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黑心私營醫院

2017年四月月30日 下午 7:51Views: 6

「莆田系」成為黑心私營醫院的代名詞

哲甬 中國勞工論壇

早前,中國醫療私有化問題因網絡上爆出「魏則西事件」而備受關注,隨後進一步的消息更揭發被稱為「莆田系」的全國性龐大私人醫療資本滲入公營醫療系統內以及其他種種惡行,一時間,「莆田系」在中國被視為黑心私人醫院的代名詞。

中國自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逐步開放了私人資本滲入醫療領域。最初,這種所謂「承包責任制」是指將公立醫療部門中一些長期虧蝕的科室承包出去。

私人資本蠶蝕公立醫院

此後二十年間,私人資本逐步蠶蝕公立醫療領域,當中包括利用地方衛計委無權管理軍隊醫院的漏洞,在軍隊醫院體系內大肆擴張。軍隊醫院中對外承包所得的利潤又歸入軍隊自身,因此可謂完全放任,聽之任之。

由此,造成了中國的私人醫療機構水準極其參差,當中有大量駭人聽聞的醫療事故和儉財手段,以致於一時間民眾對整個醫療系體信心盡失,人心惶惶,醫患對立的情況極其嚴重。在2006-16年間,中國醫療糾紛發生率年均上升22.9%,每所醫院年均暴力傷醫事件高達27 次。

魏則西本為一名西安的大學生,2014年被發現不幸患上末期滑膜肉癗。在接受各種正規療法後,他們通過百度搜尋引擎版推薦到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腫瘤生物中心,其機構推銷所謂斯丹福大學研發的「腫瘤生物免疫療法」。魏則西及其家人考慮到這是由中國官方許可的國內最大網絡搜尋器所推薦,而且是一家軍隊的最高一級醫院,因而對此有一定信心。可惜經過了幾個月的「治療」,花費了二十多萬後,腫瘤不但沒有被治癒更轉移到肺部。

其後魏則西多番調查後得知「腫瘤生物免疫療法」,在臨床實驗階段已被淘汰,在國外根本就沒有醫院會採用這種技術,純粹是醫院用作招遙撞騙。他在2016年2月於網上發表了自身遭遇後立即引起廣泛關注,可惜由於延誤了治療時機,魏則西於2016年4月病故。

然而令普遍人驚訝的是,這家打著「武警總隊醫院」招牌的背後,竟是一家由私人資本所承包的「醫院」。而該資本就是掌握中國80%私人醫療份額,被人稱為「莆田系」的私人醫療體系。

「莆田系」自80年代開始以福建莆田縣市為起點,最初以遊醫的形式,到處張貼街頭廣告宣傳,後來乘「改開」之潮承包醫院科室,從不合法的灰色地帶走向合法,之後大舉擴張,包括行賄公營醫院領導人私下合作,或直接兼並虧損的公營醫院等,逐步掌握了巨大的醫療資源。

其「行醫」的方式卻與街頭騙局一脈相承,包括誇大求診者的病情、拖延病情。據調查所指,相當一部份的「莆田系醫生」根本未受過任何正式的醫學教育!

此外莆田系還會生產劣質的藥品和醫療儀器等,在其醫院內以遠高於平均水準的價格售予病患以儉財。在魏則西事件前,早已有不計其數的病人因上當被騙延誤治療而死。

公院病人數是私院的七倍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去年全國接近2千間新私營醫院落成。公私營總數字達29,000間,其中16,000間為私營醫院。自2010年至2016年10月,公營醫院數目減少一千間,大部分是被私有化了。然而,公營醫院負擔的病人人數去年是私營醫院的七倍,多達25億人次。

從2012年開始,一級醫院中的私立機構佔比首次超過了公立機構。同時由於公立醫療資源投放嚴重不足,中國的醫生與護理人員比例只有1:0.8,遠低於國際上1:4的平均水準。

在行業與中共政府的腐敗及其無所作為官僚作風下,醫療與教育及房屋稱為現時壓在中國民眾頭上的「新三座大山」。社會主義者反對醫療私有化,主張在民主監督之下全體公營化醫院及藥劑企業,從而在民主計劃底下推行人人免費享用的優質醫療。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