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會被北京紅牌趕出場嗎?

2016年九月月30日 下午 9:34Views: 52

社會主義行動

2017年特首選舉明年3月舉行,梁振英會否連任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今屆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奇高,擊倒了建制派的投票機器,最後的成績單對梁振英來說是個大災難。梁振英在統治陣營裡的政敵更有牙力,游說北京將他踢走。

曾俊華在杭州G20峰會與習近平握手,外界猜測中共為他的參選開綠燈。曾俊華營造「香港人」的形象以爭取民意支持,他與傳統資本家關係良好,又是「大市場、小政府」的教條主義者。另一可能的候選人曾鈺成,最近頻頻向公眾塑造開明形象,對民主派表示友好、對「港獨」年輕人表示諒解。

四年前的特首選舉中,唐梁之爭的激烈不但震驚了港資階級,也讓群眾看穿小圈子制度之荒謬而群起反抗。此後,唐梁兩營的裂痕沒有就此縫合,今屆選戰將會延續這場權鬥。過去四年中共派系鬥爭愈來愈激烈,香港特首選戰也會成為其戰場。

red-card-to-cy

習近平發動猛烈鎮壓

梁振英的個人性格不是決定性因素。中共面對經濟衰退,習近平獨攬大權,對群眾運動發動猛烈的鎮壓,對待香港自然也不能放軟手腳,否則會有損其強人形象,在中共敵對派系面前示弱。因此,即使像曾俊華或曾鈺成這種較溫和的特首上任,他們在言辭上可能會較為溫和,但在關鍵的民主制度和經濟政策上與梁振英不會有大分別,更不可能令香港有長期穩定的局面。

過去五年梁振英執政下民怨騰沸,統治階級也忐忑不安。梁振英似乎仿效習近平,在換屆前採用了獨攬大權及民族主義這兩招來鞏固權力。他將行政權力集於一身,削弱任何制衡其權力的機關,例如廉政公署、司法系統和立法會。這做法將令行政機關更為僵化,要轉交權力至下任特首將更為困難。權力交接的過程中難免出現公開的政治鬥爭。曾蔭權去年被廉政公署落案起訴,成為香港史上最高級被控的前官員,而他的密友、同屬港英官僚系統出身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亦因貪污而被判監五年。相信沒有讀者會天真以為這是為了肅貪倡廉,而是中共式「反貪運動」搬到來港,意味著司法機關更為直接由國家機器操控。

同時,他大力鼓吹愛國主義,利用反港獨議題來製造白色恐怖,也是令他集中權力的手段之一。八月底建制報章《成報》開始多日攻擊梁振英及中聯辦推銷港獨,「事實上,『港獨』在香港並無『市場』,『大力打擊港獨』完全是偽命題。梁振英處心積慮助長『港獨』,以鞏固他和鷹派人士的管治權威。」

梁振英很可能樹立「港獨」的稻草人作為攻擊目標,企圖分裂反對派的得票,令部分選民被「極端分子」嚇怕倒向支持建制派,但這策略顯然帶來了反效果。港獨議題固然是政府打破普選承諾後民情反彈的結果,但也不能說是單靠梁振英一手造成的。最終還是北京的鎮壓措施製造了這一隻失控的「巨獸」。無論下屆誰任特首,這議題都會纏繞政府。

傳統資本家不信任梁振英能保衛他們的利益,而欠缺資本家支持基礎的梁振英只能依靠集中權力、依賴共產黨在港勢力來獲得支持。去年,李嘉誠被《人民日報》的社論批評「撤資是忘恩負義」。當然李氏撤資部分是因為經濟衰退的因素,但也涉及唐梁兩營的政治鬥爭。

紅色資本與傳統資本家的利益衝突

梁振英較為親近在港擴張的紅色資本,與傳統資本家的利益發生衝突。在今屆立法會選舉,與唐營關係密切的自由黨打著「ABC」(Anyone but CY)的口號,打倒梁牌來爭取對梁振英不滿的中上階層的支持。

只要中共發號施令,選委會內的各派勢力最終都會團結起來,大比數投票支持中央屬意的候選人。但是,統治階級愈分裂的話,中共在政治分贓的過程中更難各方利益。現在各派都在組織自己的勢力來增加討價還價的籌碼,因此中聯辦要避免任何一方勢力獨大,以較容易控制局面。《成報》攻擊梁振英及中聯辦「力捧契仔女搞『親西環黨』」、「撕裂建制陣營」,也是有其道理的。但這做法的代價是建制勢力走向碎片化,長遠造成不穩局面。

香港群眾在雨傘運動一度面臨失望與沮喪情緒,但中共及香港統治階級的分裂將力量對比有利於受壓迫階級一方,群眾必定會奮起抗爭,走出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