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移工勞權鬥爭!實現工人階級團結!

2017年七月月22日 上午 3:22Views: 13

矛盾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牢籠、奴工、盤剝

在台灣的64萬名移工,是相當邊緣與受到歧視的群體。這源自制度性的歧視與打壓,從移工引入台灣開始,資本家與政府就將移工作為血汗勞動力來使用,一方面藉此壓低本地工人勞動條件;另一方面煽動種族主義意識,利用移工語言與文化的殊異,而把他們在社會上孤立起來、甚至在工廠內利用種族主義來分化廠內工人,做到分而治之的管控。

而在薪資方面,許多製造業移工僅領有基本工資,扣除仲介費與各項資方苛扣的雜支後,往往剩不到一半的薪資可使用;而家務看護移工目前也僅有每月17,000元的工資,而根據台灣移工聯盟指出:「外籍看護工至今依然被排除在勞基法之外,一半以上的外籍看護工365天全年無休,連基本的休假權都沒有。」在缺乏獨立住所、與雇主同住的情形下,讓她們近乎24h隨時待命,換算下來全年無休的外籍看護工時薪僅只有23.6元。

而法律上的限制,使移工淪為現代奴隸,政府與資本家蓄意的讓移工無法自由轉換雇主(就業服務法第53條)。這使得許多雇主與資本家得以透過這「合法」的權力肆無忌憚的壓榨與凌虐移工,因此對移工施暴、凌虐,甚至囚禁的新聞層出不窮。另一條迫使移工三年強制出國次的法例(就業服務法第53條),至去年年底才被廢除。這是因為移工組織長年施壓的成果。

而煽動歧視的主流媒體正是這一悲劇的共犯!主流媒體常將移工污名化為高犯罪率的危險族群,但據警政署統計顯示:以104年犯罪嫌疑人數來看,移工犯罪人口率每10萬人約184人,遠遠低於國人的每10萬人中有1154人。可見,主流媒體是如何透過抹黑來煽動著針對移工的種族與階級的雙重歧視。

同時,台灣與移工輸出國的仲介也在這過程中充當了現代奴隸販子。許多移工為來台工作(或滿三年換約時)往往被收取高額的仲介費(十萬到二十萬台幣不等),而這筆高額的仲介費兩地仲介坐地分贓。輸出國(印越菲泰)的仲介業者賄絡當地官員更是公開的秘密。台灣政府亦始終保護著台灣仲介業主對這樁暴利生意的壟斷權。

工人團結、才能打倒壓迫

移工在台灣、比起本地工人承受著更大的壓迫,不論國籍種族,作為工人階級我們都同樣面對著資本與國家機器的剝削打壓。對於同為工人階級的我們而言,要爭取勞動條件的提升、終結剝削壓迫,都非得有不分國族的團結不可。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對於移工抗爭提出以下訴求: 1. 廢除私人仲介制度,強制國與國的公共部門直接聘僱。2. 廢除就業服務法53條,外籍移工得自由轉換雇主。3. 長照服務全面公營化,所有家務勞工由公共部門直接聘用,落實喘息服務,保障看護工勞動權益。我們反對種族主義,支持移工為擺脫現代奴隸制而團結鬥爭。支持本勞外勞應團結鬥爭,移工權益的寸步前進,也能使本地工人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移工應與本地工人享有完全平等相符的權益。本勞外勞同工同酬、組織工會簽訂團協以及罷工抗爭的權益、普選權以至享有平等的社會保障,都不應以本外籍身分而有所區別!政府亦應大幅增加對長照和託兒服務的投資,減少家務勞動的負擔。而最受壓迫的移工若能奮起抗爭,亦能鼓舞更廣泛的工人階級起身戰鬥!

資本對工人的剝削早已不分國族,而工人的鬥爭更須國際團結。在藍綠兩黨輪番替著本地資本凌遲移工的時候,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代表所有種族的工人群眾黨,以國際主義的綱領來對抗種族主義!

台灣移工資料:

從1989年起台灣政府開始引入第一批移工(俗稱:外勞)至今2017年,台灣目前現有64萬名移工,其中印尼籍占近39%,其次為越南、菲律賓、泰國。就產業類別來看,投入製造業之移工現有38萬4千人,24萬3千人成為家庭看護從而填補了長照勞動力的缺口,最後有近6千人成為台灣的營造工程業移工,在許多重大工程中都存有他們的血汗。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