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立憲會議選舉後,帝國主義攻勢升級

2017年八月月9日 下午 10:01Views: 41

只有工人階級從資產階級和官僚那里奪得權力,才能擊敗反動勢力

委內瑞拉革命左翼與革命社會主義(CWI委內瑞拉支部)

7月30日舉行了“國民立憲會議”(ANC)成員的選舉。選舉開始前幾天,在美帝國主義和民主聯盟(MUD,委內瑞拉右翼和極右翼的聯合政黨)的支持下,發生了一場充斥著威脅與暴力的運動,以圖阻止選舉。美歐帝國主義以及其他多個資產階級政府宣布他們拒絕承認選舉結果。白宮甚至威脅要打擊委內瑞拉對美國的石油出口。這會對群眾造成巨大的經濟衝擊,因為美國是委內瑞拉最大的石油出口市場。

在選舉當天,民主聯盟號召抵制,但不止於此。在他們控制的中產和上層階級社區中,他們恐嚇那些想要投票的人、架設路障切斷通往投票中心的道路、甚至在首都加拉加斯組織恐怖襲擊炸傷守衛投票站的軍人。

儘管如此,仍有數百萬人無視帝國主義者和民主聯盟的威脅前去投票,說明現在仍有可能擊敗反革命的計劃。但是這需要工人階級自己組織起來,領導抵抗運動,而這正是資產階級和帝國主義者所害怕的。

在選舉之後,資產階級和帝國主義者做出歇斯底里的反應,而且他們正在加大對馬杜羅政府的壓力,特別是直接向軍隊高層施壓。

他們表面上只是要廢除選舉結果,但政府在這一問題上的任何讓步都有助於他們實現過去幾個月竭力想通過暴力運動(已造成112人死亡)做成的事:推翻馬杜羅政府,代之以民主聯盟政府,然後施行巴西的特梅爾和阿根廷的馬克里那樣的政策。

政府的資產階級政策

民主聯盟號召的7月26-27日48小時罷工遭到失敗,相當多的群眾無視威脅與恐嚇參加投票,都證明前面所說的反革命計劃仍然可以被打敗。但是唯一的辦法是結束企業主和官僚的統治,由工人和貧民領導國家,施行社會主義政策。

不幸的是,政府的方針與此恰恰相反。

在過去兩年裡,世界資本主義危機(特別是原料價格危機),已經嚴重打擊了經濟,並加劇了貪腐。為了維持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和經濟,政府已經從經濟中抽走了超過3000億美元資金;外匯儲備也因此降到了極低的水平,導致進口減少,而委內瑞拉是一個嚴重的淨進口經濟體。

由於資產階級的壓力,再加上試圖和所謂的“愛國企業主”結成聯盟的政策,政府已經施行了一些損害工人階級利益的措施,例如:保證即時償還對銀行和跨國公司的外債(以削減食品和其他短缺物資的進口為代價)、按照企業主的要求允許物價上漲和削減工人權利、解僱大批國企僱員。為了同國內和跨國資產階級達成協議,政府還建立了所謂的“經濟特區”令工人受到超額剝削,並向跨國掠奪者開放採礦區。

除了上述因素之外,商品和貨幣投機已經造成了大規模物資短缺,不只是食品,還有藥品、建築材料和機械零件。再加上拉美大陸最高的通脹率(2016年是500%,今年預計會達到四位數),這些情況導致群眾的不滿正在增加。右翼藉此煽動街頭衝突,引發了暴力浪潮。

政府宣稱,遏制暴力就是組建立憲會議的目的之一。然而玻利瓦爾運動的許多基層活動者認為召集國民立憲會議不僅是對抗右翼動員的機會,也是反擊貪腐和官僚政策的機會(它們已經摧毀了工人和其他群眾在查韋斯時代贏得的許多成果)。

可是事實上,選舉並沒有結束街頭的衝突,反而令它加劇。這已經造成112人死亡,並導致一些公私生意遭到破壞和洗劫。

多國政府代表,以及智利和哥倫比亞的參議員,前往海牙指控馬杜羅犯有反人道罪。西班牙前首相薩帕特羅前往委內瑞拉試圖調停政府和右翼的衝突,為阻止國民立憲會議選舉做出最後一搏,但最終沒有達成任何協議。

因此,選舉就在高度緊張的氣氛中到來了。由於民主聯盟的代表和警察之間的暴力衝突,許多投票中心不得不遷到別的地方。在一些投票中心,投票用具被破壞,武裝衝突造成死傷。

結果,有些地區的投票率非常低,但是在另外一些地區大批群眾不顧反革命威脅前去投票。如我們之前所解釋的,如果召集革命立憲會議,在職所和社區選舉可召回的代表組成工人政府,以對抗右翼議會和親資產階級的官僚(他們蔑視群眾,而且威脅到革命果實),投票率會高得多。

政府官僚 VS 基層批評者

在選舉期間,查韋斯主義運動的一部分基層成員再次與官僚發生衝突,加劇了他們對官僚批評。立憲會議的54,000名候選人突破了官僚制定的名單,反映出運動中正在增長的反抗情緒。

不能讓現在這些領導人領導對抗反動勢力的行動。他們脫離群眾,執行資產階級政策,越來越不受到群眾信任。在許多地區,立憲會議運動是通過官僚手段組織起來的,而不是依靠下層的主動性。官僚違反選舉規則,使用執政黨統一社會主義黨的選舉機器攻擊批評政府的基層候選人,以確保官僚政府的候選人會取得勝利(經常是部長、前部長、市長和工會領導人,他們幾乎沒有任何權威或者合法性)。

官僚們甚至向公共部門僱員和領取國家救濟的人施壓,迫使他們去投票而且要投給政府的候選人,而不是提出能夠幫助人民擺脫困境的政策來爭取他們的支持。

許多批評領導層的候選人正在思考現在的局面,也有許多人抗議投票結束超過三天之後選舉結果還沒有完全公佈。

馬杜羅政府的路線無助於對抗右翼。相反,這會令那些對鬥爭感到疲倦的、比較猶疑的群眾產生不滿,助長右翼的煽動,讓右翼有機會爭取到官僚手段受害者的支持。

革命左翼和革命社會主義支持投票給那些批評政府的基層候選人。這些候選人提出了革命的綱領,以捍衛自查韋斯時代以來贏得的成果。我們也支持擴大現有成果(滿足工人和貧民的訴求、結束資產階級和官僚的統治),從而解決群眾面臨的最嚴重的問題。

選舉結果和右翼攻勢

根據選舉當晚公佈的消息,有8,089,320人參加了投票,佔選民總數的41.53%。在2015年的議會選舉中,統一社會主義黨及其盟友贏得了5,622,844票,而馬杜羅也憑藉7,587,579票當選總統。雖然我們不能單純相信政府給出的數字(因為沒有獨立的工人和群眾組織監督計票),但是顯然,儘管右翼發動了政治、媒體和心理上的攻勢,投票率依然很高。

國際資產階級指責馬杜羅政府選舉舞弊。許多國家以及歐盟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不過它們當中的大多數在選舉開始前就已經這麼說了)。許多政府要求制裁委內瑞拉。美國國務院決定凍結馬杜羅在美國的資產(雖然他在美國並沒有資產),還把他叫做獨裁者並列入官方的黑名單。除了威脅要切斷石油收入之外,它們還說會禁止該地區的銀行對委內瑞拉提供任何貸款,威脅要施加犯罪般的經濟封鎖,就像1960年代以來對古巴所做的那樣。

委內瑞拉正處在一個關鍵的時刻,最終的結果取決於現在的鬥爭如何變化。在歐盟帝國主義的支持下,美帝國主義發動了自2002年政變以來最激烈的攻勢。它們想分裂軍隊領導層,引發政變推翻馬杜羅,為民主聯盟奪權開闢道路。它們已經在加速實施這些計劃。

另一方面,我們不能排除這樣一種可能性:經過對抗和僵持,帝國主義者會暫時撤退,試著重新與馬杜羅政府談判。但是帝國主義者和政府雙方的迴旋空間都已經大大縮小了。

選舉之後,馬杜羅發表了蔑視帝國主義的宣言:“唐納德·特朗普的一個發言人說他們不會承認我們……我們不在乎特朗普說什麼!我們只關心委內瑞拉人民說什麼!……破壞[舊]議會的活動已經結束了,我們必須恢復秩序”。這只是其中一部分。

這些宣言讓一些查韋斯主義者覺得政府有可能左轉。可是與此同時,政府還在繼續呼籲與一部分資產階級對話和結盟。另一方面,領導立憲會議的仍然是那些在最近幾年裡削弱群眾主動性、阻止發展工人監督和工人權力、造成廣泛群眾產生懷疑和失去鬥志(讓右翼得以趁機而入)的領導人。

這條道路一定會失敗。最終要么是民主聯盟奪權,要么是現政權得以鞏固(裝扮成查韋斯主義,或者甚至使用社會主義的言辭,但實際上卻與中俄帝國主義一同鞏固國家資本主義)。不管是哪一種結果,群眾都會失去所有成果,繼續遭受貧窮與剝削的摧殘。

在這種情況下,革命者應該捍衛真正的社會主義綱領,阻止親帝國主義的右翼取得勝利(他們奪取權力只是為了佔據石油帶來的財富,把我們的資源交給帝國主義者,在查韋斯時代前的40年裡他們就是這麼做的)。同時,我們必須建立一個革命核心,代替不願與資本主義決裂的官僚。

替代方案是:組織、動員工人和貧民從而保衛和擴大革命果實;滿足各部門工人階級的訴求;團結所有被壓迫者一同鬥爭,剝奪資產階級並建立一個革命的社會主義國家以代替現在的資本主義國家。在地方、地區和全國層面組建民選的而且隨時可召回的工人和社區委員會,以此為基礎建立新的國家。在這樣一個國家裡,應該由工人和貧民掌握權力;每個代表只領取與熟練工人相等的工資,而且必須一直受選舉者的監督,不稱職的代表可以被召回。

“社會主義”在委內瑞拉失敗了嗎?

全球的帝國主義政府及其媒體在虛偽地談論委內瑞拉現在的危機時,還煽動性地說當前的局勢證明了“社會主義”的破產。他們想把委內瑞拉變成一根棍子,用來打擊國際上(從拉美和美國到西班牙與英國)正在崛起的新左翼。他們竭力鼓吹資本主義和緊縮是唯一選擇。

馬克思主義者必須大聲和清楚地解釋:委內瑞拉現在的危機不是因為“社會主義”的失敗,反而是因為沒有一場真正的社會主義革命!在過去幾年裡我們已經解釋過許多次,委內瑞拉有很多機會去徹底剝奪資產階級、以工人民主為基礎建立一個新國家並把社會主義拓展到整個拉美大陸。正是因為政府領導人拒絕把握這些機會、反而試圖效仿中俄建立資本主義體制,再加上全球資本主義危機,才造成了現在的困境。

在這種情況下,革命者的核心任務是從這段經驗中總結出正確的教訓,然後宣傳給工人運動和青年運動中的積極分子,現在只有他們才能扭轉局勢並定下革命基調。這樣就可以建立一個新的、真正革命的領導層:穩固、對勞動群眾負責並且得到他們的認可、準備施行徹底的社會主義革命政策。這正是委內瑞拉到目前為止所缺少的關鍵因素。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