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貿易戰暫告一段落

2017年四月月20日 下午 10:53Views: 74

習特會究竟有什麼結果?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和美國,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爆發貿易戰的危機暫時消失。習近平與特朗普在四月首次會面,地點選在美國總統在佛州的私人渡假所海湖莊園(Mar-a-Lago)。這類會議一如既往是象徵意義大於實際,不過這次再反映了特朗普的政治轉馱,他過去是依靠民族主義的「美國優先」貿易政綱來登上總統寶座。去年,他曾經指控中國在耍「勒索」甚至「強暴」,並且承諾要對中國、德國和墨西哥等「貿易老千」作出嚴厲的反擊措施。

在習近平和特朗普會面之前,雙方團隊已經協商好討論議題,美方保證叫停中美之間的經濟「核戰」,以換取習近平在朝鮮核問題上支持特朗普對北韓施壓。特朗普甚至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稱「如果他們解決了朝鮮問題」,中國將會得到更優惠的貿易協議。

特朗普軟化對華立場,又突然戲劇性擺出進取的軍事姿態,是由於其政府就任三個月以來接二連三地陷入危機。當局面對著內部分裂、民望低迷以及一連串的政治醜聞。

海湖莊園會議的一個星期後,美國財政部一如預料沒有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這是特朗普高調背棄了一項競選承諾,他曾經說就任的「第一天」就會這樣做。財政部的報告首次地承認中國正努力阻止人民幣兌美元貶值(自2015年底就為此花了8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

當局的立場轉變受到那些主張強硬對華美國民主黨領導人的攻擊。美國財政部的半年度報告將中國放到與日本、南韓、台灣、德國和瑞士一起的貨幣「監察名單」上。一旦將其列作「貨幣操縱國」,美國政府將可以對該國出口的商品實施懲罰性關稅。

我們社會主義者指出個中的虛偽:所有資本主義大國,包括美國,都在不同程度地操縱貨幣,以符合其自身利益──也就是保護其資產階級的利潤。特朗普自己就在有意地「唱淡」美元(在4月中向《華爾街日報》表示「美元太強勢了」),並引發了美元急劇貶值。

特朗普受到國內壓力,要增加美國的出口,並且將貿易逆差縮窄到至少其競選承諾的一部分。他亦會向聯儲局施壓,暫停進一步加息,因為這樣會吸引外地的投機性資金,而導致美金升值。

拉攏親華派

中國官員在特朗普一月上台前就已經在竭力攏絡他的集團。有報導指中方和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建立了「後門渠道」,庫什納屬於特朗普陣營內的親華派,以抵消以特朗普特別貿易幕僚納瓦羅(Peter Navarro,著有《致命中國》一書)的反華派。

中國政府亦把握機會利用庫什納家族,包括其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與中國企業的商業關係。《美聯社》報導特朗普接待習近平的同一天,中國政府批准了伊凡卡的時裝公司3項商標,讓她獲得在「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售賣伊凡卡品牌的珠寶、手袋和水療服務的壟斷權。」

美國在習特會中公佈了一個「百日計劃」,來檢討其貿易及投資網絡,以減低美國的對華貿易逆差(去年這數字達到了3470億美元)。這種姿態是世界高峰會中常見的,並不會使中國有任何實質承諾。

伊萬卡在佛羅里達州與習近平晚宴時與中國達成新交易。

暫時的和平

不過,特朗普政府非常不穩定,無人能夠預料它會不會在百日之後又改變立場,並對中國提出更苛刻的要求。中國媒體將美國的提案報導成「百日經濟合作」,與特朗普政府的本意不同。

現在看來北京方面很可能會作出某些小讓步,譬如減少鋼鐵出口,來避免跟美國發生更嚴重的衝突。這些產業十分顯眼,並且受到當地的工業界和工會所反對,但實際只佔中美貿易的一小部分。中國亦可能增加從美國入口的燃油和農產品(習近平已同意取消中國對美國牛肉的禁運)來減輕貿易逆差。相對地,中國希望美國取消禁制對華出口科技,並且撤銷中國對美國科技公司的投資限制。美國的資本家正尋求進一步地進入中國市場,進入一些像金融業等由國有企業壟斷的行業,並取消投資及產權限制。

縱使實行了這些「風險控制」,兩國政府之間仍有出現嚴重磨擦的可能。尤其2017年初全球經濟實際上仍處於危機狀態,當其表面的穩定消失時,情況更尤其如此。從這個角度來看,「百日計劃」和當下的中美經濟關係只不過是休戰而非長久的和平。

特朗普和習近平於2017年4月6日在Mar-a-Lago舉行會議。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