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發動群眾運動 抵抗立會政變

2017年七月月21日 下午 11:29Views: 109

法庭取消議員資格為民主鬥爭帶來了嚴重威脅

社會主義行動 聲明

7月14日,區慶祥法官裁定四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取消其議員資格,當中包括「長毛」梁國雄。這完全是建制大右派發動的一場政變,無疑是對香港民主鬥爭的重挫,也是對中國民運的打擊。

這場政變代表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對民主最嚴重的打壓,18萬張選票淪為廢票,為了有利政府而改變選舉結果。同時亦使建制派在分組點票中獲得絕對多數,讓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修改議事規則。本來只是半民主的議會淪為橡皮圖章,反對派今後將難以拖延或阻止政府推動的親財團、反民主的法案。另外,香港所謂的「司法獨立」被公然濫用,換句話來說法庭像中國大陸般淪為政權的政治工具。

2017年,所謂的「法治」成了政權的擋箭牌,用來合理化當局對民主的政治打壓。更嚴重的是,取消議員資格的裁決,代表專制當局會更加猖狂,打壓民主的「野心」將會越來越高。如今建制派自信十足,正公開慶祝政變。問題迫在燃眉!

因此,民主鬥爭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我們需要一場強大而有組織的抗爭運動,來迎擊當局對議員的攻擊。運動應要求恢復議員的資格,並且廢除所有不民主的限制(包括參選權、宣誓程序和其他人大與傀儡港府所強加的法律限制)。我們認為,立法會是民主運動的「最後底線」,而我們不能夠讓香港及北京政府逾越!

今次事件可謂的百分百的政治審判,裁決基於宣誓是否所謂「真誠」問題,就如同卡夫卡小說裡的荒誕情節一樣。香港的「法治」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習近平人治」。受審的根本不應該是那些議員,而是這個既腐敗又反民主的政府。

事件的背後是政治原因而非程序問題,中共專制一直想增加對香港的控制,並扼殺民主運動。中共當局視民主如病毒,害怕其會從香港擴散到全中國。因此,北京希望取消那些香港存在已久的民主權利,以及過去群眾鬥爭所贏得的讓步。他們不單想決定特首人選,更想控制立法會議員的人選,並通過這樣來操控誰可以成為民主運動的代言人。

「長毛」梁國雄

「長毛」梁國雄

「長毛」

梁國雄「長毛」是四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中資歷最深、最廣為人知的,他可謂是左翼在立法會中唯一的支柱。當局對他的攻擊是一個非常有預謀的行動。北京想通過打壓來顯示誰是「可被接受」和「不可被接受」的民主派,標準由他們所任意決定!其策略是要分化泛民,一方是毫無殺傷力的「和解派」,這派需要透過遠離群眾鬥爭來向北京表忠,另一方則是當局現時針對打擊的「非和解派」。不過,假若激進派議員全部被清洗掉,白色恐怖肯定將會蔓延至民主運動的其他派別。這就是打壓的邏輯,歷史從來都是如此。

「長毛」是這次大清洗的頭號目標,其他人不過是不幸的陪葬品,來製造「宣誓無效」的表面法律依據,以遮掩其政治打壓真正本質。現在總計有六名受害議員。接下來的補選可以預計會是十分不民主的,當局會禁止部分甚至全部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再次參選,又或者讓全部補選同時執行,令選情對建制派更為有利,使反對派更難在補選中扳回損失。

必須以群眾集體行動來反抗這個反民主的陰謀。民主鬥爭已經不能容許任何的猶豫、恐懼、對妥協的幻想或者以為建制派中將會有「開明派」出來解決危機。我們必須要拋棄這些童話狂想!

我們社會主義行動支持透過法律途徑繼續抗爭(包括上訴至終審法院),也支持參加補選。但這遠遠不足夠,法庭本身就是被政權所操控,所以結果很可能會失敗。因此,法律的抗爭不能純粹地進行,而是應該作為動員群眾運動的平台。討論的焦點亦不應只集中在補選的時間與方式。這些固然重要,但我們也不能耽誤寶貴的時間,現在就要開始做出反擊!

最重要的問題是:我們該如何反擊?

數百萬香港群眾義憤填膺,但同時也滿懷憂慮。他們正在尋找反抗這次攻擊的方法。只有群眾才能抵擋政府的攻擊,但是他們需要動員、組織,需要看到能夠打敗政府、保衛民主權利的可行方案。

由於現在局勢非常嚴峻,我們必須動員盡可能大的反抗行動,不只是一次性的示威,而是通過更廣泛的計劃,來發動和升級大規模公民抗命。為此我們需要一個新路線,改變現時民主鬥爭由少數泛民領袖和依附於其身上的NGO控制的局面,在每個地區、學校和職場所建立民主的基層群眾組織。

泛民領袖自上而下操控的一次性抗議,既無法徹底實現民主,也無法捍衛現有的民主權利。就連浩大的雨傘運動也未能趕梁振英下台。如果能擺脫溫和泛民派及其盟友(例如「和平佔中」)的猶豫與退縮,雨傘運動本有可能勝利。雨傘運動的重要教訓就是,鬥爭須要由群眾民主控制。另外同樣關鍵的是,我們需要一個清晰的戰鬥性民主綱領,指明中國獨裁政府是問題所在。只要這個獨裁政府繼續存在,不管香港或中國都不會得到民主。雨傘運動的許多參加者迴避這個問題,或者只是含糊地要求「改革」。但這樣是不夠的。

近期,親民主的群眾明顯出現挫敗感。但活動者和年輕人能夠影響群眾、帶領群眾參加鬥爭。他們中有許多人認為,不能只是一味在口頭上譴責建制派;單單再發起一場遊行也是不夠的,因為這只會白白消耗群眾的鬥志。遊行固然重要,但是遊行本身不足以改變局面。

可行的抵抗方案

人們想知道「鬥爭方案是怎樣的?下一步如何反擊?」我們社會主義行動提出下列方案,大致建議該如何組織運動,並主張民主鬥爭參與者作出討論。

9月28日(雨傘革命三周年紀念日)是發起群眾抗爭的好時機,進行罷課、罷工等公民抗命。我們強烈希望四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公開呼籲群眾在這一天走上街頭。罷工是全球民主運動的重要武器。但香港的鬥爭從未給予應有的重視,這是它受挫的原因之一。「佔領」可以在抗議中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就像一次性的示一樣,有其局限性(難以維持較長的時間;不能像罷工那樣打擊經濟和統治精英的控制權)。

罷工(即使只是罷課)對於整個制度的打擊要有力得多。但是罷工、罷課需要組織和積極的行動(不是待在家裡),需要把學生、工人和白領凝聚成一股有紀律的強大力量。隨著林鄭打算重推洗腦國教,大學生及中學生須要組織起來奮起反抗,而反洗腦鬥爭當然是和反立法會政變的鬥爭緊密聯系的。

通過認真準備和集會,再加上每個大學校、中學校的運動和基層罷課委員會,928可以變成群眾抗議的新一日,證明民主鬥爭汲取之前的教訓,已經學到了一個有力策略:政治罷課及罷工!由學生開始,然後擴展到其他團體。這將警告政府:撤銷反民主的命令,否則我們就將鬥爭升級!

有人問:本土派控制的學生會怎麼可能會同意罷課?我們認為這並不是一個無法克服的障礙。本土派學生會的地位本就越來越不穩,如果他們反對群眾抗議,將會受到巨大的壓力。罷課能夠引起年輕人的極大興趣。如果學生會表面被動甚至試圖阻攔,學生乾脆越過學生會的架構自行組織。必須直接面向大學生和中學生,呼籲建立罷課委員會,以便開始組織。

聯合各方面的鬥爭,不管是取消議員資格,還是即將到來的其他攻勢——例如洗腦教育和廿三條,都是獨裁政府打壓民主的部署。有效的抵抗運動必須認知到這一點,然後施行統一的政治反擊。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將這個反立會政變的鬥爭聯繫至反對新自由主義、親財團政府的運動,針對其包括反對全民退保、否定如八小時工作制和合理最低工資等的工人基本權利、犧牲公共服務推動打白象等等的政策。這就需要超越單一議題的廣泛運動:動員所有想參加鬥爭的人,在地鐵站、工作場所和學校散發大量傳單,告訴群眾政府在打壓立法會後將展開更大規模的進攻。

我們應召集各社運分子舉行一場「應戰大會」, 邀請所有想抵抗的團體、工會、政黨和個人,舉行一場為期一天的會議。大會不是用以泛泛討香港民主,而是要制定反擊行動的具體計劃,包括如何發動群眾抗議、928遊行和罷課罷工。大會能展示運動的認真程度,但更重要的是告訴大家,鬥爭需要基層的民主參與,而不只是由一小撮政客和活動者所壟斷所有決定。

應該由誰來召集大會?作為這次政府打壓的直接受害者,長毛等四名激進派議員既有較高的威信,也有這樣的歷史責任。他們可以號召928群眾抗議,也可以召集「應戰大會」。泛民陣營需要團結,但這不應該成為拒絕現在開始反擊的借口。如果四名議員挺身而出,他們會得到響應。然後局勢會推動較保守的人跟上來。

如果採取大膽的做法,可以成為重啟民主鬥爭的契機。但我們認為,絕不能讓兩名本土派前議員(游蕙禎和梁頌恆)參加這場運動——他們混亂的種族主義思想和做法,並不利於組織反擊行動。的確,我們保衛他們的權利、反對政府取消他們的議員資格,但是不能給他們平台來散播反工人階級和排外思想。他們可以跟隨我們,但是隊伍必須分開!

 

社會主義行動 聲明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