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推行緊縮政策的政府選舉大敗

2017年四月月17日 下午 10:41Views: 13

反對威爾德斯和「主流」右翼——建立工人群眾政黨,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Pieter Brans,社會主義替代(CWI荷蘭支部),阿姆斯特丹

荷蘭的國家選舉最重要的特徵,便是由自民黨與工黨聯合執政、推行緊縮政策的政府遭遇巨大失敗。工黨失去了29席,自民黨也失了8席,兩黨總計失了37席,損失慘重(荷蘭議會有75席,獲得過半數時才能組建政府)。選舉結果清楚表達了對過去一段時間的緊縮政策的一次控訴。自民黨和媒體將宣揚奪得33席是一次「勝利」,但是,自民黨同時失去了議席,也我去了工黨這個聯合組閣伙伴,淪為衹有九席的小黨。新自由主義已經遭遇了嚴峻的選舉失利。

荷蘭選舉的另一個特徵便是,由威爾德斯領導的極右翼自由黨止步於20席。儘管面對2016年難民危機的狂風暴雨,以及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自由黨依然未能如願成為議會最大黨。自由黨的議席數目比2012年增加,在那時它尚支持當時的政府,不過相比於民調中的最高點(2016年1月的民調預測該黨將獲得37席),最後結果還是令威爾德斯大失所望。

選舉期間,威爾德斯不停在推特上發帖,傾倒著充斥著種族仇恨的信號,其中就包括他可恥的號召——荷蘭要「更少的摩洛哥人」。他的選舉活動包括發推特,以及走訪多個城市,而未有嘗試舉行集會。在他訪問期間,圍繞在威爾德斯身邊的保安和記者,比自由黨支持者的人數更多。威爾德斯在辯論時受到自民黨領袖呂特(Rutte)的挑戰,承認了他對於禁止「使用」可蘭經的政策永遠不可能落實,只屬虛張聲勢。

右翼熱潮變成了泡沫。除了威爾德斯,一些右翼小黨也得到了邊緣席位。雖然威爾德斯沒有取得巨大突破,並不意味著極右翼的威脅已經結束。另外一些政黨已經繼承了他的衣鉢。一個「傳統」右翼政黨,呂特的自民黨,以及一個極右翼政黨,威爾德斯的自由黨,現在是荷蘭最大的兩個政黨,因而右翼的威脅仍存。

事實是,威爾德斯止止步於20席的,部分是因為他的競選工程枯燥乏味。這不代表法國或德國即將到來的選舉中也會一樣如此。歐盟沒有慶祝荷蘭選舉結果的理由。

綠色左派的收穫

有一些政黨——綠色左派,基督教民主黨及自由黨——在這次選民大量抛棄自民黨和工黨的局勢中獲益。現在的綠黨是一個染綠的自由黨而已,它從中獲益最多,部分歸結於該黨的新的年輕領袖。綠色左派的得票率從2%躍升到8.9%(此前其最高點為1998年的7.3%)。在過去,綠色左派協助上屆聯合政府在國會中贏得多數票,例如,通過了荷蘭派往阿富汗的軍事任務。在這次選舉中,綠色左派推出了一系列政策,包括改善環境、關閉火力發電站、取消企業的所得稅優惠、取消解雇程序的「靈活性」,以及為高等教育提供更多經費等——這都是受年輕人歡迎的訴求。

綠色左派的基盤是荷蘭西部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群——年輕的教師和知識分子。雖然說前荷蘭共產黨也是綠左的創黨人之一,但綠左並未明確提出親工人階級的政策,更莫說談論社會主義。工人們對綠左的熱情不大,原因之一是他們實際上多年來是體制的一部分。很多工人,經歷過全球化和新自由主義帶來的壞處,他們對於綠左擁護的理念──在資本主義下的「進步」──十分在意。很多工人擔心,在承擔了挽救金融/銀行業帶來的代價後,假設綠左成為新的聯合政府之一員,或至少影響了新政府的政策,那麽他們將會面對又一次的、由「綠化」經濟帶來的高額代價。

基督教民主黨是他們前身的一道陰影——在過去,他們曾是強大的執政黨。該黨的領袖往往代表的是保守派的立場。但是基督教民主黨的一些提案,比如強制在學校唱國歌、剝奪女王的護照(她在阿根廷出生),以及發表的荷蘭「千年以來的性別平等傳統」聲明,卻未能令該黨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同時基督教民主黨也缺乏和南方天主教徒的聯繫。

民主66(簡稱D66)是最爲支持歐盟的政黨,同時他們比自由黨人更想要削減醫療保險。事實上,綠色左派、基督教民主黨及民主66的議席數目可以增加,衹是因爲工黨的大潰敗及自由黨的失敗。

荷蘭社會黨(簡稱SP)的得票輕微下滑,剛剛超過9%,損失了一席。即使政府執行緊縮政策多年,社會黨未能取得任何進展。社會黨領導層沒有站在社會主義戰鬥反對派的立場上,反而營造該黨為「正常的」的反對黨。選民並未看出社會黨與其他政黨之間的區別。作為一個「正常的」反對黨,社會黨亦未能在2010年和2012年的選舉中取得重大突破。社會黨在2006年的選舉中顯然具有潛力,在那次選舉中,它贏得了超過16%的選票及25席,在民意調查中也是如此(在2012年8月,社會黨被預言會贏下37席)。不過這種獲勝的潛力依舊存在,衹是社會黨需要改變其路線。社會主義的綱領才是讓社會黨擺脫現有遲滯境況的唯一方法,否則它將會陷入危機。

在接下來的時間段將會組建新一屆政府。儘管自民黨失去了支持,但仍領導組閣工作。雖然選舉結果證實了收縮性政策的巨大失敗,自民黨仍是最大黨。

組建新一屆聯合政府的問題

自民黨與其他新政黨共同執政時,會繼續推行緊縮政策,但是這會讓組建聯合政府變得艱難起來。這一次它需要更多的政黨才能合組聯合政府。這屆聯合政府將會走哪個方向呢?自由黨要將緊縮性政策同基督教保守價值觀相結合嗎?他們怎樣做才能避免讓選民失望呢?新一屆聯合政府會避免工黨慘敗的命運嗎?所有可能的聯合政府形式都存在壞處,並捲入複雜的政治妥協和缺乏方向。不排除新一輪選舉的可能。但是自民黨需要關注的是,這將導致威爾德的回歸並產生新的危機。

荷蘭工人階級面臨的緊要問題——薪水低、工作不穩定、工作環境差及工作壓力大、租金高、醫療費過高、昂貴而有限的公共交通、環境問題、高昂的教育成本,等等——不會隨著選舉結果而得到緩解。

工會的角色

對歐洲工會聯合會的研究指出,歐盟28個成員國中的21個的薪酬在2008年後下降。特別是英國、塞浦路斯和希臘等七個國家,薪酬要低得相當多。荷蘭處於中間位置,工人沒有取得任何進步。

這份報告也同時指出,荷蘭的工會已經被削弱。瑞典擁有數量最多的工會成員,但被組織起來的工人依然處於少數地位(衹佔36%)。荷蘭的有組織工會的水平遠低於歐洲的平均水平。相比於到底會有一個什麽樣的政府,重建工會運動才是工人階級最要緊的任務,這樣工人才可以讓有能力繼續鬥爭下去。以戰鬥性的路線針對提高薪水、縮短工作時間、促進就業穩定及改善工作環境的要求是重組工會的最佳方法。

荷蘭的工人缺乏政治上的代表。社會黨領導層雖然表明希望代表工人,但在這方面卻失敗了。他們急於加入地方聯合政府,因而幾乎沒做什麽動員來對抗削支政策。社會黨要麼繼續這一條災難的路線,要麼開創真正的未來。現在需要一個民主的工人政黨,將保護工人的利益(提高薪水、就業穩定、穩定的退休金、65歲退休、免費醫療,等等)同社會主義鬥爭結合起來。

持續的貧困、不斷升高的醫療開支、失業和收入減少的威脅、糟糕的社會治安、歧視和種族主義、環境惡化——親資政黨組成的新政府是不會終結這些緊迫的問題的。77個想參與這場選舉的政黨中,而28個參選了的政黨中,無一願意改變現狀。這要由荷蘭的工人和年輕人來做,他們要在工會中組織起來,在政府及本地社區以廣泛的社會主義替代的政治形式,同世界範圍内對抗緊縮政策、特朗普及資本主義的行動連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