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婦女大罷工反對墮胎禁令

2016年十月月31日 下午 6:54Views: 100

婦女要有選擇自由

保羅‧紐貝裡 社會主義替代(CWI波蘭)

在波蘭,全面禁止墮胎的計劃激起了一場大規模、無法控制的憤怒爆發。波蘭婦女組織了罷工,日子定在10月3日(星期一),因為在1975年的同一天,冰島婦女曾舉行過全國罷工。在華沙,超過5萬名婦女在大雨中首先站了出來,然後有3萬人在弗羅茨瓦夫(Wroclaw)、2.5萬人在克拉科夫(Krakow)緊隨相應。全國總共有數萬名婦女上街。在波茲南(Poznan)示威者與警方爆發衝突,在凱爾采(Kielce)示威者拆掉了一個具爭議的恐同展示品。警方的保守估計,全國各地有143場以上的抗議,總共有9.8萬人參與。同時,左翼的共同黨(Razem)估計,全國會有14萬人上街。這場捍衛墮胎權的抗議是波蘭歷來最大的,遠超1993年引入現今的墮胎法時的抗議規模。

第一波運動始於春天,當時右翼壓力團伙徵集10萬簽名(最終他們徵集到40萬),足夠向議會提供一份全面禁止墮胎、違者處以3年以上監罰的草案。這項提案將所有流產都被視為懷疑墮胎,因此要接受犯罪調查,足見其野蠻之處。

然而,波蘭已經有了在歐洲最嚴厲的反墮胎法,只有被強姦、危及孕婦健康或生命、或胎兒畸形的情況下才被允許墮胎。事實上,即使這些條款都被滿足了,醫生又會阻撓,他們可以利用所謂「良心條款」,並把他們自己的宗教信仰強加給病患者,拒絕施以援手。

這項法律在九十年代初期實施,當時波蘭正在經歷資本主義的社經反革命復辟,伴隨著少量的民主改革。但由此可見「民主改革」的虛假之處:儘管受到社會大多數人反對(超過70%人口反對墮胎禁令,支持按需墮胎),反墮胎法仍然獲得執行。與此同時,學校引入宗教信仰,並簽署政教協定,給了教會極大的物質和政治特權。各黨派政客稱這是一項妥協。然而,這給婦女打開了地獄之門,不是妥協,而是全國的恥辱。

春季的大規模自發運動

在今年春天法案被提出以後,大量自發運動隨即在社交網絡上建立起來。一個叫「Dziewuchy Dziewuchom」的Facebook群組,在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就彙集了10萬成員。其他各種非正式團體如雨後春筍出現在全國各地,掀起了一系列示威遊行,每個遊行隊伍都有數千示威者。

其中一項行動的重點是徵集10萬以上簽名,發起放寬墮胎法的公民倡議活動草案,呼籲允許懷孕12週以內孕婦墮胎。在運動中,儘管很多人只是想現時的墮胎限制維持不變,但公民倡議的理念最後被廣泛的運動所接受,徵集了25萬的簽名,向議會呈交新的草案。

這場抗議在夏天停息了兩個月,於九月末重新啟動了,兩項草案在同一天提交給議會。第二波抗議以全國的「黑色示威」(波蘭語:Czarny Protest開始。男女們都穿著黑色衣服哀悼婦權已死,示威在許多城鎮中舉行,人們將自己身著黑衣的照片發送到社交網絡上,並配上#CzarnyProtest 及#BlackProtest的標籤。

一如所料,國會否決了放寬墮胎權的草案,反而讓一個全面墮胎禁令提交給委員會審議。與此同時宣佈,體外受孕及緊急事後避孕可能被禁止一樣。政客和教會對婦女表現的傲慢和蔑視使憤怒爆發,激發了比以往更廣階層的人參與抗議。

波蘭婦女罷工

同一時間,受到1976年冰島婦女罷工的啟發,組織婦女罷工的想法被提出來了。沒有任何工會號召,而是運動中的婦女們提出的,她們不從屬於任何工會、也沒有罷工經驗。但是,由於反工會法和工會組織合法罷工的困難,婦女們真正發起罷工,而是在「黑色星期一」告假一天。可惜,許多婦女被阻止參與罷工,因為她們工作合同的條件惡劣,連告假一天的權利也沒有。舉個例子,里德爾(Lidl)連鎖超市威脅,在星期一請假的員工將被解雇。

最終,在罷工當天,三大工會聯合會之一的全波蘭協議工會(OPZZ)表達了他們的支持,並承諾保障參加抗議的工會會員不受打壓。這讓許多公共行政人員,特別是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員,也可以參加罷工了。許多劇院和小企業宣佈,他們將在那一天暫停營業,以使他們的員工可以參加。還有許多必須上班的婦女在崗位上穿著黑衣,以表達對罷工的支持。

全波蘭協議工會(OPZZ)的支持為教師打了強心針,他們安排與學生穿黑衣大合照。在很多高中學校,學生自發組織罷工,在第一堂課就離開了學校,很多都到了教師的支持。但也有年輕婦女因為參加罷工而受到一群男人威脅和吐口水的報道。

在華沙,數千人清晨就聚集到執政黨「法律與公正黨」(Law and Justice)辦公室外。當天下午,他們在雨中穿過市中心來到古堡廣場,那裡聚集了5萬人,其中主要是年輕女性、學生和中學生。該周較早前,抗議者曾經在臉上畫上黑色的眼淚,但油墨沒有不褪色。反而,數千年輕的婦女在兩邊臉頰上貼上黑色布條,好像戰士的標誌。現場氣氛充滿活力、憤怒。

抗議者手持自製的標語牌,上面寫著:「政府沒懷孕,可以被拿掉」、「革命是女性的」、「讓波蘭狂熱起來」、「墮胎保命」、「我的身體,我的要塞」、「我的子宮我做主」、「我不是孵蛋機器」、「我不是你們的財物」、「如果我死了,我還怎麼生育」、「婦女的地獄」、「選擇無罪」。

可惜的是,演講台被控制在名流和政黨手上,像自由黨(liberal party)、現代波蘭黨(Nowoczesna)、親自由民主運動波蘭捍衛民主委員會(KOD)。這些政治組織只是見風駛駝,企圖利用運動服務自己的利益。他們反對按照個人需要墮胎,主張運動應限於維護當前的反墮胎法範圍之內。令人憤慨的是,女權組織和支持墮胎團體的代表沒有機會上台位,儘管她們過去為墮胎權戰鬥了多年。

幸運的是,組織者原計劃示威人數只有5,000人,所以大多數人根本聽不到演說。過了一段時間,示威者開始高喊,要求遊行至議會。瞬間,人群如水移動,把組織者拋在身後。隊伍選擇了自己的遊行路線,在繁忙時間停頓了所有交通,變成了違法遊行。但警察明智的決定讓遊行繼續,只在通過市中心路口時維持一下秩序。

大概有10,000人在雨中聚集在議會外,儘管沒有揚聲器,但氣氛滿是大聲和憤怒。有傳言稱,有數千抗議者行進到波蘭劇院(Teatr Polski),當時執政的法律與公正黨(Law and Justice)主席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正在這裡開會。

教會對波蘭婦女罷工和黑色示威的回應是,稱之為「惡魔嘉年華」,可見它多麼與現實脫節。翌日,主教高調現身於媒體面前,分享了他們對強姦和不孕方面的「專業知識」。一位主教稱,婦女被強姦而受孕的機會極低,因為在性交過程中承受著壓力。

然而,法律與公正黨對運動完全措手不及,本來沒有計劃要改變墮胎法,至少今年不會,但卻受右翼分子和教會所迫而要站在一個更右翼的立場。這些勢力發起了他們自己的「公民倡議」。

現在運動要做什麼?

由於運動規模龐大,法律與公正黨(Law and Justice)做出反應:宣佈將準備自己的妥協草案,這份草案或許在強姦或可致生命威脅的受孕情況下允許墮胎,但畸形胎兒的情況仍不在允許範圍內。這顯然根本不是妥協,而是意味著收緊禁令,根本完全不能接受的。但是,這也表明政府開始感受到壓力了。

可見這種壓力必須保持,爭取墮胎權的鬥爭必須繼續下去。然而,自由現代黨(Nowoczesna)和公民綱領黨(Civic Platform)在捍衛民主委員會(KOD)的幫助下,正在試圖通過政治控制使這場自發運動偏離軌道。議會的投票取向,以及上屆執政的現代波蘭黨(Nowoczesna)與新自由主義的公民綱領黨(Civic Platform)代表所發表的宣言表明,他們在運動中根本沒有位置,必須予以制止。一定要強烈反對維持目前反墮胎法的運動戰略。

另一方面,運動採取了「禁止組織標誌」的錯誤政策,在許多城鎮中一樣,禁止所有政治組織在抗議中打出他們的橫幅或印刷品是不對的。這給妥協的政客們留了後門,同時阻止了規模小、更激進的組織能夠在運動中提出他們的想法和意見。

波蘭婦女在黑色星期一的罷工達到了迄今為止的高峰,它釋放了過往在運動中沒有出現過的新力量:數千名憤怒的年輕婦女,只是剛剛投身於鬥爭中,為自己發聲,找到自己的信心。運動的一個急切任務是幫助她們在組織起來。

目前,我們有很多好、但往往互相競爭的倡議小組和社交網絡群體。然而,開設這些群組的管理員變成了群組的擁有者,並控制了Facebook活動頁面,有決定是否「禁止組織標誌」策略的權力。他們也往往在Facebook群組中審查言論。

現在缺乏的,是在地方層級建立起來的民主架構,現在倡議小組雨後春筍,讓當中的活躍分子參與其中。這些基層民主委員會也應該在國家層面上緊密聯結,來協調活動和制定接下來的主要行動,同時這些委員會的國家代表應該充分受到民主問責。

需要一個戰鬥綱領

最重要的是,需要有一個明確的綱領才能取得勝利。過去的幾週的經驗顯示,我們可以爭取公眾輿論支持,但做法不是像現代黨(Nowoczesna)那樣一開台表明反對墮胎。那相當於承認全面禁止墮胎的支持者有正確依據,並且意味著不戰而降。

如果我們大膽要求全面取得按需求墮胎權,並且反對右翼的觀點,我們有信心可以贏得民眾。我們需要解釋自由、安全的按需墮胎權,這將挽救許多婦女的生命。這要求應連繫至爭取優質免費的醫療服務,由薪水高的專業人員提供,而不是阻止醫療的宗教狂熱分子。

如果避孕措施更容易讓公眾獲得,可以避免許多意外懷孕。現在避孕對許多年輕婦女來說太貴了。 同時,18歲以下的女性只能在他們父母同意的情況下看婦科醫生,這會阻止她們獲得避孕處方。這就是為什麼「波蘭社會主義替代」(Alternatywa Socjalistyczna)要求全民獲得免費避孕。我們也要求性教育,而不是天主教牧師修女在學校教授的教義。

最重要的是,女人想要一個真正的選擇,不僅是否要一個孩子,而是當她們想要的時候就要一個。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支持免費的體外受孕(IVF)生育,而且使每個孩子的免費公共托兒所和幼兒園得到保證。但更廣泛的社會和經濟問題也影響婦女的選擇,有必要爭取廉價、優質、國有的社會住房和體面的最低工資,以及工作保障。所有不完善的工作合同應該被廢除,並替換為永久性工作合同,讓懷孕不會意味著失去工作。

為這種改變而鬥爭,將需要與工會組織的工人階級聯繫起來。一個好的開始是,在底層工會成員之間建立緊密的聯繫,首先是波蘭教師工會(ZNP)和全波蘭協議工會(OPZZ)。運動也應該向支持黑色星期一罷工的公共行政人員和衛生員工。但這種鬥爭也意味著向資本主義對抗,因為這制度不能為普通勞動人民確保體面的住房和工作。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