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萬人上街抵抗一黨專政降臨香港

2017年八月月22日 上午 12:36Views: 54

當務之急是發起進一步行動,避免民氣消散!

社會主義行動 報道

8月20日,14萬人上街聲援香港政治犯,由社民連、香港眾志、大專政改關注組、東北關注組等團體發起。參與人數為雨傘運動以來最多的一次,遠遠超出主辦單位的預期。在短短不足一星期號召如此龐大的人數,實在是激勵人心,但當務之急是發起進一步行動。

8月20日的遊行具有多個歷史意義。英文《虎報》寫道今次是「第一次大規模反對法院裁決的遊行」,可見政府將法庭用作政治公具,將會令公眾不再視法庭為「獨立」機關。另一點很重要的是,遊行是由規模較小的激進派政團發起的,而泛民主派只是被迫跟隨。這証明了社會主義行動自7月14日取消議員資格事件發生以來一直強調的一點──如果「激進派」領頭發起行動,可以得到群眾迴響,故此他們不應該感到要依賴溫和泛民才能獲得支持。今次社民連掀頭發起了自2010年五區公投以來最大規模的運動。

此外,外勞團體亦參與了示威行動,足見民主運動不僅是香港人的事情。同一時間,林鄭月娥政府的官員卻在舉行大食派對,突顯了統治者的傲慢並與群眾脫節,亦可見當局低估了民怨沸騰的程度。翌日,林鄭月娥強硬回應示威群眾,表示政治檢控的指控「全無理據」,又表示沒有存在政治迫害及政治犯。

港府及法院對民主權利的一連串重擊,先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推動高鐵一地兩檢政策、重判16名政治犯。香港政府及法院明顯是有計劃、有部署地全面鎮壓民主運動,並以為自此之後就可以一勞永逸地令反對聲音消失。但群眾沒有如政府預料中的洩氣,反而更展示了不屈的鬥爭、不妥協的精神。証明了如果有一個清晰的反抗戰略和方案的話,可以將這股力量凝聚並引領至撼動體制的方向,對中共專制政權作出有力的還擊。

北京及港府的盤算是,既然泛民領袖欠缺鬥爭意志,局勢會再次緩和,因此通過淡化事件以圖安然渡過風浪。現在機不可失,社會主義行動認為此時此刻正是重建民主鬥爭的歷史性機會。我們不應讓群眾鬥爭的民氣消散,但現在需要提出一個清晰的行動計劃。

雨傘運動之後民主鬥爭陷入了一段低潮時期,各場遊行集會的人數大減,年輕人出席的比例亦大大降低。正如社會主義行動一直所指,群眾的義憤和鬥志不但沒有消失,而是因為未有一個強有力的平台讓其組織起來、表達出來。如果有一個清晰的反抗戰略和堅定的領導,讓群眾相信是可以掀起新一場大規模鬥爭的。此外,今次遊行由激進民主派團體發起,溫和泛民並沒有作為動員的核心,比過往的大型遊行中低調得多,可見一場獨立於溫和泛民之外的行動仍可具有巨大的號召力!相信現在溫和泛民感受到巨大的群眾壓力,被迫延緩或更低調地與林鄭月娥「大和解」,甚至要重新投入鬥爭之中,以免失去群眾支持。

行動升級的好時機

今次遊行鼓起了群眾信心,但應該只是反擊的開始。單靠這場遊行並不會停止政權的攻擊,單憑林鄭回應的言論已經知道中共的強硬態度。所以要達到抗爭的目的──釋放全部政治犯、恢復被取消資格議員議席、取消一地兩檢──當務之急是把握時機,制訂清晰的行動升級方案,並公之於眾前。

現在需要的是一場應戰大會,號召所有反對專政的社運組織、政黨、工會及個人參與,具體制訂下一步的行動計劃。我們認同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接受Hong Kong Free Press訪問時的說法,現在需要包納不同政治光譜的團體重建民主鬥爭(HKFP,8月21日)。運動內部必須具備全面民主,讓所有團體、所有人可以就如何重建運動作出提議。過去由少數泛民黨派壟斷、欠缺內部民主、排擠其他團體參與的壞作風必須被徹底改變。

制訂928為全民抗暴日

9月28日雨傘運動三周年是全港抗暴日的合適時機,以8月20日遊行的成功作為基礎建設下去。9月28日是星期四不應該只是重覆今次的遊行,而要有新的行動。當天可以作為反對DQ、要求釋放16政治犯、取消一地兩檢、反洗腦國教的全港抗暴日,讓我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準備,走進社區、學校及職場建立群眾委員會,從而組織起來,建立罷課甚至罷工一天的基礎。在晚上應該舉行一場大遊行。

為了吸引更多工人參加鬥爭,我們還應該提出8小時工作日和全民退保等訴求。正是親富豪的不民主政府和半民主立法會一直拒絕實施這些有利於勞動者的政策。

運動一定要受到基層群眾的控制和監督。全港抗暴日若要成功,應該包括舉行一場大遊行,在學校和職場舉行街頭會議,在地鐵站外派發大量傳單,而一場全港大罷課,已經大大提高香港民主抗爭的力度,有效向政府作出警告──我們有新的鬥爭方法來抵抗暴政,提高我們的鬥爭士氣,讓無數新一代的年輕人有信心投入運這場運動!然而,如果在一次遊行之後沒有升級行動,民氣並不會無限期持續下去,甚至因為一次遊行沒有結果而感到失望,讓政府有可能作出更嚴厲的反擊。

泛民、本土大團結?

面對專制政權的全面打壓,近年反建制勢力碎片化,群眾不想重覆雨傘運動時反建制力量分裂及內耗的景況,並各非建制派系團結行動,壯大抗爭的力量。然而,行動上的團結並不代表不容許各團體在運動內民主辯論、提出自己的主張,而是需要一個民主的平台允許從下而上民主討論及決策,才能達致行動上的團體。容許民主的辯論,並且對待不同議案採取開放態度,不會弱化鬥爭、而可以強化鬥爭。

在8月20日的遊行裡,一些團體表示要與本土派大團結,連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甚至表示今次是「泛民本土派合作好開始」。但是,我們不能掩蓋本土派過去對民主運動的破,他們煽動種族主義,分化鬥爭的團結,對左翼發動惡毒攻擊,專搞派系內鬥,攻擊其他非建制團體,並杯葛六四集會等大型行動。這一切客觀上往往幫助了政府陣營,並讓當局有了鎮壓的籍口。

本土派抱有親財團的民生立場上,反對全民退休保障、租金管制等政策。此外,他們鼓吹排外與族群仇恨來分化中港兩地團結鬥爭,讓中共將香港民主運動抹黑為與內地人敵對,削弱內地群眾對運動的支持。他們過去以惡言甚至暴力手段攻擊其他非建制派團體,使民主討論根本不可能發生。例如2016年立法會補選時本土民主前線抹黑長毛襲擊。本土派目前因為組織潰散、士氣低落,因而暫時溫和化他們的反動主張,藉以獲得「庇護所」。如果他們錯誤的右翼種族主義立場和鬥爭手法只會再次窒礙民主鬥爭的發展。現在,即使他們參與運動,最多也只應跟隨我們,彼此作出明確劃分的界線,並不為彼此的政治立場或行動負責。

國際聲援行動

三名前學生領袖被判入獄之後,政治檢控引發了包括末代港督彭定康在內的國際聲援。一些國家當局相繼譴責中共與香港政府打壓民主的做法。美國國會和中國委員會指北京當局正在利用司法制度打壓新世代民主運動。

來自國際的壓力和曝光固然理應受到歡迎,但社會主義行動認為不應信任親資政客及政府,也不應寄望這群政客是反中共專制的可靠盟友。他們過去30年來大體上與中共合作、支持中共,並與中共進行貿易。

真正的國際聲援應該是向國外勞苦大眾及青年尋求支持,而不是那些當權的政客和企業家。在三年前的雨傘運動中,一些青年示威者向英國領事館請願,又向白宮遞交聯署,但是最終沒有從它那裡得到任何具體回應。但今次本土派似乎又會重覆這些沒有結果的行動。在更近的銅鑼灣書店事件中,被綁架的李波與桂民海分別擁有英國和瑞典國籍,但這兩個國家的政府都沒有出面譴責中共的野蠻行徑。而且這些政府也正因為施行反工人、反民主的政策而受到本國群眾的憎惡。

像美國共和黨及英國保守黨的右翼政客長期對中共打壓民主及人權的犯罪行動緘默不言,現在為政治犯發聲,不過是因為他們面對群眾的壓力。

香港民主運動是包括歐美在內全球群眾抵抗反民主政策的一部分,它真正可以依靠的國際聲援來自其他國家面臨類似打壓的社運分子、工會、勞動群眾及青年。所以我們社會主義者向多國的左翼組織作出呼籲,通過他們號召各國工會、工運分子、激進青年和所有反壓迫群眾一同聲援香港的16名政治犯,支持我們的民主鬥爭。

社會主義行動主張:

  • 停止政治迫害,無罪釋放16名政治犯
  • 恢復6名被取消議格的議席
  • 罷坐高鐵,取消一地兩檢,國安滾出香港
  • 將928定為全民抗暴日,由下而上建設基層委員會,在學校、職場及社區組織起來,為罷課罷工作準備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