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效應

2016年十二月月5日 下午 9:38Views: 111

美國、亞洲乃至全球將動蕩不穩

2016年第40期《社會主義者》社論

美國大選的結果震撼了全世界。亞洲各國政府正緊張地觀望美國的外交政策在新政府會有什麼改變。特朗普在選舉運動中提出「美國優先」的民族主義經濟政策,並揚言要打破舊有的經貿與軍事聯盟。現在,特朗普政府會就其競選承諾走到哪一步仍然是個未知之數,而這對於亞洲各國乃至世界關系的影響來說十分不明朗。

一個如此多變、種族主義、性別歧視的人物當上美國總統,是美國資本主義及其政治制度的一個歷史性危機。美國的制度受到人民的徹底揚棄和深深不信任。大選運動反映了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生活不斷倒退的普通勞動階級,與離地的金融政治精英之間的巨大鴻溝。

習近平在秘魯參加了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

習近平在秘魯參加了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

共和黨權鬥

傳統的共和黨建制正試圖「駕馭」特朗普,使其收回部分極端的政治立場,不過這場權鬥也充滿著不確定性。可理解的是,支持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各國政府和跨國大企業,對於特朗普會否從國際經濟協定退出,以及美國會否不再扮演「世界警察」感到擔憂。

第一個受害者無疑是奧巴馬推動的跨太平洋夥伴關系(TPP),這是一個12國組成的貿易投資聯盟,而特朗普則承諾要放棄。在競選運動中,特朗普曾指TPP是個「災難」,並且「是由一些打算摧毀我們國家的特別利益分子所推動的」。

這使其他TPP成員國感到震驚,在特朗普當選後,新加坡、日本、澳洲和紐西蘭的駐美大使取消了一場預定的記者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領導的政府將會是TPP瓦解後最大的受害者,他也是第一個訪問特朗普的外國領袖。

安倍到訪秘魯亞太經合會高峰會(APEC)時路過紐約,並與候任總統會面。安倍內閣成員也有著許多類似特朗普的右翼民族主義者,並擔心中國會在TPP的瓦解、美國從亞洲撤離中得益,並藉機會擴大自己在該區的經濟和外交影響力。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等前美國盟友最近也嘗試靠攏北京,加強與中國的軍事及經濟關系。

TPP排除中國在外,用意在於鞏固重返亞洲政策,維護美國資本主義在亞太區的權力地位。吊詭地,一個反中國的總統上台後所推動的政策卻會對中國有利。「IHS環球透視」駐中國經濟學家Brian Jackson指:「如果TPP告吹的話,將會是中國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大勝利。」

再者,由21個成員國組成、包括美國、中國及大部分亞太區經濟體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將於11月舉行會議,貿易戰爭的威脅將會降臨。

對習近平來遻,APEC會議是推動替代TPP的「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的黃金機會。這協定是中國與東盟國、日本及南韓組成的,但排除美國在外。

《金融時報》總結到美國乃至全球資本家的恐懼:「當美國總統奧巴馬與習近平及其他環太平洋領袖在秘魯坐在一起時,他可能會感到自己將通向全球經濟的龥匙交給中國領導人。」

在此大背景下,中共官媒的語調由擔憂轉為審慎樂觀,因為特朗普當選可能對北京有利。畢竟,這名「民選」總統以好專制聞名,曾經歌頌過全球多名獨裁者,贊揚北京八九六四屠殺時展示「實力」。

「可以理解北京舒一口氣。」英文《中國日報》就TPP可能瓦解一事作出評論。

極端民族主義的《環球時報》在社論吹噓亞洲會由中國領導,聲稱中國的經濟實力從地理上折斷了美國重返亞洲的計劃。如此過度的自信與中國經濟的實況並不相稱,中國經濟與美國一樣過度擴充,而且債台高築。全球危機正在深化,震撼了中美政府。再者,特朗普的統治會帶來不穩局面,尤其在國際關系方面。「不穩」正是中共獨裁者最害怕的。世界正在暴風雨新時期的邊緣,帝國主義衝突將會更為激烈。

特朗普政府將會受到美國軍方及企業的巨大壓力,也會受到地區盟友的壓力,使他不要在軍事上退出亞洲,將主導權白白交給中國。這股壓力甚至可以迫使特朗普考慮重新恢復TPP,甚至讓它以其他形式存在,雖然今天看來似乎不太可能。

全球經濟亂七八糟

今天全球經濟亂七八糟,有評論說行國家資本主義的中國,現在至少在口頭上是保衛資本主義全球化及「自由貿易」的主要力量。

但是,事實上中國的政策將愈來愈受到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的挑戰。部分原因是中共是一個獨裁體制,選舉和公投不會找它麻煩。

全球資本主義聚積的壓力,已經反映在特朗普勝選及英國脫歐的事件上,這股力將會進一步在2017年及往後造成更多社會和政治爆發──中共領導人是不會獨善其身的。

www-usnews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