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人大干預立法會宣誓風波

2016年十一月月5日 下午 10:33Views: 120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 只怕視豬為隊友

社會主義行動

全國人大常委將會就立法會宣誓風波釋法,意味著中共再次對香港民主權利發動襲擊。繼政治空間被收窄、媒體被整頓、經濟被操控、司法制度受到干預、民主權利受打壓後,中共又再發動新一輪的進攻。當務之急是號召大規模示威作為起點,建立一場強大群眾運動,並且務必要爭取中國內地群眾的支持,才有機會成功迫使中共退讓。

今次立法會危機由10月12日開始。當日青年新政兩名候任立法會議員宣誓時用「支那」一詞。政府及建制派如獲至寶,指控兩人倡議港獨及違反基本法,趁機利用此事去動員數千人的「反辱華運動」,並將輿論攻勢升級。他們的目的是打壓整個反對運動,合理化加強專制統治。

今次將會是人大第五次釋法,簡單來說就是一錘定音詮釋香港法律,以「反港獨」的名義阻止梁游二人上任立法會議員。青政的宣誓花招弄巧反拙,把香港推進中共的陷阱,讓中共的魔爪更大力抓緊香港。

現在建制派不但要堅決阻止青政兩人上任,更趁機操弄政治辯論的議程,以阻止港獨分子「禍港辱國」為名打擊整個反對運動。更重要的是,中共可以利用事件來加強對香港的操控和干預。在今次人大釋法前,兩年前已經有「一國兩制白皮書」表明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也有否定真普選的八三一大決定。北京不僅想透過人大釋法來干預香港政局,更藉此為剛成為「黨核心」的習近平樹立黨內的權威。對中共來說,今次做法最重要的是展示中央政府的權力可以凌駕地方(特區)政府,壓倒香港的本土派以至整個民主運動都只是次要目標。事件也反映到中共黨高層的權鬥正在進行,各派正在為明年中共領導層換屆而競逐有利位置。但中央政府向香港施展權威的做法始終是符合中共各派的一致利益。

微觀一點去看,這場鬧劇對梁振英連任特首的工程來說也是一份大禮。就任四年來他民望跌至谷底,不但沒有改善任何貧窮問題及民生疾苦,強硬的統治手段亦令建制派在九月立法會選舉中受到挫折。面對建制派對手的「Anyone but CY」攻勢,他現在利用這場「反辱華」運動來表現自己「平定港獨有功」,博取中共支持自己連任。

青政為何能夠當選?

建制派在立法會選舉遭遇到挫敗,是由於社會及政治危機惡化導致群眾的倒梁情緒升溫。梁振英大力打港獨,在立會選舉作出政治篩選,剝奪了幾名本土派參選人資格,燃點了年輕群眾的怒火。這做法等同將本土派捧為最大敵人,反倒激起選民票投本土派的意欲,以狠狠教訓一下政府。另外,早前中共的政治綁架、政治檢控等惡行,令群眾更強烈抗拒中共的政治干預,港獨支持度因此上升,本土派的支持度也大大增加。

2014年的雨傘運動沒有迫使北京作出任何讓步,反映中間溫和的路線早已破產。在政治出現真空的情況下,群眾所尋求的真正激進替代選擇並未出現,故此各本土組織雖然規模細小而且沒有提出任何替代方案,但影響力都有所擴大。本土派營造激進鬥爭的形象,滿足了群眾對年輕新面孔的渴望。青年新政正是「機會主義」的極致代表,他們只在適當時候及適當地方出現,在傘運動後跑出來代表「傘兵」參選,但青政游蕙禎等人根本沒有在傘運中出現過!

社會主義行動一直據事實解釋,本土派並沒有提出任何鬥爭的綱領及方法,只有煽動排外主義及反新移民。他們是團結反中共民運的一大障礙。很多票投青政的選民視他們為激進新勢力,但卻未清楚他們反動的反工人主張,包括反對最基本的全民退休保障、增建公屋等立場。此外,雖然港獨的支持度上升,包括青政在內的本土派都刻意把議題模糊化,一味叫喊叫空洞無內容的口號,,沒有明確主張港獨,更沒有解如何爭取港獨的問題。

民族問題

由於香港群眾擔憂中共剝奪香港的自治權及有限的民主自由,因此對獨立的態度會變得愈來愈開放。但諷刺的是,從青年新政笨拙的表現可見,本土派根本不理解民族問題。「支那」一詞具有種族歧視與殖民色彩,正好為中共輿論機器所利用來抹黑香港民運,削弱國內的反專制鬥爭。正當世界各地的經濟陷入危機時, 民族主義往往被各國的統治者利用。歸根究底民族主義是操弄恐懼的工具,用以模糊階級分野,從而避免99%人民起來反抗挑戰1%的暴政。青政向北京呈上了一個如此有用的武器,讓人覺得這份誓詞是中聯辦所撰寫的!

宣誓風波突顯了本土派的致命弱點,他們無法提出清晰的政治綱領及鬥爭方法來帶領鬥爭,因此只能靠驚人言語和花招噱頭來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

為了重建民主運動並抵抗中共對香港干預,我們必須從今次事件中汲取教訓。民主運動需要組織由下而上的民主架構及具戰鬥性的領導層。從立法會宣誓的鬧劇可見,小丑式個人表演對反獨裁鬥爭毫無用處。中共獨裁體制在各層面加強鎮壓,面對這場艱苦的鬥爭,抗命行動是必須的,但這些行動需要以強化群眾組織和提高政治意識為目標。而種族主義的言辭不但無助香港的鬥爭,甚至適得其反。

唯有數百萬人群眾團結在一場運動之中,延伸至中國大陸,並串聯至因為中國的工人階級,才是革命的出路!正當中共輿論機器不斷抹黑香港民主運動是「反中國」時,香港民主運動一定要作出清晰回應,而不是以「支那」等詞語來加以附和,才能為香港的鬥爭爭取中國內地人的同情。社會主義行動為一個新的工人政黨而奮鬥,以打破權貴和獨裁者的權力操控。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