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建制步步進迫 接連打壓民主

2017年八月月17日 上午 1:33Views: 101

13名年輕的民主運動者被判入獄13個月,標志著政府的打壓上了一個新的階段。我們需要聯合反擊!

抵抗,社會主義行動

林鄭新政府的一系列不民主措施將香港打得暈頭轉向。8月15日星期二,13名青年示威者被判入獄13個月(其中一人〞認罪”,被判8個月),為政府的打壓樹起一座新里程碑。在這13人中有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和25歲的嚴敏華(過去是曾社會主義行動的成員)。這些政治犯中最年輕的只有21歲。

這13人因在2014年反東北撥款示威中衝擊立法會而被捕。震動香港民主運動的不只是嚴厲的判決,還有政府對審判過程的明顯操縱。

13名被告已完成了去年被判的社會服務令,但政府上訴說刑期“過輕”。最後上訴庭完全支持政府的強硬立場,實際上把控罪改成了“暴動罪”。這份判決違反了“雙重危境”原則——一罪不受兩次審理。

習近平的統治

此案暴露出香港法庭和所謂的“法治”只不過是謊言。法庭並不是獨立的,它已經變成了中國獨裁政府在香港推行專制的工具。正如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在聲援13名政治犯的集會上所說:“我們有法治嗎?我們只有人治,只有習近平的統治!”

另外,還有針對前其他學生領袖的審判,這些被告在2014年的抗議引發了長達79天的雨傘革命。而這個案件很可能會重復:推翻“過輕”的判決,然後改成監禁。3名被告包括20歲的著名青年活動者黃之鋒和24歲的前議員羅冠聰(不久前他與另外三人被另一場高度政治化的審判取消了議員資格)。

相關閱讀:《黃之鋒:熱血青年 vs. 超級強權》影評➵

如果被判入獄超過三個月,他們五年內就不得參加選舉。這明顯就是政府提出這些訴訟的原因之一。如果敗訴,羅冠聰就無法參加之後的補選奪回自己的席位。

“震懾式”打壓

林鄭7月1日才剛剛就任特首。她沒有任何民意授權,她只是由777個精英選民在專制的假選舉中“選”出來的。她證明了中國勞工論壇和其他人的警告:林鄭會是“CY2.0”,她會延續前任梁振英的強硬打壓政策。

事實上,林鄭的統治比梁振英還要高壓。短短六個星期之內,民主權利已經遭到一連串前所未有的、就連梁振英也要自愧不如的攻擊。政府明顯是有計劃地從各個方向同時發起進攻夾擊民主派。時間的安排明顯是為了震懾反對派,令他們喪失鬥志:

7月14日:四名激進派議員(累計已有六個)因為“違反宣誓規定”這一偽造的罪名而被取消資格。

7月25日:政府公布一地兩檢方案,證實大陸公安將進駐香港。

8月1日:蔡若蓮被任命為教育局副局長,證明林鄭打算重推臭名昭著的洗腦國教。蔡若蓮是親北京的強硬派,她長期以來都在為推行國民教育而活動。

8月15日:史無前例地將13名示威者改判重刑,為將來更嚴厲的監禁判決打下基礎,用以打擊群眾抗議並“狙殺”將來參加選舉的激進派泛民候選人。

8月17日:三名前學生領袖受到類似的判決結果。

這些打壓加在一起,是對香港民主權利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聯合攻擊。顯然,港府承接中共旨意,正在按照既定戰略(甚至是路線圖)壓制、瓦解中共多年來視為眼中釘的民主鬥爭。

林鄭政府或者在政治上與它結盟的司法系統每一次新的進攻都受到建制派政黨的喝彩。現在社交媒體上滿是建制派的宣傳(只要有無限的財政資源,操控社交媒體並不是很難的事)。而且建制派政黨還組織了一些針對受迫害者的抗議,以圖造成公眾支持政府打壓民主的假像。這些抗議雖然規模比較小,但得到了大肆宣傳。

反對派癱瘓

不幸的是,反對派和主要的泛民黨派(資產階級自由派)沒有任何計劃來應對這些攻擊和捍衛民主權利。相反,這些領導人已經多次落入圈套,誤以為林鄭比梁振英更“理性”、更“務實”,甚至以為能夠和政府達成交易。這種對局勢的災難性誤讀令他們非常消極,不願支持群眾反擊。他們在口頭上譴責打壓,但是除了有限的幾個幾乎是行禮如儀的抗議之外就沒有任何行動了。

強大的雨傘運動曾震撼中港統治精英,但現在政府已經吸取了教訓。它們把大部分打壓“外判”給英式司法體系。這是因為許多人(特別是有許多律師成員的泛民領導)仍在幻想“司法獨立”和“法治”。我們需要用最近明顯政治化的判決來戳破這些幻想,向群眾解釋法庭其實是國家用來保護權貴的工具。

現在香港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局面:法庭正被用來打擊民主運動,特別是打擊青年活動者和較激進的階層,包括許多未來可能參選半民主的立法會的人。

而且從六名議員被取消資格的案件裡我們可以看到,法庭正被用來從經濟上摧毀反政府的組織和個人。法庭不僅驅逐了議員,撕毀了18萬張選票,還判他們1800萬港元的罰金(包括要求他們償還9個月的議員工資和人事開支)。

像這樣使用法庭來鎮壓和從經濟上癱瘓反對派,是“新加坡式”一黨專政的標志。這表示“溫和專制”(假民主)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北京的大計

很明顯,這些攻擊都是北京的龐大計劃的一部分。政治審判和越來越嚴厲的判決聯系到清洗立法會和補選,政府希望至少不會六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全都參加補選。否則政府的反民主計劃就會遭到巨大衝擊,但正因為如此,這極不可能發生。有些人覺得,政府還沒有費那麼大力去趕走所有反對者,所以我們還有可能通過選舉來推翻政府。對於統治集團來說,這種想法有些太“民主”了。

相關閱讀:香港:發動群眾運動 抵抗立會政變 ➵

清洗立法會是為了強行通過有爭議的專制政策,例如國民教育和高鐵一地兩檢。親政府陣營現在擁有“絕對多數”,可以改寫立法會議事規則,禁止像拉布這樣的民主標志(拉布曾被用來挫敗政府計劃)。

政府說一地兩檢是為了節省旅客的時間,但其實這是一個政治花招,目的讓香港人適應大陸公安在香港(站內和高鐵上)執行內地法律的情況。

這意味著,即便在香港境內行駛時,高鐵上也施行中國的法律。對當局的政治批評或討論那些被禁止的話題(例如64屠殺)理論上是非法的。比如政府目前還沒有明確答復,在高鐵上能否登上那些在中國被屏蔽的網站(例如臉書)。而且高鐵也是一個華而不實的大白像工程。所以社會主義行動呼吁群眾罷坐高鐵。

如何反擊

香港目前的嚴重局勢迫切需要一個明確的、有組織的反擊。社會上已經有很大的怒火和不滿,也有對專制政府收緊控制的擔憂。林鄭的支持度從本就很低的起點急劇下跌。可不幸的是,民主運動也出現了領導危機。

大多數泛民政黨還在固守過去的路線,而當局已經拿出了新的法律武器和策略,來攻擊、分化並孤立一部分反對派。前幾年香港爆發過大規模群眾抗議(2013年7月超過50萬人上街,後來又有120萬人參加雨傘運動),可現在到目前為止還有沒有大型示威反對清洗立法會、一地兩檢和整個政治打壓。

8月16日,《南華早報》的政治評論員Andrew Fung准確地描寫道:“反對派政黨的堅定支持者彌漫著挫敗感和困惑,而且沒有方向。”

但是Andrew Fung後面說的這段話卻與事實大相徑庭:“人民沒有如預想的那樣‘起義’。只有少數人參加了最近的示威,而且只有很少人去法庭或者警署外支持正在受審的激進派和正面臨檢控的占領運動領導人”

現實是,仍然期望與林鄭政府“和解”的泛民領導實際上禁止了群眾抗議。毫無疑問的是,在現在這樣不安的氣氛下,如果認真地號召群眾出來抗議,會有數千人響應。但最近幾年的經驗讓人們明白,“再一次示威”(盡管可以作為一個起點)不足以抵擋政府的攻擊。我們需要一個通盤戰略來重建並在政治上重組民主鬥爭。

將‘928’變成全港抗爭日

在8月16日晚上聲援13名政治犯的集會上,面對以年輕人為主的超過2000名抗議者,社會主義行動的鄧美晶提出了一系列意見作為鬥爭戰略的提議。她指出這場抗議只是提前24小時召集就有這麼多人參加,所以“我們需要的是動員更多人周末去監獄外示威!”

“這些不是單一議題!是一連串的政治打壓!我們不能各自為戰!”

“社會主義行動倡議將‘928’[9月28日]定為全港抗爭日,動員所有人在雨傘革命三周年發起抗議。我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動員群眾抵抗打壓。我們懇請這裡的所有人和所有團體討論這倡議。”

鄧美晶的演講得到了非常好的回響,並有不少人向她表示贊同。如果我們現在就開始准備,那麼‘928’可以變成巨大的反政府抗議,包括一場核心示威、在港鐵站派發大量傳單以及(如果得到支持的話)學生罷課,以聲援政治犯並捍衛民主。這將成為重燃香港群眾鬥爭的轉捩點。鬥爭的訴求應該是:

  • 釋放十三名政治犯!撤回所有政治檢控!
  • 反對清洗立法會!
  • 反抗打壓和習近平統治!
  • 罷坐高鐵。大陸警察和國安滾出香港!
  • 捍衛民主權利,打倒非民選的政府!立即施行全面民主,決不妥協!
  • 反對林鄭的親富豪專制計劃。征收富人稅,增建廉價公屋。打倒富豪統治,建立勞動人民和窮人的民選政府。
  • 中港群眾聯合鬥爭,推翻中共專政!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