,雖然短期內還不會發展至這局面。這份裁決火上澆油。唯一真正有理由慶祝這個裁決的是軍火出口商和希望獲得更多預算的軍方首腦。

作為社會主義者,我們對聯合國及其公約從來不抱任何希望。聯合國從來沒有成功解決過任何重大危機或者武裝衝突,甚至使之惡化。這份裁決就像打開了潘多拉魔盒,會給所有敵對勢力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南海是海洋上的巴爾幹。沿岸國家提出相互重疊並且激烈衝突的領土要求,它們單方面的行動可能引發無法預料的反應;衝突方有很多,不僅僅是中國和美國。

SCS1

中國會怎麼做?

這是現階段最難估計的事情之一。甚至難以估計中共高層是否有一個明確的計劃,因為可能連習近平一夥人都對裁決的嚴厲程度感到震驚。儘管北京當局聲稱裁決毫無意義,但是它使中國在外交上更加孤立並給中國的對手——主要是菲律賓,但也會包括其他國家——予以巨大的外交和宣傳支持。這次毫無疑問的公關勝利能夠幫助美國帝國主義的「再平衡」戰略,讓它在東亞重新獲得軍事和經濟主動權。但是這場「勝利」也可能給它們造成反衝。

用「勃然大怒」來形容北京當局的反應,或許還是保守的說法。儘管中國選擇無視,但裁決結果還是給了中國一個大大的耳光,一次羞辱。這可能削弱習近平的力量,並給激烈的中共權鬥帶來各種無法預見的影響。甚至連一些北京當局的批評者都對壓倒性的裁決感到驚訝。許多人都預計裁決固然會對中國不利,但以為它會在雙方之間做一些平衡或者留下一些模糊的空間。但是結果仲裁庭完全否定了北京當局的要求。一位評論員說,這是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引發(短暫的)國際制裁後,中國政府所遭遇的最嚴重的外交挫折。《經濟學人》也認為裁決會加劇緊張局勢。它稱之為「迄今為止中國在挑戰美國對東亞的影響力的過程中所遭受的最大挫折」。

這份裁決會對中國的國內政治造成怎樣的影響?

如果什麼都不做的話,習近平有可能被視為一個軟弱的、優柔寡斷的領導人,使四年來樹立的「強人形象」毀於一旦。「強人形象」對於他調整經濟和改組上層權力的計劃至關重要。習近平煽動起民族主義,現在可能會反過來受制於自己的「偉大祖國」宣傳。

砸爛蘋果手機和呼籲抵制蘋果產品(由中國工廠生產的!)的帖子於中國社交網絡瘋傳。習近平不希望街上出現抗議;前任領導人有時默許示威(比如2012年的反日遊行)從而讓群眾發洩怒氣,相比之下習近平有著更強的「控制欲」。如果在未來一段時期內中國開始出現示威抗議,那只能說明中共政權陷入危急局面,上層危機正在激化。[在本文首次刊登後,在杭洲和長沙等十多個城市的肯德基快餐店後出現了小型抗議,但很快被當局停止。以總理李克強為首的共青團對抗議予以一定支持,可見中共政權內部緊張對立。]

所以,很明顯,仲裁結果會在中國國內造成重大影響。它向習近平施加巨大的壓力,迫使他一夥人做出反應。在香港,如果中共獨裁政權被視為無力應對南海局勢的「紙老虎」,在青年之間強烈的反政府和反華情緒就會獲得新的動力。西藏、新疆和其他強烈牴觸北京統治的地區也面臨相同的情況。

仲裁庭將太平島降級為太平礁,使台灣無法對周圍海域擁有主權。對於民進黨政府下的台灣來說,裁決可能造成的影響更加複雜,因為作為「中華民國」的台灣對南海也有著類似於中國的歷史性要求。仲裁結果同樣削弱了台灣的領土要求,並使新任總統蔡英文陷入窘境。如果回應不夠有力,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的民族主義者」就會批評她親美或親日而沒有對台灣自身的利益給予充分支持。仲裁結果公佈後,蔡英文立即受到國民黨的壓力,被迫前往台灣控制的太平島重申主權。但是蔡英文也不敢採取任何可能破壞台美和台日關係的行動。

South China

仲裁結果會對該地區造成怎樣的影響?

目前我們無法做出準確判斷,因為許多問題都取決於美國如何行動,包括它會否設法執行裁決的話,例如增加在爭議海域的海軍行動——這會是對中國的公然挑釁。局勢非常不穩定,而且可能爆發激烈對抗,因為每一方的國內政局和危機(美國即將舉行總統選舉)都會影響它們在衝突中的行動。

此前中國威脅說可能在南海上空設立防空識別區(ADIZ),這會使局勢升級並迫使美國做出回應。中國還威脅要在黃岩島上建設飛機跑道、港口和軍事設施。這是美國的一條特別「紅線」,因為這將把中國軍隊和菲律賓美軍基地的距離縮小到只有幾百公里。兩種做法都會加劇衝突升級的風險,任何一方都無法完全預料後果。

也可能中國會策略性地轉移注意力,增加在東海與日本有爭議的海域的行動。剛剛贏得國會上院選舉的日本右翼民族主義領導人安倍晉三,正打算繼續推進他的日本再軍事化計劃。習近平可能對日本採取更強硬的態度,從而掩飾在南海的軟弱。但是這種方案也包含巨大的風險。

菲律賓政府會利用裁決所激起的民族主義浪潮,但事實上新任總統杜特爾特希望和中國達成協議,至少也要緩解緊張局勢,並啟動更大規模的經濟合作。南海仲裁案的發起者是杜特爾特的前任阿基諾三世。阿基諾三世的親美色彩較為明顯。美國不希望杜特爾特和北京當局走得太近,而美國和菲律賓的親美政客可能利用裁決從中做梗。

我們能肯定的是,這份裁決絲毫不能緩解緊張局勢,只能起到恰恰相反的作用。它沒有「釐清」爭議,而是加劇了武裝衝突或者小規模戰鬥的風險。對於中國、菲律賓和該地區其他國家的群眾來說,這完全是一個壞消息;民族主義政客和戰爭販子有更多的藉口把公共資金用於軍事支出,並煽動軍國主義情緒從而把人們的怒火從不景氣的國內經濟上轉移開。

社會主義者一直解釋說,像聯合國這樣的資產階級國際機構無論如何也發揮不了進步作用。沒有哪一個參與這場衝突的腐敗的統治精英給出了解決方案;他們全都是工人階級和窮人的敵人。我們支持國際團結,並認為現在迫切需要在東亞各國建立群眾性的工人階級政黨。這樣的政黨會反對資本主義和緊縮政策,對抗民族主義和軍國主義。

*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是1899年於荷蘭海牙設立的仲裁機構,是一個由當時沙俄發起的多國政府會議,聲稱擁有121個成員國。該仲裁法院並不是聯合國的機構。

相關閱讀:更多關於南海衝突的背景信息以及社會主義者的解答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