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五一勞動節與國際主義

2017年五月月2日 下午 4:25Views: 53

工人階級團結起來 對抗種族主義與資本主義

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工人團結,牢不可破。(Workers united, will never be defeated)」在五月一日,香港中環街頭響起這句口號。社會主義行動、外勞團體Kobumi和難民聯會首次聯合舉辦香港勞動節遊行,參加人數超過100人。示威者早上在遮打花園集合,然後遊行至政府總部。示威者主張反抗種族主義,並爭取所有工人──不分種族、宗教與性別──團結抗爭。

社會主義行動(工國委)與Kobumi及其他團體組織的五一勞動節遊行

之後,遊行者在維多利亞公園加入了泛民職工盟舉行的大遊行,合共2500多人參與。「今天我們沒有留在家裡,沒有去海灘。今天我們走上街頭爭取工人權利。」主辦團體之一Kobumi的代表Ilalang Victoria說道。

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與Ilalang Victoria共同主持活動,她說:「我們的遊行旗幟鮮明、充滿活力。它傳達出有力的政治訊息,就是要團結反抗資義剝削、反抗種族主義分化。」Kobumi的發言人Iis向示威者講述了在港外傭所受的殘酷剝削,而且表達了對政府的憤怒,因為當局法令偏袒貪婪中介公司,未能保護全港34萬外籍女工。

她說:「我們要求八小時工作日,要求把外勞的最低工資增加到港幣5000元。」Iis譴責所謂的「多層次直銷」(MLM),根本就是劫掠移民的金字塔騙局。Mezzo醜聞就是一個例子。這家香港公司欺騙了數百名印尼外勞,向她們許以虛假的高存款利息。她說:「外勞墮入這種金字塔式騙局,最後對銀行欠下巨債。案件發生了超過18個月,政府卻仍未採取任何行動保護外勞。」

社民連議員「長毛」梁國雄引述馬克思的話說:「全世界工人團結起來,我們失去的只是枷鎖」。聽眾向他抱以歡呼。他說,最低工資經過今年上調後,仍然只有每小時34.50元,「所以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鄧美晶與 Ilalang Victoria

社會主義行動的Vincent Kolo說:「有香港政客反對給外傭加人工。」並提到目前外勞最低工資只有每月4,200港幣。他向人群表示:「但是這些政客花在一餐晚飯的錢都比外傭月薪更多。特首參選人葉劉淑儀光是理髮就花了18,000港幣——這是寫在她的選舉開支申報表上。」

示威後,Vincent向《明珠台》記者表示:「我們不是為外勞爭取任何特權,只是要求她們能得到和本地工人一樣的保護。我們要求平等待遇。」

超過60名難民參加了遊行,有的還帶著孩子。難民聯會的Adela和社會主義行動的印尼難民成員Mira在演講中都特別提到自己面對的困境。「難民需要工作權來養活家庭,給我們孩子買書和校服。」Mira說:「政府不准我們工作,讓我們的孩子受苦。」鄧美晶提到最近有幾名難民因為工作被判入獄,最高可判入獄三年。過去一年裡,政府搜捕行動的次數增加了7成。

她說:「我們要求法定八小時工作日,覆蓋所有工人,包括外勞和難民。」她解釋說,香港是全球工時最長的城市,平均(每週)50個小時,外勞一般還要長的多。鄧美晶說:「我們也要求把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45元,因為現在的最低工資太低了。」她舉出官方數字說,最低工資自2011年開始實行以來提升了42%,但是同期物價上漲44%,房租均價上漲154%。

「政府和資本家竭力分化我們,讓我們各自為戰,因為這樣對他們更有利。但是如果我們能團結鬥爭就會勝利。」鄧美晶說。

香港遮打花園的五一遊行集會

兩小時後,我們的抗議隊伍加入職工盟規模更大的遊行,從維園遊行至政府總部,要求八小時工作日和廢除強積金「對沖機制」。按照這個機制,僱主在支付遣散費後,可以從工人退休儲蓄中僱主繳納的部分裡扣除相應金額。

遊行團體也著重提到建築業存在嚴重的安全問題。最近再有兩名工人在珠港澳大橋香港段的海上作業中遇難,使喪命工人的總數增加至10人。調查發現承建商違反了安全條例。

親政府的工聯會在另一地點舉行了約2000人的遊行。他們的主要訴求是劃一本地勞工假十七天及侍產假七天。反對派代表曾向立法會提出過七天侍產假議案,可是工聯會的議員並未投票贊成,突顯出工聯會領導人的兩面派作風。當然,他們沒在自己的五一示威中提到這件「小事」。對於效忠中共獨裁者的工聯會來說,五一只是一年一度向工人發空頭支票的日子,剩下的一年時間則用來支持政府親財團的政策。

「長毛」梁國雄參與五一遊行

無線電視明珠台報導社會主義行動/Kobumi/難民聯會的五一遊行(英文)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