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旺角騷亂的一年後

2017年二月月7日 下午 5:59Views: 43

2月8日是旺角騷亂的一週年

Adam N. Lee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去年農曆初一的2月8日旺角發生騷亂。這場香港五十年來首見的騷亂,是梁振英暴政遺下的歷史痕跡。看看今年農曆新年,當警察在旺角管制小販的手法變得小心克制後,氣氛頓時變得緩和,可見去年騷亂是他們強硬手法招致的。

兩傘運動沒有迫使政府落實真普選而失敗告終後,社會充斥著緊張氣氛,瀰漫著強烈的失望情緒,結果去年對「違法」小販的打壓造成了反彈。青年前景尤其暗淡。據2015年一份研究指,香港大學畢業生的月入中位數從1993年的$13,158跌至2013年的$10860,廿年來跌了20%。房屋問題更是惡夢,據一項全球研究香港房價是367個主要城市中最難負擔的。


130人受傷

2月8日晚至9日凌晨,青年與警察爆發大。衝突,造成130人受傷。當晚警方出動800名警員,超過20處的垃圾堆或垃圾桶被縱火。至今總共90人被捕,57人的審訊已經開始。

對大部分在港民眾來說,騷亂象徵強硬的北京政府治下的政局危機及兩極化。為騷亂製造社會條件的梁振英,嘗試從騷亂中收割輿論及政治資本。政府去年進一步加強警隊武裝──增聘人手、增加精英部隊數目、增購「維持公眾秩序」的武器,例如更先進的橡膠子彈。自騷亂發生以來,警察更為政治化,更公開地成為政府的工具。

政府企圖煽動公眾對騷亂的憤怒,從而抹黑反政府陣營為「暴徒」,政治打壓所有抗議行動,但這計劃失敗了。相比在英、美、法等發生過騷亂的國家,香港群眾更為大力拒絕這種論調。

立法會補選

梁振英政府因為太過受人唾棄,從一開始這種宣傳就徹底失敗。代表這場騷亂的本土民主前線,在騷亂後三星期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獲得了66,000票,可見政府與人民之間隔著多麼大的鴻溝。

本土派(無政府派的種族主義者)誇耀騷亂為「勇武抗爭」的典範。諷刺的是,一年前的八面威風今天已被最消沈的失敗主義所取代。去年他們錯,現在也錯。本土派缺乏工人階級的思想、組織和聯繫,他們亦沒有被當局大舉拘捕、取消資格和檢控的準備。要勝利,需要有更高的條件。

社會主義行動並不相信通過騷亂能夠贏得政治變革。我們理解事件的成因,而政府應負上責任。但是我們要用另外的思想與手段──根據工人階級歷史上的鬥爭傳統──以有效地挑戰專制當局。一年前,我們說過:「要想改變制度,我們需要組織起來,並提供一個真正的政治替代,用來取代當今的資本主義專制制度。騷亂或暴動卻無法做到這點。」

2016年騷亂相關文章:

香港騷亂問與答

香港「雨傘革命」的重要教訓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