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國委(CWI)/革命左翼(IR):馬克思主義力量得到歷史性的強化

2017年八月月3日 下午 10:52Views: 45

7月22日合併大會一致通過文件,將IR併入CWI之中

正如socialistworld.net網站所報道,CWI與IR於7月22日在巴塞隆拿舉行了一場合併的特別大會。兩個組織經過了十個月緊密而徹底的討論、交流和聯合行動,得到了這一結果。CWI與IR各國支部選舉產生的代表一致通過兩組織合併的決議,並將IR在西班牙、墨西牙及委內瑞拉的領導成員併入CWI的國際執行委員會之中。

合併大會在國際黨校的最後部分進行,對CWI和新加入的IR同志來說都是歷史性的時刻。我們的國際組織──一個為工人群眾國際組織而奮鬥的社會主義革命世界黨──的規模雖然尚屬細小,但過去幾年我們的理念和方法經歷了革命和反革命時期的考驗後,組織越來越大的增長和成功。今次合併大會將會在質上改善我們的能力,在這些成功之上建設,並履行我們自己訂立的歷史任務。

為了盡量廣泛宣揚這一大事,並澄清兩組織因原則而合併中的政治和綱領基礎,我們發表以下在特別大會中全體通過的合併文件。

兩組織合併的政治文件

革命左翼(IR)與工人國際委員會(CWI)

這份文件的目的,是要概括性地勾勒出,西班牙革命左翼(Izquierda Revolucionaria)和工人國際委員會(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合併的政治基礎。這一進程對於我們的組織工作,以及我們在世界各地建立並發展馬克思主義理念的鬥爭,都非常重要。

這份文件在我們組織的民主架構下和在七月所計劃的合併會議中的討論與通過對於我們的合併將是決定性的一步。這將會使得西班牙、墨西哥與委內瑞拉的IR組織作為國家支部並入CWI及其框架,。而且墨西哥與委內瑞拉的IR和CWI組織將會融合。

全球階級鬥爭的新時期

2008年開始的世界資本主義危機帶來了國際階級鬥爭的深刻變化,為這次歷史性的合併提供了清晰的現實基礎。危機遠沒有被解決,至今仍在肆虐,並隨著世界局勢的每一次轉折而深化、加劇。隨著各種理念、組織和政治傾向受到考驗,這些劇變與混亂也毫無例外地反映在工人運動和左翼的發展之中——包括革命左翼,導致分裂、重組與融合。我們合併的基礎在於,我們對當前新時期的相同認識與回應、對於如何介入它的一致意見,以及它擺在工人階級和馬克思主義者面前的核心任務。

全球資本主義面臨的危機深重且棘手。各國統治階級旨在解決危機的所有嘗試都未能使人們更接近“問題的解決”,也沒能重新建立體制所喪失的平衡,反而蓄滿了新危機和新衝突的潛勢。全球資本主義戰略家的悲觀預測就是這般危機的反映。這個新時期的不變主題,是資本主義「合法性」的喪失,它表現在經濟、國際關係、環境、氣候變遷等議題之中。這已經反映於上百萬人的社會意識和政治意識裡。最重要的是,統治階級真的擔心——盡管大多數情況下沒有說出來——資本主義顯然的失敗意味著我們正「活在火山口的邊緣」;他們擔心會爆發群眾浪潮甚至是革命性的轉變。

史達林主義倒台之後,世界局勢進入一段短暫的相對穩定時期,但現在它的內部平衡已經被危機徹底打破了。席卷全球的政治危機正在動搖戰後西方“民主國家”的兩黨體制和新殖民地世界的各種政府,這正反映了上述情況。唐納川普違背大部分的資產階級的意願當選總統,勃尼桑德斯挑戰民主黨內初選提名,是這一系統性政治危機在世界最大的帝國主義國家中的體現。在歐洲,兩黨制被鬆動了,反映出社會和政治方面大幅的兩極化。這在右翼表現為眾多小川普的出現,例如馬營勒旁和她的同路人。在左翼表現為新左翼政黨和組織的竄起,像是西班牙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葡萄牙的左翼集團黨(Left Bloc)、不屈法國黨(France Insoumise)和希臘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它們凸顯了當前的進程。

但是,激進左翼聯盟迅速冒起後,其領導人的屈服並背叛反緊縮運動,令該黨變成了一個執行緊縮政策的政黨──這是黨領導拒絕挑戰與打破資本主義的結果。在拉丁美洲,在委內瑞拉群眾運動的火熱和波利瓦爾革命中誕生的改良主義政府失敗後,反革命正在推進。此外,工人階級和青年對阿根廷的馬克里(Macri)、巴西的特梅爾(Temer)和墨西哥的涅托(Nieto)的反動政策作出強烈回應。還加上現時的經濟危機,代表著階級鬥爭進入新階段。

在國際關係中,危機則表現為冷戰解凍與史達林主義倒台以來的「單極」世界的終結。美國在同新興的中國經濟力量以及——在較小程度上——俄羅斯軍國主義的競爭中失利。更加不穩定的「多極」世界的出現,展現出新的全球力量對比。一切現有的國際資產階級集團和聯盟——特別是資本主義歐盟——都受到考驗和削弱,因為資本主義沒能恢復被危機打破的國際關係的穩定平衡。

生產過剩導致的全球經濟危機——以世界經濟的投資危機和持續需求不足為特征——自爆發以來絲毫沒有得到緩解。全球資本主義旨在解決這些根本問題的所有嘗試都遇到災難性的失敗。好幾兆的美金注射到世界經濟中進行量化寬鬆,但無論是對於復甦投資面或需求面,都沒有接近所期望的結果。最近的一場危機將以中國為首的所謂“新興”經濟體拖入全球危機的漩渦,它們遠不是許多資產階級評論家所希望的世界經濟增長的新動力。全球投資停滯讓我們清楚地看到,財富和生產資料的私人所有制以及民族國家如何阻礙世界經濟的發展。

革命馬克思主義的新契機

危機已經對所有階級的情緒和觀念造成了偌大的改變,而變化最大的是全球的工人階級、青年和受壓迫者。危機剛發生時,馬克思主義者就預測它將會引發革命與反革命並存的時期,而自那時開始事實也正是如此。從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革命巨變,到反對撙節政策和三駕馬車的歐洲群眾運動,再到當前在美國各大城市反對川普主義的社會抗爭,當前時期的特點就是越來越多的群眾正站上歷史的舞台。

這些現像伴隨著社會的兩極化和政治意識的左轉,而且由於改良主義和傳統資產階級政黨的破產,極右翼的選情也出現增長。新興左翼政黨和組織在許多國家的發展,例如我們可以黨、不屈法國黨、左翼集團黨,以及圍繞著勃尼桑德斯和傑洛米柯爾賓的左翼群眾運動,雖然復雜且不完善,但仍有力地體現了上述情況。世界各國的民意調查顯示群眾對資本主義制度正在去除幻想,越來越多的人在尋找替代方案,且社會主義理念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和支持,現階段尤其是美國。

這些新左翼組織和運動是充滿矛盾且不穩定的,這反映了給予他們生命的這個時期的本質。他們將會經歷快速的變革,遭遇危機、波折和分裂。改良主義的“社會民主”理念在過去曾得到改良主義組織領導人的辯護,現在這個時期企圖將之改頭換面重新搬出則是注定失敗,因為資本主義給予「改良」的空間已經遠不如前幾十年了。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是去活躍地介入這些進程中,同時勇敢且公開地捍衛以階級鬥爭為基礎的社會主義綱領。在建立我們自己的革命組織時,我們還幫助這些新興左翼組織發展成新的工人階級群眾政黨,並用能替代資本主義的革命綱領武裝它們。

經過前一階段全球工人運動與革命馬克思主義勢力的普遍撤退,此刻的新時期代表了一個清晰的轉捩點。一個給予革命性轉變機會的新時代已經開啟了。美國和愛爾蘭的CWI支部已經扮演著工人階級群眾運動的領導角色,而且贏得了重要的勝利(愛爾蘭支部反水務稅和美國支部爭取十五元最低工資),而IR的同志領導西班牙學生聯合會(Sindicato de Estudiantes)成功擊退了不得人心的考試制度「改革」,這也鞏固了SE作為反撙節抗爭的標兵的地位。

這些勝利說明我們能夠介入群眾,而且能在某些情況下有效地影響情勢,這也是我們與其它馬克思主義組織不同的地方。只要堅持正確的路線、綱領和方法,我們就可以贏得更多、更大的勝利。在即將來到的時期,革命馬克思主義者能夠成為爭取社會變革的群眾運動的領導者。IR與CWI的合併讓我們更有能力去完成這項任務,並為未來我們可以與之合作的其他革命者做出榜樣。

在1992年CWI分裂之後,CWI和IR經歷了二十多年的分離。分裂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蘇聯和東歐的史達林主義政權倒台之後世界局勢的變化。當時CWI的少數派領導人指責英國領導層與國際秘書處中的多數派是濫用「官僚」「行政手段」的「小團體」。在充分的討論和辯論後,CWI成員以壓倒性多數否決了這些指責。實際上,當時少數派領導層針對「塔夫主義」(Taaffeism)的不斷的個人攻擊,恰恰充斥著官僚主義和史達林主義的行事作風。這背後是根本的政治分歧:如何看待這個時期的本質、如何看待資本主義在蘇聯和東歐各國以及中國復辟、對於社會民主和革命黨建設應采取怎樣的策略與政治路線、如何處理民族問題、如何以民主方式為基礎建立集體領導來對抗個人主義和權威迷信。

後來去建立了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的少數派沒有準備要承認或接受從史達林主義體制倒台後改變的世界局勢。世界局勢的變化造成深刻的影響,表現在傳統群眾性工人政黨的資產階級化和右轉,尤其是社會民主派的組織,但也發生在源自史達林主義的組織中:英國工黨、法國社會黨、西班牙工人社會黨、義大利民主黨等等。面對局勢的深刻變化,這是一個普遍現像。它也影響了工人階級的意識,對可以代替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理念造成明顯打擊,並為各種反動且混亂的思想開啟了空間——其中有許多小資產階級思想。

這個歷史時期將新的任務和挑戰擺在工人階級和包括CWI在內的馬克思主義者面前。後來建立了IMT的少數派未能正視世界形勢的巨變,而且一再拒絕承認自己的過失。他們不僅不了解蘇聯當時的情況,甚至直到1997-98年才承認資本主義已經復辟。他們從不勇敢承認錯誤,而承認自己的錯誤正是馬克思主義者教育新一代幹部的方法之一。

他們在許多地方都重複了這些錯誤,例如當在資產階級化的社會民主主義組織中工作的條件不再存在、獨立工作的機會開始湧現時,他們仍在重復「打入主義」的舊公式。多數派與少數派在這些辯論中的的所有文件都可以在marxist.net網站上找到。 然而,這些文件從未提供給當時的CWI西班牙支部的基層成員,這正展示了後來成為了IMT的那些領導層中的官僚手法。

2009年,西班牙支部以及委內瑞拉和墨西哥支部的多數派因為原則性的政治原因而從IMT分裂出來。 這次分裂的原因實質上就是與1992年CWI分裂的原因:

在2008年資本主義危機開啟的新時期裡,組成IR的同志在這一歷史時期的性質以及如何在新階段介入階級鬥爭上出現根本分歧,包括在今天的民族問題、波利瓦爾革命的性質以及革命馬克思主義力量如何在委內瑞拉建立力量的問題上。在建立革命黨的問題,以及馬克思主義者應對待左翼的新運動和政黨策略問題上,都出現了原則性分歧。另一核心問題是,西班牙、墨西哥和委內瑞拉的同志捍衛黨內民主以及組織的無產階級性質,反對內部的官僚架構,反對沈醉於主要領導人的個人威望和個人崇拜,窒礙了認真在工人運動和青年之間建黨的嘗試。

與官僚主義的內部制度的鬥爭。 這些經驗導致西班牙支部得出以下結論:IMT領導層是一個旨在維護主要領導人聲望和個人崇拜的組織,內部制度不民主而且帶有斯大林主義作風。這個制度輕視在工人和青年中認真建設組織的工作。

西班牙支部、以及委內瑞拉和墨西哥支部的多數派根據他們的經驗,在討論中進行了深刻的政治和理論考量。我們作為獨立的組織IR從這一進程中得出的結論、我們實際介入群眾運動的經驗和關於如何對待工人和青年的現實運動的豐富知識,為這次合併奠定了基礎。

為何合併?

我們就世界資本主義的前景和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已達成廣泛的共識,這正是我們合併的基礎。但是遠不止於此。 我們在共同討論和並肩戰鬥中發現,我們不僅有相同的思想觀念,而且在戰略、戰術、綱領和方向上都達成一致。 正如列寧所說,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行動。但同樣,沒有行動,觀念和理論只會是盲目的。

對我們各自的理念和活動的審視,以及我們短暫但豐富的合作經歷,都證實了我們合併的基礎。我們熱情而堅決地向這一目標前進。

我們的任務是建立一個強大的主觀因素,也就是為即將到來的群眾性階級鬥爭建立一支馬克思主義群眾力量和一個革命領導層,過去許多革命正是因為缺乏這些而失敗的。不朽的俄國革命過去一百年之後,布爾什維克黨——它的有遠見的理論視野、旨在澄清理論的不懈的思想鬥爭、靈活的戰術、決斷的行動——仍然是我們的合併組織的指導和榜樣。

我們革命性的國際和支部在參與群眾鬥爭、工會和工人階級政治組織時均有明確的方向。 我們還堅持革命黨在政治和組織上的獨立性,反對試圖抹殺革命黨的意義的取消主義(liquidationist)趨勢和壓力。 革命組織代表了工人階級的記憶和它的反資本主義鬥爭的連續性。靈活的戰術、堅定不移的政治原則和綱領,標誌著我們共同的政治根基和方法。 同時,我們捍衛革命黨的地位,它是工人和青年群眾運動的脊柱,是運動必不可少的關鍵部分。

我們堅持革命社會主義的綱領和立場,也就是在第三國際的前四次大會的主要文件、左翼反對派對抗斯大林主義的文件、過渡綱領以及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托洛茨基的科學社會主義的方法和思想。 這個綱領的核心依然是結束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政權,並且建立以工人階級民主控制下的生產資料和金融部門公有制為基礎的工人政府。 我們支持世界性的、民主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它是克服人類最迫切問題的關鍵,這些問題包括危機、貧困、飢餓、戰爭和一切形式的壓迫。

馬克思主義者爭取在反對一切形式的壓迫的鬥爭中佔據前線,以社會主義變革的前景團結工人階級和所有被壓迫者。我們反對一切形式的民族壓迫,堅決捍衛被壓迫民族的自決權,包括獨立權。同時,我們捍衛各國工人階級在政治鬥爭中保持最大程度的團結。只有工人階級和被壓迫者——在國際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綱領和展望的武裝下——能夠領導爭取民族解放和反抗一切壓迫的鬥爭。對於資產階級有關「民族團結」的說辭,我們提出工人階級在爭取民族和民主權利、進而爭取社會主義的鬥爭中應以「國際主義團結」反抗所有國家的資產階級。我們拒絕用片面的、教條的方法來處理馬克思主義的這一基本問題,我們明白須以靈活的方法來處理民族問題和群眾意識的多樣性,並且對每個具體情況進行認真的研究。

爭取婦女解放、捍衛過去幾十年裡工人階級婦女浴血奮戰得來的勝利果實的鬥爭,是上一階段階級鬥爭最有力的表現之一。 我們支持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的女權主義,並以工人運動的力量為它提供幫助,只有這樣才能打敗這種深深印刻著性別歧視和厭女症的制度。 我們在群眾性婦女運動中的工作,是在與無效的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女權主義的鬥爭中發展起來的。 馬克思主義者在反對性別壓迫、反對種族主義和維護性小眾權利的運動中努力爭取領導地位。

對於任何從事工人階級和青年活動的馬克思主義組織而言,討論、辯論、和同志發生分歧、甚至在必要時分裂是無可避免的。 在動蕩時期,革命者必會面對各種來自機會主義者、極左宗派(Ultra-left)、或其他方面的壓力,任何黨派和領導都不能倖免。以耐心、公開和民主的態度來對待辯論和政治分歧,是我們基本的共同方法。 這樣的時期不僅是融合和團結的時期,也是以同志間的友好態度進行辯論的時期,革命者不會迴避這一事實。

工人國際委員會和來自IR的新同志是一支國際性的馬克思主義力量,在一些主要國家的工人和青年中擁有真正的根基。 不過,我們不打算把自己宣稱為唯一的工人階級的、群眾性的革命「國際」。 我們的目標是,在與許多尚未加入我們的人一起建設這國際的過程中發揮關鍵和核心的作用。我們呼籲所有真的認為須要在馬克思主義的基礎上實現有原則的聯合的革命同志,一同討論和辯論如何最好地建立一個能夠引領下一波世界革命的國際。

2017年7月22日CWI/IR於巴塞隆拿舉行的合併大會一致通過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