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公投通過 埃爾多安慘勝

2017年五月月18日 下午 8:02Views: 22

Murat Karin 社會主義替代(CWI土耳其)

4月16日(日),土耳其進行了歷史上最具爭議和受質疑的一場公投。公投的憲法修正案得以通過,將賦予埃爾多安獨裁的權力,包括解散議會的大權。按官方的說法,贊成一方獲得51%選票險勝。

埃爾多安嘗試利用公投獲得獨裁大權,因為他已經不再可能通過民主的手段來保持權位。但是,公投的進行方式非常不民主。在2016年7月嘗試發動軍事政變失敗後,數以十萬計的僱員,包括高級軍人、法官、檢察官、警官和學者,被解雇,而且還有更多人正在被解僱,而且很多學者、政治活動家、工會會員甚至一些國會議員被拘留。

在公投前充斥著國家壓力和恐嚇。公投是在緊急狀態令下進行的,而埃爾多安及其走狗竭力壓制反對運動。倡議投反對票的活動家遭到了警方襲擊和拘押。埃爾多安和他的盟友們歇斯底里地譴責反對一方,並污蔑其為「叛徒」、「分離者」和「恐怖分子」。在街頭攤位宣傳的反對者經常被警方拘留,他們的聲音被媒體大力封殺。

國家鎮壓反對的運動,同時動用各種國家資源(廣告牌、媒體、國家機關預算、警察部隊等),發動同意修憲的運動。當HDP(人民民主黨,一個唯一在北庫爾德斯坦組織了反對修憲運動的政治組織,親庫爾德人的左派政黨)的議員被關進監獄時,AKP(正義與發展黨,執政黨)的官方講話在晚間新聞的黃金時段播出。

然而,這些措施對支持修憲的陣營而言還是不夠。在公投當天,高等選舉法院宣佈承認未蓋章的選票為有效。這顯然違反了選舉條例,也是不可否認的欺詐現象。據稱,150萬張未蓋章的選票被算為有效。如果屬實,可以肯定說公投結果是被非法操縱的。難怪埃爾多安在投票後的演講中感謝高等法院的決定。

皮洛斯式慘勝

儘管支持修憲一方的活動完全不民主,也涉及明顯的欺詐行為,他們只是僅僅以51%「贏得」了公投。這表面是一次勝利,但這是一次皮洛斯式慘勝(皮洛斯,伊庇魯斯之王,在阿斯庫倫城之戰中擊敗了羅馬軍隊。然而,皮洛斯遭受了極其重大的傷亡,以至於他只得放棄王位)的極佳例證。戰勝的代價恰恰就是皮洛斯想獲得的政治權力。同樣,埃爾多安可能贏得這次選舉,但他最終也許會失去比這多得多的東西。

首先,儘管被變相獨裁的氣氛所籠罩,仍有一半人投票反對埃爾多安。這清楚地表達了民眾,包括一些傳統的親AKP保守選民對他及其政權的憤怒。在最近的大選中,支持修憲陣營的雙方,AKP和極右翼的MHP(民族主義行動黨)的票數合計近60%,在今次公投中支持修憲一方的總票數卻只有51%,而且它是被非法操控的。在土耳其的前三大城市──伊斯坦布爾、安卡拉和伊茲密爾,投票反對修憲為多數。這相當具有意義,因為在伊斯坦布爾和安卡拉AKP都贏得了以前的選舉。2018年的地方選舉在即,埃爾多安在兩大城市失利,對他來說是十分不利。

庫爾德選民的情況是影響投票結果的另一個重要因素。在選舉開始之初,包括人民民主黨議員(包括黨的聯合主席們)被扣留;北庫爾德斯坦的許多人民民主黨員被拘留,許多當地人民民主黨的市長被控恐怖主義的相關罪名被革職。埃爾多安清楚地知道這些民族主義政黨——反對黨CHP(共和人民黨)以及MHP——在北庫爾德斯坦沒有任何地盤,而AKP在上次大選中是次於HDP的第二大黨。因此,HDP是唯一可以在庫爾德選民中組織有效反對運動、並挑戰執政黨的政治組織。這就是為什麼埃爾多安在投票活動開始時就瞄準HDP,並癱瘓了它。

公投結果證實了這一點,因為與上次大選相比,庫爾德人之間的親埃爾多安投票有所增加。在土耳其最大的庫爾德人城市迪亞巴克爾,MHP和AKP在上一屆大選中贏得22%,但在今之公投中贊成票卻得到32%。在凡城,這個比例分別為30%和43%,而在哈卡里則為14%和32%。在國家鎮壓的影響下,由於很多庫爾德城市處於戰爭和包圍的困局,無數人被迫流亡海外,加上欠缺HDP作為有組織的參選勢力,庫爾德人在今次的票數轉向埃爾多安。但這並不反映出AKP和贊成票背後真實的社會動態。

「時常懷希望」

經過這次公投,土耳其在法理上已成為了獨裁國家。但在表面的勝利背面,公投結果證實埃爾多安正在失去社會支持,社會怨氣已經埋藏在社會中的深處。今次公投絕對是這個國家脆弱的資產階級民主的棺材上的一顆釘子。但是絕望的情緒將是工人階級和窮人希望中的真正釘子。我們已經看到街頭上的反應。在伊斯坦布爾和北塞浦路斯等地區,自發的示威在公投晚上爆發,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跡象,証明社會部分民眾不會容忍坐視獨裁統治的侵襲而不反擊。

可見,大規模抵抗政權強力執行新憲法的力量正在萌芽。這種抵制需要立即組織起來,還需要爭取投贊成票的窮人、年輕人和工人。需要向他們說明:修憲決不會改善的生活狀況,甚至不能維護過去經濟增長中所得到的有限成果(正是這些成果為埃爾多安建立了社會基礎)。恰恰相反,經濟形勢正在惡化,加強專制措施也是為了幫助政權壓服不斷增長的不滿和潛在的階級憤怒。

在這樣一個時期,CHP這個「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對派並不代表群眾的真正替代選擇。雖然CHP反對埃爾多安,並倡投票反對修憲,但它是一個民族主義政黨,經濟綱領與AKP一樣建基於資本主義的延續,即對大多數人的剝削。而CHP與AKP的主要區別在於代表了土耳其資產階級的不同派別。

土耳其社會在AKP和CHP之間的政治兩極分化似乎表面上只建基於生活方式(保守或世俗)。但它們都是基於現行制度和社會結構。團結的工人運動是應對這親資兩極的唯一方法,也是對埃爾多安的兩極分化毒藥的最大解藥。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替代的政黨,為此HDP可以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管道,從而開展既反對獨裁統治的階級鬥爭,也爭取體面的工作職位和生活水準、公共服務、社會公正、庫爾德人等少數民族權利,主張工人大團結和社會主義。在獨裁體制的暗淡下,除了自己的力量,我們誰也不能相信!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