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NASA無名英雌》

2017年五月月3日 下午 8:42Views: 17

美國太空總署的黑人女性如何對抗種族及性別歧視

Sarah Wrack 英國女權分子

太空火箭和反對種族及性別歧視看起來是一個奇怪的組合,但是電影《NASA無名英雌》卻可以將兩者拉在一起。這是一個有趣、生動的真實故事,在1960年代三個黑人女性如何為發揮其潛能而奮鬥的故事。凱瑟琳,瑪麗和多蘿西是數學天才,並克服了巨大的障礙。在電影起初,凱瑟琳獲得獎學金,到弗吉尼亞州唯一一所提供八年級以上黑人兒童學校升學。在與蘇聯進行的太空競賽中,她們成為了美國太空總署的太空任務組成為「人肉電腦」。

她們和其他黑人一樣,被崗位相同的白人女性隔開,在另一個建築物內工作。作為女性,雖然她們付出了時間,而且是組織中最出色的人員,但不能在美國太空總署再提拔了。在整部電影中,一台大型電腦正在被安裝,準備要取代所有女性的崗位。

雖然這部電影不是描述美國六十年代民權運動或者整體政治背景,但也沒有忽略這一歷史背景。穿插整部電影的真實歷史電視、電台廣播片段,不僅是火箭發射,還包括「自由乘車者」巴士爆炸事件,以及馬丁路德金和甘迺迪總統的演講。

「自由不是申請得來的」

瑪麗的丈夫,一位民權活動份子,最初反對她申請工程師資格──此前從來沒有黑人女性擔任太空總署的工程師。 他說:「自由是不能申請得來的,而是要求得來、奪取得來的。」但是,這部電影提醒觀眾,雖然群眾運動是變革的動力,但伴隨之而來的往往是無數人日常及非常的個人抗命行為。瑪麗前往法庭,要求在只限白人的高中學習,使她能夠成為一名合格的工程師。多蘿西一直擔任黑人的電腦主管,但沒有得到相應的薪水,她將新安裝的大型電腦由對她們構成威脅變成她們的優勢。

她及她組員都是自學編寫電腦程式,最終成為太空總署的傑出專家。凱瑟琳雖然已證明她的計算技能是整個任務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即使她多次想在她撰寫的報告中加上自己的名字為作者名單之一,都被告知要將之刪掉。

這部電影讓觀眾窺探到黑人在各個領域面臨的歧視和羞辱,雖然只是淡化的版本,也看到了她們太空總署同事的保守落後觀念。但這部電影也顯示了,共同經歷,尤其一起工作,在解決歧視觀念中發揮的作用。無論你是否對這一時期的社會歷史或科學歷史有興趣,還是純粹享受典型荷里活逆境求勝的故事,這部戲能給到你一點啟示,值得一看。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