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婦女地位持續下降

2017年三月月7日 下午 10:26Views: 50

王林宇 中國勞工論壇

在一月份美國的反特朗普遊行中,有示威者用英文在標語牌上寫道:「婦女能頂半邊天」(women hold up half the sky)。這句名言來自毛澤東時代的中國,象徵當時婦女地位雖然很不充分但極為重大的提升,但是隨著官僚政府和資產階級借助封建殘餘思想重新鞏固男權統治,這句口號也成為對當今中國性別不平等的最大諷刺。

性別差距仍在擴大

從2006年開始,世界經濟論壇每年發佈《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從經濟、教育、醫療和政治四個方面評估世界各國的性別差距狀況。根據《報告》提供的數據,經濟危機之後,中國的性別差距指數從0.691下降到0.676(越接近1就越平等),排名從第60位跌到了第99位。必須說明的是,婦女參政度的上升緩衝了下降勢頭,但是很顯然,女性官員和人大政協代表的象徵意義遠大於實際意義。別忘了在國際媒體面前為逮捕「女權五姐妹」辯護的就是一位女外交官。

高等教育在讀生和專業技術工作者中女性所佔的比例已經反超男性。考慮到中國女性人口比男性少3000萬,這也就意味著女性從事專業技術工作的比例更高。可是性別收入差距並未因此縮小,相反,在勞動參與率沒有明顯變化的情況下,女男平均工資比率從2009年的65%降到了現在的62%,儘管經濟危機前曾有所改善。這一方面是因為雖然專業技術領域的差距小於整體水平,但是女性晉陞難度較大而且同工不同酬的問題也在惡化,另一方面平均數會掩蓋底層勞動婦女更惡劣的處境。

《報告》也指出,中國女性的家務勞動時間是男性的2.6倍(總勞動時間每週平均多5個小時),而家務勞動是不會被算在資本家的工資表裡的。推動婦女地位下降的第二大因素是出生性別比。中國目前的數字(女/男)是0.87,比2006年還要低2個百分點,而正常應該是0.93-0.97,所以中國在這一項上穩居榜末。2016年全國出生人口1786萬,粗略地說也就是一年之內選擇性流產殺害了超過58萬名女嬰。

夫權與厭女潮

在當局打壓女權主義者時,中國也興起一股厭女症熱潮。媒體和輿論愈發將女性描繪成追求物質享受的形象,性別主義者借此否定女權運動的合理性,但其實不過是從側面證明了男權制度對女性的可恥奴役。資本主義迫使絕大部分勞動群眾除非出賣自己的勞動力否則就無法生存,而受到經濟和性別雙重壓迫的女性更不得不依靠出賣身體(婚姻或是賣淫)來改善自己的經濟狀況。中共政府和資產階級或明或暗地宣傳說,女性的價值在於美貌、生育能力和「婦德」,她們的理想生活應該是及早委身於一個優秀的丈夫——這反過來又和性別壁壘一起削弱了她們在工作上和男同事競爭的動力。去年的女大學生「裸貸」事件曾引發廣泛關注。性別主義者表面上指責當事學生「虛榮揮霍」,但其實無非是批評她們因為失去了「貞潔」而「貶值」,也就是對夫權的不忠。資本主義已經把女性物化成可以估值出售而且必須出售的商品,可又通過媒體和輿論譴責她們「過於功利或者過於自由地」出賣自己。這是何等的虛偽!性別主義者經常把女性貶低成依靠丈夫養活的寵物,但是大多數男性在擇偶時不希望未來妻子的收入超過自己,因為這會傷害他們「作為男性的自尊心」!所以「女強人」經常被解釋成借美色上位,或者被諷刺說過於強勢會嫁不出去。要打破性別主義者的抹黑以及整個男權和夫權統治,婦女群眾必須奮起反抗。

勞動群眾團結抗爭

上個月底,「女權之聲」微博因為翻譯和發佈了一篇號召三八婦女節全球婦女大罷工的文章而被禁言。這篇文章呼籲女權運動和勞工訴求相結合,因為後者是所有婦女所面臨的問題。社會主義者支持這種立場。指望資本主義社會自我改良只是空想,即便按照上述《報告》的說法,亞太地區消除兩性經濟差距還需要100年,而中國從2009年以來就一直在倒退!只有工人階級和所有被壓迫群眾團結抗爭,特別是勞動婦女的鬥爭,通過實施男女同工同酬,廉價且優質的幼托、養老、餐廳和家政等公共服務投資幫助婦女從繁重的家務勞動中解脫出來。不論在中國還是世界各地都要挑戰資本主義對女權的壓迫,通過工人民主管理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才能有效實施上述政策,徹底消除性別經濟差距,實現真正的性別平等。這不僅能夠解放女性,也能夠讓男性勞動者擺脫支撐整個家庭的重擔。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