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特朗普動盪與世界危機

2017年五月月19日 下午 11:23Views: 19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報道

5月14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CWI台灣)在台北舉辦了一場公開座談會,主題為「特朗普與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台灣群眾運動應如何準備?」

主講人為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Jaco提到,全球資本主義處在極不穩定的時期,由於各國政府過去幾年不斷打擊工人和群眾的權益,群眾對舊有的政黨政治感到極為不滿。在巨大的政治真空之下,極左翼與極右翼都可以從中壯大,而傳統中間的左右派都正在萎縮。因此,美國特朗普和法國大選作為例子。

在美國,特朗普的右翼政府不像過去那樣代表民主黨或共和黨的建制政客。他透過民粹支持掌權,他的上任代表華爾街建制對自己的政治工具失去控制。本來有兩大黨去保護他們利益的統治階級失去了他們在政府中的代表。特朗普將自己包裝成反對從前的政黨政治,卻不斷打壓公共服務與工資。但是特朗普上台後同樣也是維護財團的利益。

在共和黨建制的制肘下,特朗普目前做出了折衷,淡化了他選舉時倡議的政治立場,也因此失去了一些極右派的支持者。但未來他仍然是難以預測並可以非常不穩定的。單單是他與習近平四月莊園會面時期間,在二人吃巧克力蛋糕之際轟炸敘利亞就可知道。特朗普暫時取消了美國與中國的對立,例如暫緩貿易及貨幣戰爭,也改口承認一中原則,與中國在經濟達成各種交易。同時,他在朝鮮地緣政治問題上一定程度成功向中國施壓,使中國向北韓加強制裁,暫時得到勝利。

但是在桑德斯的選戰中也可以看到左翼的崛起。我們不支持代表資產階級的民主黨,但我們卻能看到左翼政綱能爭取到群眾,也能看到民主黨在選戰時的內部分裂,可見組建一個第三的工人階級政黨是可能的。

在法國大選,兩大政黨都沒有進入次輪選舉,是第五共和成立以來法國首見的。勒龐可以說是法國的特朗普,她利用群眾對於社會黨與共和黨的兩黨制的厭倦來取得群眾。雖然後來是由中間派的馬克宏當選。馬克宏是一名前銀行家,雖然不是社會黨員,卻是過去社會黨政府中的經濟部長,與法國的高失業率不可能無關,卻因為他的清新形象而當選。但是法國的投票率是很低的,投給馬克宏的人之中,真的支持他的政策的人很少,多數人只是為了阻止勒旁當選,政治真空由此可見。法國將會繼續推行社會黨過去的撙節政策,雖然由於勒龐未能當選,脫歐可能暫時停下來了,但動盪會繼續。我們需要建立工人階級的政黨,如果左翼如果沒有填補這個真空,會被右翼填滿。

在台灣,蔡英文上台後民望急速下降,資產階級兩黨制未來也會受到。我們不要重覆「兩害取其輕」的錯誤來支持「沒有那麼壞」的資產階級候選人,而應該建立工人階級的獨立政治力量。此外,台灣工人運動亦需要面對愈來愈迫切的民族問題,需要一個清晰連給中國工人階級、反對中美帝國主義的綱領。台灣的罷工等工人鬥爭越來越多,工人開始激進化,越來越勇於抗爭。Jaco表示對此前景非常樂觀。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