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學生焦慮抑鬱 香港教育怎麼了?

2017年三月月1日 下午 4:32Views: 78

半年內24學生自殺

鄧美晶 社會主義行動

香港去年在九天內發生超過六名學生自殺事件,而2015/16學年的首半年,半年內亦超過24宗學生自殺事件。自殺的有大學生、中學或以下,都無分年級。

一項調查發現,超過六成中學生有輕微至非常嚴重的抑鬱傾向;在經常感到焦慮的學生當中,近半數每日或每周都有超過一半時間有自殺或自殘的念頭。他們認為自己是失敗者,並感到沮喪或絕望。

最近有醫生揭發名校不少學生的家長向醫生施壓,給學生開服治療ADHD的藥物,提升專注力,有精神科醫生表示,這或會對兒童的健康構成傷害,強迫服藥可算是虐待兒童。

香港的學生壓力非常大,功課量為全球第二高,而諷刺的是,香港學生的學習動機、自信力、學習興趣及投入度在全球排尾三。這反映在一個強迫性的環境下,不但無助學生的學習,反而令年輕人陷入焦慮抑鬱,甚至發生自殺的悲劇。

事實上,香港的教育開支遠遠追不上全球發達地區,僅佔GDP約3.4%,是OECD國家平均的6%的差不多一半。單一式的機械操練是為了維持教育低成本,而激烈的競爭則是為了將大多數人排除在大學教育之外。香港大學資助學位的入學率只有18%,遠低於歐美國家的50%。

政府坐擁8千億財政儲備,絕對能夠增加教育開支,推行小班教學、增聘教師、社工,改善學生的學習環境。縱使超過8成教師反對TSA,教育局仍然一意孤行,令本來的學生壓力再增加。這就像2012年時的國民洗腦教育,由於梁振英政府的無視民意而爆發起佔領政總行動。

我們要求撤回TSA、要求大幅增加加教育開支,實行小班教學、反對教育私有化,學位全由公帑資助,確保人人得到平等的教育權利。要改變現時千瘡百孔的教育制度,這需要在學校建立起由下而上的民主學生組織作為開始,反對不民主教育制度的抗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