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萬婦女上街反特朗普

2017年二月月3日 上午 12:53Views: 48

美國史上最大的抗議日

Elin Gauffin是一名社會主義女權份子,同時也是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瑞典支部的領導人。本文中作者評論特朗普宣誓就任時爆發的婦女遊行。社會主義替代(本會的美國姐妹組織)也積極參加其中。

Adam N. Lee 中國勞工論壇特別報道

一月二十一日(週六)特朗普宣誓就任幾小時後,全國爆發的示威創造了歷史,撼動了他的鉅富政府。新政府向媒體發動了一場無稽的戰爭,爭拗觀禮的人多還是上街的人多。無可爭議的是,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單日抗議。據可靠消息來源,大約330萬至460萬人上街反對特朗普,相當於台北市一倍半的人口,相當於香港歷史性的七一遊行。

如此大的示威規模其意義已經超過了上街本身。它提高了群眾信心,並成為建立下一波鬥爭的參點。

社會主義替代成員Stephen Edwards 從芝加哥報道:

「起初大家都擔心誰會是遊行發言人,誰在遊行隊伍,誰說了什麼,但當遊行規模如此龐大時,已經沒有人能聽到演講了,重點在於人群本身。在芝加哥和華盛頓特區,主辦方放棄了對示威的領導,遊行自發而起。以我們所知,沒有社運團體領導遊行,人群離開公園,呼喊口號,充滿活力、充滿歡樂的在芝加哥市中心繞行,各種的口號和歌聲響起。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但我賣光了襟章,售出很多份《社會主義替代》報紙,派出了兩千份傳單,收集了無數有意參加下周公開討論的簽名。」

抗議遍及全球

抗議的規模驚人,在美國以外也是如此。全球有681個市鎮發生了681場,其中577個在美國。在美國,有56場抗議的人數超過一萬人,其中人數超過十萬人的有12場。

洛杉磯:75萬人

華盛頓:68萬人(也有消息說超過100萬人)

紐約:50萬人

芝加哥:25萬人

丹佛:20萬人

西雅圖:17.5萬人

波士頓:17.5萬人

三藩市:15萬人

麥迪遜、波特蘭、奧克蘭和明尼阿波利斯:各10萬人

世界各地爆發示威,倫敦有10萬人上街遊行,多倫多有6萬人上街遊行。遊行隊伍的繽紛色彩展示了戰鬥情緒:橫額、旗幟、雕塑以及各種小道具,包括無數的粉紅色「陰部帽子」。「女權主義就是未來,奪回陰部!」(The future is feminism – Pussy grabs back!)是各地示威中最流行的口號,使人心潮澎湃。可見我們不會屈服於特朗普的厭女症和性騷擾行為,我們會要猛烈回擊,並創建一個消除壓迫的未來。

婦女站在反特朗普鬥爭的前線並不是一個巧合。這情況已經持續了一段長時間。近年婦女一直站在美國基層運動的前線,從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到學生反對低俗性文化;從15美元最低工資運動,到環保運動(反對興建破壞性的石油管)以及「黑人也是人」運動。國際趨勢也是如此,去年波蘭婦女上反對禁止墮胎法案,阿根廷也有一百萬婦女上街,反對暴力殺害女性。

多名藝人和電影明星拒絕參與特朗普的就職典禮,並在女權遊行中發表演說。麥當娜號召「革命」,並表示她想炸掉白宮,但是她也明白到「這不能改變任何事情」。

民主黨?

電影制作人米高‧摩爾(Michael Moore)稱,民主黨的舊領導層已成過去,呼籲示威者入黨。不幸的是,這正是左翼總統候選人桑德斯現時的路線。特朗普當選留給我們一個深刻的教訓,代表大企業利益的兩黨制必須被屬於勞動人民、女性、移民──即99%人──的真正替代選擇所取代。

美國黑人社運老手Angela Davis 在華盛頓向人群發言:「特朗普政府未來的1,459天將是面臨抵抗的1,459天,抵抗將在街頭上,抵抗將在教室裡,抵抗將工作場所裡,抵抗將體現在我們的藝術和音樂領域。」

社會主義替代Teddy Shibabaw在麥迪遜的遊行中發表演講,他說道:「特朗普主義是可以被擊敗的,為了所有人的自由和正義,我們一定戰鬥下去。自下而上的鬥爭擊敗過右翼惡魔、獨裁者、奴隸制和好戰軍官。所以,我們一樣能夠消滅特朗普的主張!」

「我們不需要站在民主黨領袖底之下,他們不去反省自己為何落選,反而把責任推給俄羅斯。現在要一個強有力的替代選擇,取代腐敗的兩大黨。我們,廣大人民,可以依靠我們自己的力量!」

特朗普打擊女權

數天之內,特朗普証實了憂慮最壞的事,政府將要向女權發動攻擊,也會攻擊勞權和移民權利。特朗普當局要打擊婦女墮胎權及婦女保健制度。特朗普命令要削減全世界非政府組織95億美元援助,只有明確反對墮胎的組織可以倖免。此外,他也要削減愛滋病藥物和寨卡病毒疫苗的援助,此舉將會危及到眾多的生命。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八秒鐘就有一名婦女死於不安全的墮胎。特朗普削減醫療開支和其他福利開支,將嚴重傷害勞動階級女性的健康。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