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鎮壓蔓延至澳洲

2017年九月月2日 上午 11:23Views: 135

中國的政治打壓活動已經蔓延到澳洲,令當地的中國留學生、學者和中文媒體受到打壓

柯克‧倫納德(Kirk Leonard),社會主義黨(CWI澳洲支部)

澳洲媒體最近的相關報道表明,中共政權的打壓力度在增強,但同時其效果卻越來越弱。

在中國的全球戰略部署之下,當局在向澳洲投射「軟實力」的同時,也使用越來越強硬的手段。中共正試圖增加自己在當地的影響力,從而削弱澳洲在亞太區對美國的軍事和外交支持。例如,中方不斷警告澳洲不要在南海爭端中歸邊。中國將國家鎮壓延伸至澳洲的根本原因,是根植於資本主義制度及其殘酷競爭的帝國主義衝突。

另外一個原因是,習近平上台後加強對國內的鎮壓。從他們對香港民運人士的打壓中可以看出,中共擔心境外的反對活動成為大陸群眾反抗的榜樣。澳洲華僑和中國留學生也開始成為他們擔憂的對象。中共的媒體審查已擴展到澳洲華文主流媒體。當局掌握了多種技巧來馴服海外媒體,例如威脅媒體老闆的商業利益,或者向中國公司施壓以使其撤銷廣告合同。這證明我們不可能依靠中產商人和資本主義經濟體在中國實現新聞自由等民主權利。在反對中共政權、爭取民主權利的鬥爭中,我們只能依靠完全由工人資助、由工人管控,而非以公司廣告費為生的社會主義媒體。

就連身處相對安全的澳洲的自由主義學者,也因為批評中共當局而開始成為打壓目標。今年3月,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前往中國進行學術研究,與人權律師和學者會晤。這名教授經常在澳洲媒體上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共當局,揭露它的惡行。結果他被禁止離開中國,經過澳洲媒體和政府介入後,才被允許離境。儘管這名教授並非革命者,但中共當局不會容忍任何異見人士。隨著多年來罷工和抗議的數量穩步上升,他們擔心任何批評或者鬥爭都會鼓舞更大規模的反抗,進而加速自己的垮台。他們的社會基礎十分脆弱,所以他們擔心在澳留學的中產學生將激進思想或者反政府思想帶回中國,以致激發反抗運動。

中國駐澳洲大使館和領事館成立中國學生協會,在大學校園中建立情報網絡,從中讓當局管控數萬中國留學生的政治和學術思想與活動。中共能夠如此,原因之一是澳洲的大學和政府把教育視為牟利的商品。對於他們來說,留學生只是收入來源,而非活生生的人。所以大學和政府都沒有提供適當的社會支持和東道主服務,也沒有幫助學生融入當地社會。2015年6月,布里斯班有一位名叫張樹人的學生向澳洲政府尋求政治庇護。他的父母身處瀋陽,兩度受到國安人員的威脅。張樹人當時正準備參加布里斯班的一場六四悼念活動,以及達賴喇嘛訪澳的活動。

爭取民主權利的鬥爭和反對資本主義的鬥是緊密扣連的,也與爭取在中國、澳洲以及全世界實現社會主義公有制和計劃經濟扣連在一起。相比於民主,資產階級以及整個澳洲政府更關心商業利潤。他們與中國簽訂許多貿易協議,而且也依賴中國的經濟增長維持本國的政治和社會穩定,所以他們越來越受制於中共當局。中澳工人和學生之間的共同之處遠多於他們與本國政府的共同之處,所以他們必須團結起來,一同反抗兩國的統治者。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