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真的走向民主化了嗎?

2016年七月月25日 下午 9:00Views: 82

矛盾 工人國際委員會

軍方的權力保障

去年底緬甸政局變天,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奪得八成選票,成為國會的大多數,變成了緬甸的執政黨。資產階級媒體和西方國家不斷吹棒緬甸的民主化,然而這國家是否真的走進民主呢?真正落實的民主改革又有多少?

Burma

即便今日緬甸的執政黨已經是昂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新政府上任後亦釋放了大批政治犯,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但在現行的緬甸憲法保障下軍方仍然可以保有25%的國會議席,同時憲法也保障了軍方人馬可以直接指派內政、國防、邊境事務的三個部長人選,而不需要經過國會和總統同意。同時,這部憲法,雖然賦予了普選權,但卻將修改憲法的門檻訂在需要有75%國會議員支持,面對軍方的25%保障席次,及由軍方所支持的聯邦鞏固發展黨的5%席次,這象徵著透過新憲法保障了軍方的權力合法性及最高的統治權力,緬甸國會並無太大實權,然而全民盟卻也無力修改這部確保軍方統治權的憲法。

Burma2

軍方,資本,地緣政治

長期以來緬甸人民的經濟生活都是把持在軍方的手上,在長期的經濟衰敗、貪腐和貧窮中,根據世界銀行在2010所做的調查-緬甸是全球前十名以內的赤貧國家,每人每天的平均收入低於2塊美金。緬甸軍方同時面對著愈發不穩定的統治基礎。全民盟在去年大選囊括了80%的選票,反映了緬甸人民長期以來對軍方的憤怒。

在2010年,軍方首次開放了選舉,但全民盟在當年卻仍是非法政黨不得參選,軍方所支持的鞏發黨勝選後扮演了軍方的政治代理人,讓軍政府的軍裝換上了西裝。當年的選舉充滿了黑幕與不民主。

在2010年後,在軍方的「指導式民主」下,緬甸開啟了所謂的改革開放,過往軍方掌控的國有資產紛紛開始走向私有化,其總數約為90%的國營企業,包括:汽車、加油站、物業、土地、公路、橋樑、港口。在這過程也發生了許多利益輸送,賤價拋售,軍方從中貪汙牟利。同時東南亞及全球的資本家也紛紛以極低的價格收購了緬甸的國有資產。例如在當年七月,緬甸的天然汽進口和分銷,便從國營走向私人企業經營。廉價的勞動力和全面親商的政策,帶給了全球資本家一個訊息:緬甸將是下一個逐利的市場。當然在這個過程中,軍方及各國資本家將是最大獲利者。

然而今日的緬甸呢?凌駕在總統之上的昂山素姬,對於中國在緬甸的銅礦開發案及密松大壩水電工程,雖有部分全民盟選民強烈反對,昂山卻表示對於中國的資本輸出政策一帶一路的讚頌。許多媒體評論緬甸是亞洲最後一塊經濟處女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資本家們究竟用什麼眼光來看待緬甸的政局-不論誰執政,都不能違反了他們的商業利益。日本及台灣的金融資本也紛紛將緬甸視為未來的投資指標,並開始積極布局。緬甸的改革開放,推動軍方改變他們的統治面貌(透過私有化,積累個人資本),也同時讓跨國資本對於緬甸政局將有更大的影響力。

在去年,中緬關係的問題也浮上檯面。中共一些地方派系以及在中國西部的解放軍,長年被指控暗地裡資助緬甸少數民族的軍事活動,例如果敢族的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NDAA)。過去的緬甸軍政府曾有段時期高度依賴著中國,1989年至今,中國占緬甸外資來源的30%。尤其在電力和礦產幾乎形成壟斷,靠近中國的緬甸北部,其經濟領域也幾乎都由華人掌控。但隨著2010年後,軍方推行改革開放、大量外資湧入,對待中國的態度也開始出現轉變,暫停了與中國的一項大型合作計畫-密松大霸。與美國開始更為友好,試圖擺脫中國的勢力範圍。同時中國也改變了對待緬甸的政策,過往中國政府並不會拉攏緬甸的反對派-全民盟,然而近年來包括昂山素姬在內,都成了中國亟欲爭取的對象,但這也不單單是因為軍方在中美關係中搖擺,同時也是中國為了確保他資本輸出的戰略,在緬甸不會遇到阻礙。

昂山目前可能不會明確地在中美之間選邊站,但中美亟欲爭取緬甸,卻是顯著的事實,對美方而言不單單是緬甸可以帶來的投資獲利,同樣是與中國角力的地緣政治的競合,反之亦然,尤其對於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政策而言。但根據全民盟的經濟顧問發言來看,過去由軍方代表擱置的密松大霸開發案,將可能在全民盟執政下重啟,中國政府對此樂觀其成,然而當初之所以停止開發,其中一個原因來自於地方居民的抗爭與反對。

Burma3

國家安全委員會與民族問題

指導式民主下的緬甸新憲法,除了保證了軍方對於修憲的否決權,更是讓凌駕在總統和國會之上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可以有權力宣布戒嚴、解散國會,和接管國家事務,同時這部憲法也保障了軍方的武裝統治權。有媒體指出,昂山素姬將成為緬甸總統之上的太上皇,這是不正確的,真正的太上皇仍然是軍方。看似走向民主的緬甸,實則是軍方為了撫平憤怒的人民,同時也要讓自己的統治權在民主化的形式底下擁有合法正當性,緬甸的民主化一但走得太遠,威脅了軍方的統治權,將使得軍方收回此時微薄脆弱的形式民主。

過往的軍政府時期,在奈溫將軍的主政下,軍政府對少數民族實行緬語和佛教至上的強迫政策,並且將軍隊勢力深入少數民族地區,為徹底掌控當地天然資源。羅興亞人的悲劇,源自於過往英國殖民時期分化政策的歷史(利用宗教,種族的分別,來分化被殖民的各族群,藉此鞏固殖民統治)及伴隨而來的宗教衝突,還有緬甸軍政府時期的大緬沙文主義政策。民族問題仍會是未來緬甸的不定時炸彈。

Burma4

為了創造穩定的國內經貿發展環境,同時加強跨國資本對於緬甸的投資信心,少數民族的武裝集團,也成了此時必須排除的對象。昂山素姬意圖開啟民族和解的進程,仿效1947年的彬龍會議,來許諾一個高度的各民族自治權。能實現多少真正的民族自治是令人懷疑的,但真實的目的其實很清晰-解除少數民族的武裝集團(如克欽族、果敢族),讓國家機器可以穩固的掌控各民族邦屬,是問題的核心,對於本地及跨國資本而言,這也關乎在各民族邦中的天然資源開發利益,例如在克欽族邦中就蘊含著全球現有產量90%的翡翠。但,最受壓迫的羅興亞人卻成了全民盟的民族和解中被刻意忽略的對象,羅興亞人在緬甸約有一百三十萬人,但並不被緬甸政府視為公民,沒有任何權利保障,並且在生活的一切面向上都受到嚴格的限制,許多羅興亞人為了生存而逃離到鄰近國家成為難民,然而東南亞各國卻也高度排斥他們;昂山素姬領導的全民盟,也對於羅興亞人閉口不談,不承認他們受壓迫的事實,也拒絕使用"羅興亞人"這個詞來稱呼這群緬甸社會中最受壓迫的一群人。

民主,離緬甸還很遙遠

去年的選舉結果反映出了緬甸人民急欲尋求改變,但緬甸社會中握有最大權力的卻仍是緬甸國防軍。全民盟也無力帶來顛覆性的改變,在現有的緬甸社會中,全民盟雖然獲得了多數選票,卻也不可能可以完成緬甸真正的民主化任務。如果不瓦解緬甸國防軍的權力佈署,緬甸的未來仍會掌控在軍方的手上,超出了軍方的預期,未來可能就會是再一次的軍事政變,雖然目前未到如此狀況。對於全民盟來說,如何不危及到軍方的領導權,更勝於完成緬甸人民對於民主化的期盼,因為單靠全民盟是不能打倒這個軍事集團的。同時在各帝國主義對緬甸市場、資源的覬覦底下,哪個派別可以保證它們在緬甸的利益,才是它們更為關切的。對於全民盟而言,過往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是他們必須繼承和繼續推行的,這是過往軍方改善與歐盟、美國關係的關鍵-因為這給了歐美跨國資本一個逐利的新市場,也會是全民盟能繼續得到歐美國家支持的重點。

社會主義者主張緬甸召開一個真正的人民議會,全部政治代表一人一票普選產生,薪金與普通工人一致,不享有特權,而且沒有任期,可以隨時被罷免。此議會要將緬甸的所有企業及銀行民主公有化,由工人民主管控,打倒軍方和跨國資本對緬甸的剝削。這場鬥爭是整個東南亞的鬥爭。要實現真正的民主,就必須有一場反對軍事集團統治的革命運動,是剷除中美帝國主義在緬甸的政治代理人,也是剷除寄生在緬甸勞動人民之上的軍事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