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危機下工人前景黯淡

2017年一月月3日 下午 8:31Views: 60

為資本主義危機買單的不應該是勞動者

北海 中國勞工論壇

2017年習近平就要開始他的第二個任期。在這5年內經濟狀況不僅沒有好轉,反而陷入更危機,令中共當局如履薄冰。雖然今年下半年煤炭和鋼鐵價格迅速上漲,只是房產泡沫造成的短期效果,但沒有人認為這會對整體形勢造成積極影響。在這種情況下,資本家和中共官僚必然會繼續向勞動者發動攻擊。

降低社保繳費

今年4月,國務院決定為期兩年下調部分地區的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和失業保險繳費比例,以期降低企業成本,其中養老保險部分涉及20個省級行政區。10月末,國務院又宣佈準備降低社會保險和住房公積金繳費基數。有學者估計社保繳費基數降幅約為10%。對於中國勞動者來說,社會保險是一個矛盾的話題。面對低工資和高生活成本,繳納社保無疑是另一筆支出,這就是為什麼青年工人較少參加追討社保的鬥爭。的確,少部分勞動者在僱主的欺哄下「自願」放棄社保;也有僱主威脅員工說,如果他們要求繳納社保,工資就會減少。但更普遍的是,與地方官員勾結的資本家在工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欠繳社保。《2014年全國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83.3%的農民工沒有參加養老保險,約2.3億人;參加工傷保險的人最多,但也只是剛剛超過四分之一。2013-2015年沿海地區發生追討社保的工潮,裕元鞋廠萬人大罷工和被警察嚴酷打壓的慶盛服裝廠罷工就是其中的例子。

雖然中共宣稱退休職工的待遇不會受到影響,但這個承諾很可能只對特權階層有效。根據財政部的決算報告,從2013年開始,在扣除財政補貼後,社保基金已經虧損。2015年虧損2913億,其中養老金虧損1731億。這是因為官僚和資本家攫取了計劃經濟時期積累的國家財富,造成前一代勞動者只能依靠後一代勞動者的社保費,也是因為享受較高退休待遇的公務員只是從2014年才開始繳納社保費。老齡化將加速社保基金的虧損,履行「不降待遇」的承諾會讓這個正在增加赤字的政府感到更大的壓力。所以中共很可能會像漸進延遲退休那樣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削減勞動者福利。社會主義者支持向所有勞動者提供充分的社會保障,同時保證他們擁有體面的收入,但歐洲福利國家的崩潰證明這在資本主義下是不可能實現的。資本主義和它的民族壁壘限制了生產力的發展。資產階級竊取勞動者創造的社會財富,卻讓他們自己為社保系統的破產買單。

工資增速下降

相比於社會保險,工資問題對勞動者有更直接的影響。目前已公佈工資指導線的20個地區全部降低了預期漲薪幅度,其他12個地區可能對此持悲觀態度,例如黑龍江、遼寧、廣東和江蘇。另外人社部決定放緩最低工資調整頻率。2015年全國有28個地區提高了最低工資,但2016年只有9個,平均漲幅從14%降到10.7%,只有習近平上台時的一半。與此同時,勞動者工資增速也在逐漸下降。根據國家統計局關於前三個季度的數據,人均工資同比只增長6%,而2013年以來的年均增長率是9.4%,採礦、製造、建築、批發零售和住宿餐飲等底層工人集中的行業工資增長緩慢、甚至下降。人力資源咨詢公司ECA International 估計2017年中國實際工資增長率會降到4.7%。雖然這個數字仍然高於亞洲其他國家,但應當注意中國青年的負債率也是亞洲同齡人中最高的。《路透社》的一篇文章指出,中國年輕人的債務(包括房貸)平均是他們月收入的18.5倍,信用卡和消費貸款佔家庭債務的比例從去年的4.6%上升到15%。資本家、經濟學家和一部分政府官員不斷抱怨勞動者工資增長太快,但馬薩諸塞大學的一項調查表明,私有企業在2003-2008年間通過低工資、剋扣工資和超時勞動少支付給勞動者4.6萬億元人民幣,這還沒有算上拖欠的工資和社會保險。2015年,被拖欠工資的農民工從219.16萬人增加到277.47萬人,被拖欠工資總額增加到271.59億。換句話說,不是工人收入增加得太快,而是資本家太貪婪!

「中國勞工通訊」統計的今年上半年全國罷工和抗議事件同比增加了19%,而且仍在向內陸地區蔓延。同時政府的暴力打壓也變本加厲。工人群眾保衛自身利益的力量取決於他們能在多大程度上組織起來,反抗統治階級轉嫁危機的企圖。社會主義者支持工人的組織權和罷工權,建設獨立民主工運,挑戰極權中共的資本剝削。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