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愈來愈多人對昂山素姬政府幻想破滅

2017年六月月3日 上午 2:42Views: 202

2015年11月,全國民主聯盟(NLD)在緬甸的全國大選中獲得壓倒性多數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採訪一名緬甸學生活動者

由已故獨立運動領袖昂山(Aung San)之女、諾貝爾獎獲得者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幾乎贏得了80%的席位。但該黨被迫在前軍事獨裁政權設計的體制之下進行統治。這個體系確保將軍們對重要領域保持控制,包括軍警、政府官僚和緬甸豐富的自然資源。

中國勞工論壇就當前形勢採訪了緬甸學生耶奈(Ye Naing)。我們問他,自從全民盟勝選後緬甸發生了什麼變化?「沒有多少改變。諷刺的是,全民盟的競選口號是『是時候改變了』。而許多人仍然認為,現在下結論尚早,應給政府一些時間。」他說。

耶奈解釋說,他投票給全民盟,不是指望他們帶來革命性的變化,或領導反對佛教民族主義和緬甸愛國聯盟(Patriotic Association of Burma)等佛教徒領導的沙文主義組織的鬥爭,只是希望全民盟至少會帶來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並給予飽受與政府軍的內戰蹂躪的少數民族地區以自治和權力下放。

「我希望全民盟能夠保護弱勢群體、弱者、窮人,比如被迫每天工作多達13小時的工人,土地被軍方奪走的農民,和在撣邦(Shan State)、克欽邦(Kachin State)等地內戰中逃離的『國內流亡者』。」他說,這些願望並未實現,包括大多數全民盟支持者在內,每個人都被2015年全民盟的大勝震驚了。儘管由前軍事獨裁當局在2010年組建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在選舉前煽動種族歧視以求勝利。

佛教右翼沙文主義者被前軍政府用以攻擊民主權利和制造分裂。

反穆斯林的沙文主義

「在鞏發黨的資助下,這些佛教僧侶去到緬甸農村四處威脅說,全民盟如果勝利將把緬甸變成一個『卡拉爾』國家(卡拉爾是一個侮辱性詞語,一般用於黑皮膚的印度人,但在這裡指穆斯林)。」他解釋說,這些伎倆被昂山素姬的民望壓倒了。軍方還在選舉中大規模舞弊,但連虛假票數也沒有超過全民盟的得票。然而現在,人們越來越失望,因爲新政府雖有如此大的支持率,卻仍然保留了許多舊的壓迫性法律和統治措施。

「全民盟在議會中擁有壓倒性多數,這意味著他們有權廢除和修改任何法律。但全民盟議員拒絕廢除惡名昭著的《電信法》第66節(D),它和軍政府用來監禁批評者的法律如出一轍。全民盟的政客們正在使用第66節(D)來起訴民眾,例如那些在Facebook上嘲弄昂山素姬和該黨其他領導人的網民。這表明,他們並不真正主張言論自由這個民主的核心宗旨。」

我們想知道選舉以來人民生活有何改善?緬甸是亞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平均收入甚至低於北朝鮮。童工泛濫,其中許多人在中資和韓資服裝廠內工作。只有一半左右的學齡兒童完成了小學教育。「學校本應該是免費的,實際上卻不是。校服、我們的傳統服裝「羅衣」、每天的午餐盒和書都要錢,很多最貧窮的學生因為買不起這些東西而輟學。」

勞動法被漠視

工人工資非常低,工作時間長,工會組織在多數工廠勢弱或不存在。緬甸是大型跨國公司——如H & M和GAP——的理想獵物。在全民盟勝選之前的2015年9月,最低工資被定為每天3,600緬元(20.50港元)。但去年勞工NGO的一項調查顯示,61%的工人抱怨最低工資法帶來「負面影響」,因為它被用來施加更嚴苛的工作條件,也被用來懲罰那些不願一週工作6天的員工。

「多數工廠無視最低工資法。所有勞動法的執行力都很微弱。老闆威脅要把工廠轉移到其他國家。甚至政府部門也不遵守法律,他們不支付加班費,也不尊重工人假期或週末休息的權利。如果政府都不理會法律,更何況私人公司呢?」

全民盟政府成立一個月後,警察鎮壓了在首都內比都外一個木材廠的工人罷工。工人們要求領取加班補薪,卻被大規模裁員,因而發生抗議。警方進行大規模逮捕,並根據從舊政權時代延續下來的法律控告工人「非法集會和暴亂罪」。

「警察隸屬於軍方掌控的內政部。但全民盟在這件事上保持沉默,沒有為工人說話。當農民及活動分子與警察發生衝突時,全民盟也是同樣地漠不關心。」最近政府宣佈將把四月的新年假期從10天縮短為5天。這些假期是緬甸工人返鄉的機會,其中大多數是來自外地的移民工。「這個廉價的享受現在也被剝奪了」,耶奈說。

他認為,全民盟政府一直尋求與鞏發黨和軍方和解,導致他們在經濟政策和如何對待少數民族的觀點上越走越近。

裙帶資本家

「昂山素姬似乎過於偏袒軍方。她在接觸裙帶資本家時表示希望和解,因為他們也是緬甸的公民——這些人是通過掠奪農民的土地、以近乎免費的價格收購政府建築和公共土地、壟斷市場等方式,令自己的財富倍增。」全民盟自身內部結構存在明顯的問題,它作為一支民主政治力量卻並不民主,耶奈解釋說:「前黨員批評全民盟過於專制,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中。由於黨正面臨軍事獨裁的壓力,批評者刻意降低了嗓門。一定程度上是值得同情和理解的,因為在當前的的政治條件下,只有如此才能生存。」

「但全民盟對內獨裁的手段在選舉季就開始顯現。比如沒有穆斯林候選人競選議會席位。全民盟總部故意踢走了所有可能的穆斯林候選人。接下來,選定的候選人是那些完全忠於昂山素姬和該黨領導層的人。因此,與昂山素姬存在分歧的候選人被禁止參選。」

昂山素姬拒絕譴責對少數民族羅興亞人的殘酷迫害。

羅興亞人的困境

緬甸民族問題是一個火藥桶。緬族佔總人口的57%。少數族裔投票支持昂山素姬是希望她推動實行地方自治和深化聯邦制的談判,來結束緬甸曠日持久的內戰。

「包括羅興亞人、穆斯林和其他群體在內的少數民族感到被出賣了。昂山素姬指責雙方——政府軍和民族武裝力量——造成了持久內戰。但應該承擔主要責任的理應是前軍政府。軍方掠奪了民族邦的自然資源卻沒有回饋他們任何東西。」

「昂山素姬正在維持現狀,並沒有保護少數民族的權利。羅興亞人,穆斯林和飽受戰爭蹂躪的克欽人在她上台時彷彿看到了希望,但她沒有任何一個政令、行動或演說對少數民族表示過同情。例如,她走訪了國內流亡者營地,告訴營地居民只有兩條路可走:參加和平談判或繼續流亡。」

「全民盟以同樣的方法向各民族武裝力量施加壓力,要求他們接受一個達不到他們預期的和平協議。她要求戰爭受害者選擇和平,說得好像是他們發動了戰爭那樣。」耶奈說。羅興亞人的困境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使昂山蘇姬的政府陷於尷尬。羅興亞族被聯合國描述為「世界上受迫害最嚴重的少數民族」。

假強奸案

「羅興亞人是生活在若開邦的穆斯林原住民。他們被政府和大多數緬甸人視為孟加拉國的非法移民。若開族佛教徒與羅興亞穆斯林之間的緊張關係由來已久。」

佛教控制的軍隊的行動相當於對羅興亞族進行種族清洗,將他們趕出家園,這個問題在全民盟政府下繼續存在甚至惡化。最近,昂山素姬斷然否認對士兵和佛教沙文主義團伙用強暴羅興亞族婦女作為恐怖武器的報道。這番言論震驚了全世界眾多追隨她的自由主義者。

「有報道稱婦女被安全部隊輪姦。羅興亞族婦女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因為緬軍在內戰中也把強姦作為武器。看到昂山素姬的官方Facebook上否認這些事件,並稱其為『假強姦案』,我對此感到噁心。」

「在選舉之前,媒體就曾報道她在羅興亞問題上保持沉默,當時我們認為這是一種策略[為了回避敏感問題],一旦掌權,她會給他們包括公民權在內的權利。但是現在,我們越發清楚地看到,她沒有興趣保護羅興亞人,只會讓他們在集中營裡或海洋中滅亡。」

警方逮捕一名支持塔克農鎮工人罷工的示威者。

緬甸:資本主義之下沒有自由

抵抗 中國勞工論壇

「我們必須要保證軍方企業的存續。」2015年12月,在全民盟壓倒性贏得大選之後,民盟經濟委員會負責人漢達敏向《華爾街日報》表示。他補充道:「我們不需要顛覆目前的官僚體系。」全民盟在2015年的勝利以及暴虐的軍政府表面上的失敗在全世界受到歡迎。獨裁政權曾在1988和2007年兩次擊潰反對其統治的群眾運動。

西方政府和像聯合國和東盟這樣的國際組織把緬甸奉為專制國家「改革」的典範。但儘管將軍們退位,專注於他們龐大的商業利益,緬甸軍方的力量並未減弱。正如我們採訪所顯示的,全民盟領導人希望與軍方力量和解而不是試圖挑戰它。

這再次凸顯了民主鬥爭的主要問題:在病態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框架內不可能實現民主——所有「新興經濟體」都是如此。只有工人階級,在其他貧困和被壓迫的社會階層的支持下,才能掃除專制政權,並代之以真正的民主政府。這是100年前俄國革命取得的重要經驗。

昂山素姬的綱領就是奉行資本主義及全球化,採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經濟處方。若果實行這樣的政策,就要由精英控制的國家機器繼續實行壓迫措施,只能使富人更富、窮人更窮。爭取真正民主的鬥爭必須拒絕這條道路,否則只會失敗,甚至可能回到獨裁統治。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建立一個工人的替代方案──一個受黨員民主控制的社會主義群眾政黨──並推翻資本主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