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上街:打倒小圈子選舉!打倒財團專政!

2016年十二月月31日 下午 8:40Views: 33

後梁振英時期如何有真正的改變?

《社會主義者》雜誌第40期元旦刊 社論

特首選舉開始進入激烈階段,這是雨傘運動及梁振英時期結束後的第一次特首選舉,中共務必要欽點合適人選以挽救過去幾年的治港之災。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意味著廣大選民沒有投票權,注定這場選舉只會選出代表統治階級的特首。過去四年梁振英的統治,對中共造成嚴重災難。從剛上台後推動國民教育失敗、民生議題上開空頭支票,到催淚彈引爆雨傘運動,以及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受挫。最後立法會的政變不過是他的垂死掙扎的最後一擊。

目前可能出選的包括林鄭月娥、曾俊華、葉劉淑儀及胡國興。林鄭月娥被稱為「女版689」,將在一定程度上延續梁振英路線,但她比梁振英明顯少了共產黨員的色彩,沒有明顯所屬的政治派別。她是典型聽命上級的官僚代表,對中共來說好處是易受控制,就如曾蔭權般毫無政治目光的短視政客。從政府過去兩年反全民退休保障的鬥爭中,可見她執行親資本政策絕不比曾俊華輸蝕,中共可信賴她得到資本家的歡心。

中共正考慮讓林鄭還是曾俊華參選,因為兩人同時出選的話在選委的支持會重疊,所以曾俊華仍未得到中共首肯入閘。從緩和局勢的目的來說,中共理應挑選形象親民的曾俊華,以平息689之災,至少換來一段時間的穩定。然而,中共一直想支持紅色資本進駐香港、在香港坐大,作為在政治操控以外干預香港的另一手段。曾俊華與傳統港資過於「親密」的關係反而成為負累。而葉劉淑儀可說是比梁振英更梁振英。她在保安系統中勢力最強,是最專制獨裁及種族主義的政客,但目前她當選的可能性最低。

簡而言之,在今天政局紛亂的大環境下,中共不可能找到一個完美的人選。矛盾和衝突注定在未來兩三個月乃至換特首後爆發出來。最終來說是群眾壓力拉他下台的。梁振英在任期間面對歷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浪潮,並以雨傘運動為高峰,北京因而被迫換人。自主權移交以來的三屆特首都無法完成兩個任期,這不是個人能力的問題,而是中共體制根本的內在矛盾所造成的。

「梁振英路線」就此消滅?

上屆選戰起初風平浪靜,後來才局面失控並引爆群眾示威,但今屆選舉統治階級各派一早就磨拳擦掌準備內鬥。距離選舉雖然只有兩三個月,但中共仍未決定誰為兒皇帝,不同的利益集團仍在拉鋸之中,可見北京比五年前更沒有把握。顯然在複雜的權鬥中連,有媒體報導民建聯選委將不為任何人提名,以免被解讀為中央開綠燈。

中共內部權鬥激烈,必然反映在特首選戰上。上屆689票當選的梁振英貽人笑柄,突顯了鳥籠選舉的荒謬,大大削弱政治的統治權威。中共現時不想有超過兩個(有機會勝出的)候選人參選,以免分薄選票。從統治階級的利益來看,中共應該想換上一個較能緩和緊張局面、安撫香港商家的特首。單從這點來看曾俊華會是一個最合適的人選。部分保守泛民寄望習近平會「撥亂反正」,讓香港恢復「正常」的一國兩制統治。

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委員會的制度設計,加上其組成充斥代表大資本家及中共附庸,確保了中共屬意的候選人才能出閘。今屆選委會組成的多了一群立場青年中產專業人士,與泛民加起來取得325張選委票,佔了當選門檻所需的一半票數。保守泛民的選委可能會全數或部分投票給唐營候選人,確保他當選,妄想通過「造王」可以換到一些讓步(例如重啟政改)。但在中共強硬專制的統治的大局面下,這些都只是不設實際的幻想。真正的政治變革和民主只能由群眾鬥爭贏過來,而不是靠上層之間達成的「協議」。

到今天很清楚,清洗立法會是梁振英為求連任的鬥爭手段,而《成報》過去數月對他的指控看來至少有一定真確性。梁振英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就像中央其他省市官員一樣,形成了一個不受中央直接空制的集團,為保權位而自把自為發動派系鬥爭,犧牲了中共長期的治港利益。新一屆政府上任後,中聯辦及港澳辦都將會換人。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會發動更大規模的清洗。

但我們不能寄望人變後路線會徹底改變,或者以為香港會返回前雨傘運動的「童年時代」。中共始終需要香港推動廿三條立法及有利中資的政策,總的來說「梁振英路線」只會調整而不會就此消滅。再者,如果中共要徹底消滅梁振英路線,根本不可能考慮讓強硬的林鄭月娥參選。要記得過往幾年的動亂並非由梁振英一派搞出來,有很多是中共直接干預的,最明顯的是銅鑼灣書店綁架案。而反港獨鬥爭及洗腦教育也與習近平民族主義的宣傳一脈相承。此外,雖然在青政被剝奪立會議席以來本土派組織受到挫折,但港獨情緒已經醞釀在群眾心中不會就此消失。當中共再發動另一波攻擊香港自治權的鬥爭時,港獨勢力可以以其他組織形式出現。

總的來說,社會主義行動不會對小圈子權貴選舉有任何寄望,只能打倒中共獨裁及資本主義,召開真正的人民議會來制訂親工人的經濟政策,才會有真正的改變!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