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六四等於「愛國」嗎?

2017年五月月31日 下午 9:32Views: 54

社會主義行動

今年六四大遊行及悼念晚會爭議不斷,反映了香港民主運動的現況。由於支聯會將六四定性為「愛國民主運動」,為了與「愛國主義」保持距離,大學學生會一如往年杯葛悼念活動,而今年在立法會內部分的自決派團體亦選擇杯葛或刻意低調參與。可是這做法是錯誤的。

天安門運動是由中共走市場化及獨裁統治引爆的。實際上愛國主義與運動本身並無關係,只是中產意見領袖強加的標籤。在八九年的天安門廣場裡,最多北京抗議者高唱的是《國際歌》而不是愛國歌曲。在廣場飄揚的旗幟之間,國旗只佔非常少數,但支聯會保守派卻將之放大。今天中國內地的各種抗議場合也會見到示威者舉國旗,很多時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避免中共指控為顛覆政權。

自八九年以來,支聯會的保守派(包括司徒華等人)綁架民意,將八九革命定性為「愛國民主運動」,一來是為了表明香港的聲援運動主張循序改革,而非推翻中共專制。因為當年民主派要避免激怒中共,與中共保持和好關係,祈求專制者可以在主權移交時寬大一點,賜予更多權利。另一原因是保守派可以指控其他激進的勢力並不「愛國」,從而將他們篩選在決策層之外。但到了今天,由於中共在「愛國」名義下製造白色恐怖,打壓香港民主權利,香港群眾(尤其青年)對愛國主義反感,令支聯會屢屢受盡抨擊。他們當年的政治機會主義成為了今天的絆腳石。

社會主義行動一直批判支聯會各種錯誤的做法。他們令悼念運動脫離今天的群眾鬥爭,並以專橫、官僚的方法組織(香港絕大多數抗議行動不幸地都是如此)。但是,六四悼念晚會近年都有十多萬群眾參與,是一個大型運動,並且成為了反中共統治的象徵,得到國際上的關注。杯葛是不分輕重的做法。支聯會的政治缺陷無疑相當嚴重,但六四悼念活動的重要性乃在群眾的參與,而非在於「主辦單位」那些沒人理會的「愛國論」。社會主義行動會在現場表達自己的立場和獨立的聲音,我們在內地進行地下組織工作,內地成員曾受中共政治迫害。故此我們會提出未來打倒中共所需的戰略,挑戰右翼保守的民主派領導。

杯葛六四活動不會增加對支聯會的壓力,也不會改變活動儀式化、與今天的鬥爭分隔開的現況。我們希望「自決派」團體重新考慮自己的立場,改為參與未來六四的悼念活動,同時公開否定支聯會的「愛國民主運動論」。如果有團體不公開糾正之前杯葛六四遊行的錯誤,而只參與六四晚會(當晚很多團體會籌款)是搬龍門的做法。

天安門事件是一場被扼殺的革命運動、只有將今天民主運動內部民主化,改換其領導層,並緊記當年的教訓,將之連繫至今天打倒中共的鬥爭,才能重奪八九革命的遺產。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