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毒氣籠罩的冬天

2016年十二月月24日 下午 9:22Views: 182

霧霾波及4.6億人,大量「空污難民」逃離大城市

David Hundorf 中國勞工論壇

自從冬季開始以來,中國廣泛地區受到霧霾的強烈侵襲。隨著冬季煤用量急劇增加,對中國人民的健康造成了嚴重威脅,尤其是北部地區。霧霾波及到超過60個城市,4.6億人受害,被西方媒體稱為「空氣末日」。

在過去一周,北京和其他23個中國城市宣佈「紅色警報」,是2014年首次出現的4級警報系統中的最高警戒狀態。在「紅色警報」下,市政當局關閉學校、交通和工廠,並命令公眾盡可能避免多的到戶外。這些地區的霧霾水平高達世界衛生組織(WHO)安全指標的20倍。

在過去一周裡,北京某些地區的PM2.5(可宜接吸入肺部的微塵粒數值)超過每立方米500微克。世界衛生組織說的公眾安全標準是每立方米25微克以下。

極端的污染對社會和經濟造成巨大影響。大量民眾因呼吸困難入院,高速公路已經關閉,數百個航班被取消。北京機場三分之一的航班取消。據報道,大量人「空污難民」逃離至一些空氣較好的南方省分,例如海南及雲南。口罩、空氣淨化過濾器和其他防煙霧小工具的銷售在過去一周激增 ,在一些城市已售空。

嚴重霧霾與科學家所發出的健康警告相吻合。據南京大學的研究人員說,空氣污染可能是中國三分之一死亡人口的原因。《時代雜誌》(2016年12月23日)說:「在該國的一些地區,日常呼吸與抽煙一樣程度致命。在74個中國城市進行的研究發現,2013年31.8%的死亡可能與霧霾有關。」

中國北部城市哈爾濱深陷霧霾之中。

「戰爭污染」

對於中國的獨裁統治,霧霾危機是一個潛在的政治危機。在這個大多數家庭只有一個孩子的國家,當數千萬人(特別是兒童)受到相當於吸煙程度的毒氣污染,當局解決問題的能力備受很大的懷疑。北京市政府最近在官網上將霧霾問題歸類為「自然災害」,被認為是當局另一個逃避災難責任的企圖令很多人感到憤怒。

自2014年以來,中央政府已經宣佈了「向污染宣戰」的方案,但幾乎沒有明顯的效果。從那時起,污染紀錄多次被打破,就像本周是歷來最多的城市宣佈「紅色警報」。政府最新的解決方案是在霧霾城市部署水霧炮,但效果非常有限。與此同時,媒體也控制和壓制對那些在線發表關於政府處理霧霾危機的批評或笑話。

2014年,北京市長王安順說,如果2017年空氣污染危機沒有解決,他會「提頭來見領導」。無數中國人已經不相信官方承諾,他們只想安撫公眾,但只會越來越糟糕。

自我失敗

中國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比任何其他國家都多,在2020年前五年計劃將耗資2.5萬億人民幣(3,600億美元),比2011-15年期間增長了39%。 目標是在2020年27%的發電來自可再生能源。

但是,對這些投資缺乏任何協調和民主監督──資源和投資決策被與官商勾結共同體所劫持──意味著中國的綠色投資往往是自我毀滅的。霧霾打擊了許多中國龐大的太陽能發電場的產能。科學家們警告說,在一些北部地區,巨大的風電場減少空氣流通,令霧霾問題更為嚴重。

最近的研究還表明,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或今年的杭州G20峰會等活動之前,政府提前清理空氣污染的臨時措施,實際上對空氣造成了更大的長期破壞。這是由於幾個因素,包括製造污染的工廠只是暫時關閉,但之後產量會急劇反彈。

「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雖然『政治藍天』很容易實現短期修復,但它帶來了嚴重的污染代價,並不能真正解決霧霾問題。」該研究主要負責人北京大學郭鋒向《南華早報》表示(2016年12月9日)。

不滿霧霾污染的群眾為北京動物園的雕像戴上口罩。

重回煤炭

霧霾爆發背後的最大因素似乎是今年的煤碳用量急劇增加:在發電站、重工業工場及家庭冬季供暖的主要能源來源。這是政府刺激措施的結果,大城市形成瘋狂的房地產泡沫而令市場回暖。

「但不幸的是,在過去九個月中,政府的經濟政策刺激了一些重工業部門,造成北京的嚴重污染。」綠色和平的全球煤炭運營高級副總裁Lauri Myllyvirta說。

在高盛的一份報告中指出,今年前十個月,煤炭產量從2015年的水平下降了10.7%,但煤炭價格上漲了80%。煤價反彈促使政府取消生產限制,從而導致11月比10月煤炭產量增長9%。

「成都,請讓我呼吸!」圖片在成都抗議活動期間於內地社交網絡上流傳。

反污染抗議

與其關心對抗污染問題,中共獨裁政府倒不如更關心打壓反污染抗議。在成都整個城市被霧霾籠罩,12月8當局對青年人抗議進行了大規模的鎮壓。當地人將污染惡化歸咎於彭州市的化工廠產生過量的二甲(PX)。2013年民眾就是針對PX而進行大規模抗議,但當時未能阻止彭州化工廠發展。

有八名藝術家在成都被捕,他們在當地舉行了一場非常簡短的街頭表演,表達反對污染。還有些活躍分子在市中心的雕像上放置面罩。在社交媒體上有人號召抗議,成都市的大廣場因此被警方封鎖了三天。「成都的空氣污染真的很嚴重,我一直感覺不舒服。我一直咳嗽…我們想採取一些行動,我們應該站起來。」被捕的藝術家之一向《英國廣播公司》表示(2016年12月13日)。

類似的抗議活動也在西安市同時爆發。《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表示,這標誌著一個「異常巧合的小規模抗議」。在中國各城市爆發過規模大得多的抗議活動,有些是數以萬計人參加,反對建設高污染化工廠。在6月份,湖北省錢江市的一家俄羅斯農藥製造廠,就發生過萬人抗議。社交媒體上流傳當中的抗議照片,顯示大量人群舉起雨傘──香港民主鬥爭的象徵。根據一些官方調查,高達三分之一的中國「群眾性事件」與污染問題有關。

在最近幾個星期,一個網上貼圖將中共「為人民服務」的口號改為「為人民服霧」,受到網民廣傳!愈來愈多人面對「呼吸權」受到侵犯,透過政治反諷和幽默對「呼吸權」表達不滿。

社會主義者的立場

社會主義者強調要將反污染鬥爭與建立中國獨立工運聯合起來。這兩者都是對獨裁統治的挑戰,也挑戰到資本家追逐短利的經濟模式。污染危機只能通過一個真正民主的政治制度結束。這制度不是由企業支配的「民主體制」那樣。這場危機是全球性的,只能通過全球團結和打倒資本主義的行動來解決。

中國勞工論壇爭取組織自由及全面民主權利,也為民主公有大公司和金融機構奮鬥,創建社會主義計劃體制來保護地球。

2016年6月27日湖北潛江市群眾遊行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