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特朗普的種族主義與性別歧視的陰謀!

2017年二月月5日 下午 1:50Views: 82

反特朗普運動創下紀錄

本文是《社會主義者》雜誌第41期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創造了歷史,但不是因為他所想像的原因。他將美國政治大幅轉向右翼,並打擊福利、女權和移民的舉動,引發了這個世代以來最大型的遊行。工人、青年和有色人種們踴躍參與,團結反抗特朗普的種族主義與厭女症。

婦女們在1月20日發動了美國史上最大型的抗議行動(超過400萬人上街)。而特朗普攻擊墮胎權及女性醫療體系,亦證實了示威者的擔憂。1月27日,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穆斯林入境」,針對來自7個回教國家的旅客。這項法令由特朗普的極右派「策略長」班農(Steve Bannon)所起擬的。班農稱美國的兩大威脅乃中國和伊斯蘭,並指預計會在5到10年內與中國爆發戰爭。在另一戰線──伊朗以至北韓──方面,特朗普當局正在發表好戰言論,主張大幅擴充美國軍事力量。我們正進入一個危險的時期。

這項入境禁令包含了美國在過去20年內侵略或轟炸過的國家(伊拉克、利比亞、索馬里和蘇丹),而另外兩個國家則陷入美國代理人或其盟友所發動的種族和宗派戰爭(敘利亞和也門)。這7個國家的公民從來沒有在美國本土發動過恐怖襲擊,反而發動過恐襲的美國盟國埃及、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卻被列在禁令之外。

這項法令不禁讓人想起1882年的排華法案,當年美國政府針對華工移民實施了為期10年的禁令,這不只是國族歧視,更是社會階級的歧視。

三藩市:抗議者在全美十多個機場發起行動

特朗普的禁令也包含了未來4個月的所有難民申請。連自身也在建造圍牆、將邊境軍事化的歐洲各國政府,為了站在道德高地之上,亦要偽善地批評這個禁令。事實上,他們害怕特朗普造成的反彈會變相鼓勵本國群眾抗議自己的攻策。這些來自建制之內的攻擊是不足以動搖特朗普政權的,而群眾的街頭反抗已迫使了當局有所退讓,包括允許雙重國籍的人士入境等。這些抗爭也向部分的建制(譬如法院)施加壓力,去阻止特朗普。

顯然禁令無助於安全或反恐,特朗普的政治意圖就是要煽動種族主義、製造公眾恐慌,並希望社會的分裂能夠容許他推動殘酷的反工人和親資本的政策。他一方面口頭上攻擊華爾街和「華盛頓建制」來贏得選票,但其真正目的卻恰恰相反。他計劃進一步打擊工人階級和社會上的99%、工會權利以及環境,來為1%的超級富豪們爭取大幅減稅和政治利益。

特朗普實際上並沒有民意授權去推動這些政策,只有26%的人口投票給他。由於對手是被視為財團統治代表的希拉莉,他的選情反而變得更強勢。左翼替代選擇的缺席,以及桑德斯拒絕獨立參選總統,成為了特朗普的致勝關鍵。
數以百萬計的民眾在特朗普就任的頭一星期內上街抗爭,並正確地拒絕某些民主黨政客的「給他一次機會」的呼籲。抗爭席捲全美,甚至全球。在英國,有180萬人連署反對特朗普訪問當地。特朗普所到之處,就算是家鄉,都會遇著示威。

為抗議這個種族主義的入境禁令,有數以萬計的人在美國數十個機場中發起抗議,呼喊「讓他們入境」、「此處歡迎難民」等口號。而紐約的的士司機們組織了一小時的罷駛行動,展示了可敬的團結。

特朗普的行為就如馬克思所說的「反革命的鞭子」那樣,鞭策著革命前進。特朗普正使社會變得激進起來,這是自尼克遜時代以來從未見過的。美國航空公司的總裁批評特朗普的入境禁令「撕裂社會」且擾亂機場運作,反駁了特朗普歸咎示威者擾騷機場運作的說法。其他大資本家,譬如可口可樂公司主席,亦抨擊特朗普,擔心他會令美國政局不穩,導致全球反彈並影響經濟。

現在各地正醞釀著全國總罷工,而社會主義替代(我們於美國的姊妹組織)亦在扮演著重要角色,指出下一步該怎麼辦。他們寫著「團結反對特朗普及億萬富翁階級」的標語牌遍佈全國遊行。在西雅圖,超過一萬人到機場抗議入境禁令,而市議員薩旺特(Kshama Sawant)亦對著群眾呼籲:「在昨晚全國各地的機場示威中,我們看到了99%的真正力量。我們是能夠建立一個足以打倒特朗普的運動的。我們要將五一勞動節變成一個全國反特朗普的抗爭日。我們要和平而不屈地佔領公路、機場和工作場所!」

西雅圖:社會主義替代的Kshama Sawant在西雅圖機場發動大規模抗議。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