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教材湧現,國民教育重臨

2017年九月月18日 上午 10:09Views: 15

林鄭政府準備再推洗腦國教

麗芬、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林鄭月娥上任後洗腦教育已準備還魂。她首先任命一個備受爭議、擁有著濃厚親中色彩的蔡若蓮出任教育局副局長一職。蔡若蓮當時任職親中共的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與內地省市教育部門有緊密聯繫。聯會其時大力推動國民教育,編制了一份惹起眾怒的教材──形容中國共產黨為「進步、團結和無私的執政集團」,最後激發超過十萬人包圍政府總部。

近月,教育局推出的基本法教材被批評立場處處維護建制,妖魔化公民抗命,誤導學生。有教材稱,「搞街頭抗爭,只反映了一部分香港人民主意識的粗糙和膚淺」,也有教材比擬不倫,扭曲「公民抗命」的意思,例如「富商為了公義,決定不遵守法律對獨立屋的建築限制,私下擴建豪宅,並以公民抗命為辯護藉口」。

教材也指公民抗命有可能會對社會秩序造成大亂,明顯教育局已經為其定下立場並向下一代去灌輸。在通識科的教學示例中,提議教師應「提示學生宜從正面態度出發,並考慮國家的發展歷程及現况」,以免使學生對國民身分認同感有負面影響。

年年輕人在民主運動中都扮演先鋒的角色,因此政權要透過國民教育將有機會處於萌芽的民主運動和新一代的獨立思考壓制下去。在2012年的反國民教育運動之下,政府雖然被迫擱置國教獨立成科,但卻暗地裡將國民教育分拆斬件推行,例如增加學生北上交流的資源、派中共官員和解放軍到學校演講、中聯辦幕後策劃「香港青少年軍」。

習近平七一訪港時,對特區政府表示要加強青少年的愛國主義教育,所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最近亦開腔表示「國民教育一定要做」。隨後教育局推出一系列的洗腦教材,內容明顯維護建制,令人窺探到國民教育已準備重臨。僅僅推行教程並不足夠,最近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受歸咎教師「反共」而令青年敵視中國。這番言論明顯威脅著部分教師,不難想像政府還將會規限教師的教學自主,務求令教師緊縮黨中央的教學路線,要達至此目的就要清洗教育部門。

下一次反國教如何勝利?

現在就要準備另一場更反國教運動。社會主義行動呼籲各位同學加入「抗暴青年陣線」,由下而上重新組織起來,抵抗政治打壓。五年前,梁振英政府企圖強行推行國民教育科洗腦政策,令一眾學生與家長不滿,尤其是中學生反對的聲音與力量最大,引發十二萬人日包圍政府總部抗議十天,最終成功迫使政府擱置方案。學民思潮的召集人黃之鋒亦被視為反國教運動的代表,為日後成為香港重要的政治勢力奠下基礎。當年梁振英剛剛上任,這場壯濶的運動讓群眾給梁振英一個下馬威。

運動需要由下而上

然而,當梁振英表示擱置國民教育,作出些許讓步時,反國教大聯盟(包括學民思潮和泛民組織)突然未經與群眾商討而解散運動。政府在隨後多年不斷地嘗試將國民教育的相關內容滲透入各科之內,可見2012年的勝利並不徹底。

在運動過程中,教協遏制反國教運動的政治化,不願意呼應群眾對吳克儉和梁振英下台的要求,極力想之置於其控制下。當時的運動絕對有可能繼續升級,徹底取消國民教育,並擴大戰線至更廣大的社會層面挑戰政府和制度。學生無從提出獨立的綱領和策略,只能依附於泛民和教協的策略之上。

後兩者實際上主張與政府妥協,但學生沒有與之切割。學民思潮卻以維護學運「純潔性」作為藉口,繼續只讓自己壟斷的控制權,拒絕使運動受到群眾由下而上控制,窒礙了群眾自我組織的發展。群眾運動只停留於政總集會的階段,而未能號召起罷課行動從中進一步擴大學生的組織力,並號召基層群眾參與。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