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核危機的背後是什麼?

2017年九月月11日 下午 5:03Views: 51

朝鮮在9月3日進行了迄今為止最強大的一次核試驗,加上美國以好戰的態度作回應,突顯了整個朝鮮半島地區局勢的動盪和危險。

Niall Mulholland,CWI(這篇文章最初於99日刊登於socialistworld.net網站,標題為朝鮮:核對峙——華盛頓和平壤的衝突升級》

韓國和中國的北部地區發生了巨大的爆炸。9月3日,朝鮮政權聲稱進行了氫彈測試,該枚氫彈比上一枚原子彈的威力要大14倍。幾小時後,在美國的支持下,韓國舉行了軍事演習和導彈發射,進行了對朝鮮的模擬攻擊。在雙方的戰爭言論逐漸升級的同時,預計朝鮮將在未來幾天進行進一步的導彈試驗。

可以理解,這一地區和世界各地的許多人都擔心,美國的挑釁行動和朝鮮的武器計劃可能會因為有意設計或「意外」而引發武裝衝突,甚至是核戰爭。美朝開戰的可能性無疑會讓無數人感到恐懼,因為核冬天會影響整個地球,帶來數不盡的死亡和環境毀滅。

朝鮮的武器計劃令人震驚,但與超級大國美國擁有的7000枚核彈頭相比,它是微不足道的。而且美國是唯一使用過核武器的國家。1945年,美國在日本的長崎和廣島投放了原子彈,造成數十萬人死亡。

特朗普譴責朝鮮對「世界和平」的威脅,但正是美帝國主義在世界各地使用了6千多枚炸彈,在2017年造成數千名無辜平民喪生。對朝鮮的核試驗,特朗普政府做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回應。當被問到「你會攻擊朝鮮嗎? 」時,特朗普回答說,「到時候就知道了。」

美國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綽號「瘋狗」)警告朝鮮,對美國及其盟友的任何威脅,都會導致「大規模的軍事回應」,並「徹底毀滅」朝鮮。與此同時,馬蒂斯表示,美國沒有「政權更迭」的計劃,這反映了白宮面臨的有限選擇,以及其自相矛盾的立場。

制裁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妮基·哈蕾(Nikki Haley)表示,金正恩正在「祈求戰爭」,並呼吁結束與朝鮮的所有經濟聯系。聯合國正在討論新的制裁(美國對朝鮮的制裁在1950年首次實施),包括結束所有的石油供應,禁止朝鮮工人的出國務工(據估計,超過5萬名朝鮮人在中國和俄羅斯工作,為平壤提供外彙)和所有的金融交易。

這是對中國利益的直接威脅。中國是朝鮮的主要貿易國及其主要石油供應國。朝鮮最近已經受到聯合國的制裁,包括禁止煤炭、鉛和海鮮出口,而這些每年價值10億美元,相當於朝鮮年收入的三分之一。

在一篇Twitter帖子上,特朗普威脅要「停止與任何和朝鮮做生意的國家進行貿易」。這一自殺式的政策將意味著中美這兩個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之間的貿易結束,引發大規模的貿易戰,並使全球經濟陷入混亂,極有可能帶來嚴重的蕭條。

中共政權表示北韓的核試是「錯誤」的,強調要和平解決危機。中俄提出「雙暫停」提案──美國和南韓停止在北韓邊境軍演,以換取朝鮮停止核試及展開對話──但立即被白宮拒絕。

中俄都與朝鮮接壤,並與美國在歐亞地區展開競爭。他們批評北韓的核武器計劃,部分原因是它給了美帝國主義借口以增加其在朝鮮半島的軍事力量。

與此同時,中俄堅決反對石油禁運等嚴厲制裁,因為它們可能導致朝鮮的社會混亂,甚至是平壤政權垮台,數以百萬計的難民將湧入中國、甚至俄羅斯。他們擔心,在朝鮮半島將會看到一個美國主導的「統一」朝鮮,因而將會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指向他們。因此中俄嘗試削弱美國及其盟國對聯合國提出的制裁提議。

在對制裁威脅的憤怒回應中,俄羅斯總統普京辯稱,金正恩並不像西方媒體通常描述的那樣「瘋狂」,他的行為是理性的。「每個人都清楚地記得伊拉克和薩達姆的遭遇。薩達姆放棄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朝鮮也看到了並且牢牢記著伊拉克的結局」,普京說,「所以你認為朝鮮會因為一些制裁而放棄[核武器]嗎?」

事實上,金正恩政權似乎已經加快了其核武器計劃,以作為對美國的「威懾」。利比亞的獨裁者卡扎菲在2003年放棄了他的核計劃,以換取與西方國家達成經濟一體化和安全協議。但美國及其盟友在2011年支持反卡扎菲武裝,這導致了卡扎菲政權的倒台和卡扎菲的可怕結局。

無論對朝鮮采取何種制裁(最大的受害者將是朝鮮勞動人民),平壤政權都會將核武器視為其唯一可靠的談判籌碼和生存機會。

斯大林主義

朝鮮的核彈和導彈試驗無疑加劇了衝突的風險,但在東北亞制造這種危險局面的罪魁禍首是咄咄逼人、不計後果的特朗普政府。

朝鮮政權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斯大林主義,它的發展受到數十年來美帝國主義軍事威脅的強烈影響。1910年,日本帝國主義殘酷地吞並了朝鮮,而在1930年代,朝鮮的獨立運動演變為武裝抵抗。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領導了一場13年的鬥爭,在1945年結束了日本對朝鮮的控制。

當二戰快要結束時,美國擔心進入朝鮮半島北部的蘇聯士兵以及在朝鮮共產黨領導下的數萬名游擊戰士將控制整個朝鮮。美國國務院選擇用三八線來劃分朝鮮,兩萬五千名美軍進入南韓,建立了一個殘酷的軍事政府。

一系列朝韓衝突後後,1950年6月25日全面戰爭爆發。美軍指揮官麥克阿瑟將軍主張在朝鮮投下20或30枚核彈(由於這一輕率的舉動,他被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解除了職務)。在聯合國的旗幟下(另外還有6萬名英國士兵),對朝鮮的常規轟炸造成了巨大傷亡(包括200萬平民死亡)和對該國基礎設施的大規模破壞。朝鮮以前是朝鮮半島工業化程度最高的地區。

與此同時,南方的軍事政權對任何與左派相關的人實施了惡毒的鎮壓。據估計,在戰爭的頭幾個月裡,至少有30萬人在南部被拘留或處決或“被失蹤”。許多執行鎮壓的人曾為日本侵略者工作,現在美帝國主義者又讓他們重新掌握了權力。

1953年朝鮮戰爭結束後,國界線仍同戰前一樣,交戰各方沒有簽署正式的和平條約,美國也拒絕承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戰爭和美國數十年的軍事威脅導致朝鮮成為一個日益孤立、極權的斯大林主義國家。金正恩是這個政權的世襲領袖。這個政權因其排外、個人崇拜和虛假的「主體」(自給自足)意識形態而臭名昭著。極權主義政權在勞改營中關押著數十萬政治犯。

反動的韓國政權和持續的軍事威脅給斯大林主義政權的統治提供了藉口。在1961年和1980年,韓國發生了兩起右翼軍事政變,實際控制著韓國軍隊的美國袖手旁觀。

在建國後的最初幾十年裡,朝鮮在計劃經濟的基礎上,在經濟上超越了韓國,人民的生活水平、識字率、健康和教育水平顯著提高。它成為了一個高度城市化、工業化的國家。

然而,就像其他所有的斯大林主義國家一樣,自上而下的官僚統治削弱了計劃經濟的成就,並成為其進一步發展的根本障礙。朝鮮擁有約100萬人的軍隊和大量常規武器,這對經濟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負擔。

朝鮮經濟

1991年蘇聯解體後,朝鮮經濟遭受重創,因為朝鮮失去了廉價的進口商品。1995-96年的洪水導致了飢荒,令局勢進一步惡化。朝鮮領導層被迫允許私人農貿市場的發展。2002年,朝鮮政權宣布建立兩個經濟特區。

無論是正式的還是非正式的市場,以及私營企業都在增長。2013年,金正恩宣布了他的「並進路線」,這是一個同時發展經濟和核武器的政策。然後朝鮮建立了400個市場。與此同時,來自非正式市場的收入目前占家庭總收入的70%至90%。上個月,韓國央行表示,2016年朝鮮經濟增長了3.9%,為17年來的最快增速。然而,首爾國立大學的教授金炳連表示,朝鮮經濟「遠未恢復到危機前」。

當然,整個東亞的資本家都非常希望利用朝鮮的廉價勞動力。只有在朝鮮社會的各個層次實現真正的工人的民主控制和管理,才能發揮計劃經濟的全部潛力。而這就需要推翻專制的平壤政權,並與韓國的工人階級聯合對抗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

儘管特朗普對朝鮮的核野心表示反對,但正是美國在1958年將核武器引入朝鮮半島,直到蘇聯解體後才被撤出。自1991年以來,美國一直定期在韓國領空部署有核攻擊能力的轟炸機值勤,而且可以攜帶核武器的美國潛艇經常在周邊海域航行。美國還在韓國保持著大規模的「常規」軍事存在。

核能力

作為回應,朝鮮走上了發展核能力的漫長道路,並於1992年試射了第一枚中程導彈,於1998年發射了第一枚遠程火箭。它以核武器和龐大的常規武庫為威脅迫使美國坐到談判桌前。朝鮮政權需要美國在經濟上的讓步以避免垮台,而且它也想結束自朝鮮戰爭結束以來美國所實施的戰略包圍。

美國總統克林頓承認,「我們實際上擬定了攻擊朝鮮並摧毀他們的核反應堆的計劃。我們告訴他們,除非他們停止核計劃,否則我們將發動襲擊。」但是美帝國主義不願朝鮮半島再度開戰,因為戰爭將造成多達100萬人死亡,其中包括多達10萬的美國人,以及數萬億美元的損失。所以美國政府放棄了一開始的強硬立場,轉而與朝鮮談判「框架協議」。

根據協議,朝鮮將暫停其核武器計劃,而美國將提供石油、食品和兩座「輕水」反應堆(非產鈾)等經濟援助,並朝著「政治和經濟關係全面正常化」的方向發展。

朝鮮在隨後8年裡(1994-2002)凍結了所有的鈈設施,並朝著逐步淘汰導彈的方向發展。然而,美國從未兌現其承諾,導致朝鮮秘密重啟其核武器政策。

然而,在韓國的資產階級中,很大一部分人強烈支持與朝鮮達成協議,以防止其崩潰和大規模難民危機。這導致了2000年6月南北政權首腦會議的召開。

但是鷹派的小布什政府拋棄了「框架協議」,終斷了與朝鮮的對話。在他2002年發表的臭名昭著的國情咨文中,布什宣稱朝鮮是「邪惡軸心」的一部分。

不過,朝鮮於2003年開始了和韓國、美國、俄羅斯、中國和日本的「六方會談」。朝鮮將獲得經濟援助,作為承諾不尋求核武器的回報。2007年7月,國際原子能機構證實,寧邊的鈈生產堆和燃料裝配廠均已關閉。

然而,朝鮮和美國之間存在著無法逾越的相互猜疑和不信任。朝鮮對美國無休止地盤問其核計劃信息的無休止的要求感到憤怒,而美國則聲稱朝鮮一直在秘密進行鈾濃縮計劃。

到了奧巴馬時期,美國當局的戰爭言論儘管有所緩和,但對朝鮮的政策並沒有重大改變。好鬥、魯莽的特朗普上台後,緊張局勢又一次逐漸升級。

美帝國主義的有限選擇

然而,特朗普所能做的選擇與前幾任美國總統一樣有限,甚至可能更少,因為朝鮮似乎即將製造出核導彈(平壤聲稱能夠攻擊到美國大陸)。

在被白宮解雇之前不久,特朗普的「另類右翼」前顧問史蒂芬·班農(Steve Bannon)將美朝關系描述為美中「經濟戰爭」的代理人。班農說,阻止朝鮮的核計劃和導彈計劃是「沒有軍事解決方案」的。

「算了吧」,他於8月16日告訴《美國前景》雜誌。「除非有辦法讓首爾的1000萬居民不會在30分鐘內就死於常規武器,否則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們沒有軍事解決方案,他們抓住了我們的軟肋。」

在朝鮮和韓國之間的邊界上有大量的火炮。據軍事分析人士估計,在衝突的頭幾天裡,首爾可能會有10萬人喪生。而且,也不能保證美國的軍事打擊能夠摧毀朝鮮核計劃的所有隱藏部分。

班農的觀點得到了許多美國現任和前任官員的支持。「他說的絕對正確」,前朝鮮核談代表喬爾·S·威特說。「美國的第一輪打擊並不足以取得完全勝利,而且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就是如此。我們一直在假裝它可以,但事實並非如此」。

在9月5日的一篇社論中,英國《金融時報》坦率地指出:「世界別無選擇,只能與擁有核武器的朝鮮生活在一起。美國……無法在不冒災難性風險的情況下改變這一事實。」

今年8月,韓國總統文在寅發表了類似的言論:「我可以肯定地說,朝鮮半島不會再次爆發戰爭。」

9月3日朝鮮進行核試驗後,特朗普指責韓國「綏靖」,並對繼續美韓自由貿易協定提出質疑。白宮很快就收回了這一極具挑釁意味的聲明。

在大規模的抗議活動迫使他的右翼前任下台後,文在寅面臨著國內的壓力。他承諾廢除壓迫性的安保法律、促進與朝鮮的和解、並表示首爾將采取更為獨立的外交政策。盡管文在寅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同意接受更多的美國導彈,但據報道,他的政府正在考慮發展自己的核武器計劃。

不穩定且危險的局勢

儘管美國幾乎不可能通過第一次打擊就取得勝利,但局勢仍不穩定而且危險,因為金正恩和特朗普這兩個領導人經常出人意料。《紐約時報》警告稱,「在有計劃地或因為誤判而引爆戰爭之前」,特朗普需要開始與金正恩對話。

錯誤判斷的軍事行動和小衝突或「意外」事件可能會演變成更廣泛的毀滅性衝突。

白宮就如何處理朝鮮問題發出了各種相互矛盾的聲明。這不僅反映出特朗普總統的多變性格,還反映出美國統治集團內的激烈辯論和分歧。

一部分美國建制建議採取更具攻擊性的行動。在一篇狂熱的社論中,《華爾街日報》呼籲在韓國部署核武器,並鼓勵朝鮮精英們叛變或發動政變。接著,它冷酷地呼籲將大規模饑荒做為對付平壤的武器:「為了推翻一個政府而停止食物援助通常是不道德的,但朝鮮是一個例外。」(《華爾街日報》,2017年9月5日)

朝鮮半島的武裝衝突將在世界各地引發大型反戰和反帝國主義抗議,乃至革命運動,尤其是在美國,因為特朗普政府已經受到許多美國人民的深深厭惡。

9月初,韓國再次發生反對部署「薩德」系統的抗議活動。韓國工人階級有著值得自豪的反軍事化群眾鬥爭歷史,而且群眾運動推翻了過去的軍事獨裁統治。

從長遠來看,美國極有可能不得不與朝鮮進行談判,並達成某種協議來「遏制」擁有核武器的朝鮮。《華盛頓郵報》報道說,美國和朝鮮「在過去幾個月裡一直保持著安靜的外交渠道,用以建立更實質性的談判」。

然而,確保該地區長期和平與穩定的唯一途徑,是組織強有力的國際工人階級運動,反對特朗普政府的挑釁,反對朝鮮半島軍事化,並支持銷毀世界上所有的核武器。

與此緊密相關的,是朝鮮半島、東北亞地區和美國的工人階級旨在徹底改變社會的鬥爭(滿足人民的需求而不是資產階級的利潤)。在真正的社會主義基礎上實現朝鮮半島統一並在該地區建立一個自願、平等的社會主義聯邦,將終結階級剝削和戰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