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中國強人有多強?

2017年十一月月17日 下午 10:44Views: 292

習近平的鐵腕獨裁信條和「大國」地位被寫入黨章,但這是穩定統治的藥方嗎?

中國勞工論壇 聲明

  1. 中共19大的結果
  2. 中國央行就金融危機發出警告
  3. 中國輸出國家鎮壓

今年十月舉行的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是本世紀最重要的中共代表大會。它證明,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正在變成一人獨裁。無論是對於中國還是對於全世界,它都會為未來帶來重大影響。習近平利用這場大會向全世界宣示,他像毛澤東一樣主宰黨國機器,並讓中共政權重新全面掌控「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引自大會一致通過的中共黨章修訂案)。

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這場大會也是為了告訴全世界,中國正勢不可當地成為全球超級大國。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也就是考慮到各國物價的差異),中國的GDP已經比美國多15%;按照現在的增長速度,到2023年時將比美國多50%。全世界對中國的看法已經發生了重大轉變。皮尤研究中心調查發現,46%的英國人和41%的德國人認為中國是世界第一經濟強國,分別只有31%和24%的人仍然認為美國是第一。津巴布韋軍隊推翻總統穆加貝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發動政變、逮捕與他競爭的王子,都體現出中國日益增長的國際影響力。因為這兩件事明顯是受到習近平清洗運動的啟發和鼓舞。

就在大會結束兩周後,川普這個幾十年最無能的美國總統對中國的訪問,更是突顯了中國的強大形象。緩和下來的特朗普不斷提到他和習近平之間的「默契關係」,一點也看不出他在競選時強硬的反中立場。中國評論員把川普的訪問形容為「朝覲」。戴維·羅特科普夫也在《洛杉磯時報》上說道,這是「美國總統第一次一路走到北京,去見這個世界上權力最大的人」。

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偽論與他的名字一起被寫入黨章,與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並列。這一「理論」捍衛的是中國民族主義、威權主義統治和國家資本主義。它對於中華帝國主義(當然它並沒有用這個詞)的預言和辯護背後是不斷膨脹的自信心。按照習近平所說,隨著美國領導的舊全球秩序陷入不可逆轉的衰退,中華帝國主義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就其鞏固了習近平的權力而言,大會的結果完全是意料之內的。但是這個政權是否真像表面上那樣,在四十多年來「最強大的領導人」的帶領下讓這個獨裁國家日益強大,無情地橫掃國內外所有反對者?社會主義者認為,中國和全球的現實情況要複雜得多,前所未有的挑戰正在來臨:日趨尖銳的國際緊張局勢、中國危險的不平等現象和經濟大動盪。

「終身皇帝」

儘管表面上有代表和投票,但這並不是真正的代表大會,而是一場精心編排的習近平加冕儀式。據香港的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Willy Lam)的說法,他現在可能成為「終身皇帝」。這次會議純粹是個裝飾,而且對於中共和其他擁有斯大林主義歷史的政權來說,這當然也不是甚麼新現象,但十九大或許創下了新記錄。

所謂的代表,只不過是一場大型演出中的臨時演員而已。那些接受媒體採訪的人毫無例外地對習近平給予了稱讚和肯定,全國的小學生則被迫在電視上觀看習近平三小時二十分鐘的演講。會議開幕當天,社交媒體上的「十九大」標籤被瀏覽了11.9億次。我們應該對此感到驚訝嗎?對於中共這樣一個嚴密操控媒體和網絡的政權來說,這是輕而易舉就可以做到的。

江澤民和胡錦濤曾推行「黨內民主」(儘管很不充分),以圖在中共內部建立一定程度的制衡。現在這已被習近平拋棄了。就算在黨國高層內部,他也在實行越來越嚴厲的壓迫和控制。習近平也沒有像前兩次大會那樣進行諮詢性的第一輪投票,以了解代表們對於最高領導層人選的意見。這次的代表大會比以往都還要像是一個橡皮圖章,真正重要的交易已經在前幾個月通過非正式的管道與退休元老和高級將領等重要人物一同解決了。根據新華社的報導,習近平在「當選前」與57個高層人物協商過。

沒有繼任人

帶有習近平名字的「理論」寫入了黨章,而且他也打破了既定的繼任規則,令自己的權力更不受約束。這些都說明他的地位得到鞏固。在新領導層中沒有指定的接班人,這是幾十年來一直沒有過的情況。所以等到2022年任期屆滿之後,習近平有可能繼續連任或者垂簾聽政。儘管新一屆政治局常委的人選在「黨團結」的名義下一定程度在各派之間取得平衡,但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習近平已經削弱了常委會的權力。

在過去的領導層安排中,指定繼承人來自與現任領導人不同的派系。比如江澤民屬於上海幫,而他的繼承人胡錦濤則屬於團派。這也是鄧小平為了控制派系鬥爭、同時避免權力過於集中在某個領導人或者某個集團手裡而植入一種「共識架構」。在這種制度下,繼任人可以抵銷上任的權力。這是「一黨」專政,而不是「一派」專政。但是習近平廢棄了這和其他大多數內部制約。與上海幫關係密切的前重慶黨委書記孫政才和團派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曾被認為將在2022年繼任總書記和總理,但現在他們已經失勢。孫政才於今年七月被反腐運動趕下台,現在被指控嚴重罪名。2012年前他擔任吉林省黨委書記時的同僚們現在告訴媒體,他「不顧吉林事業發展,一心只為升高上位」,但是很明顯這並沒有妨礙他在5年前被這些人一致「選」為第18屆政治局委員。

拯救黨

習近平將權力集中在自己一個人手裡,便把中國獨裁統治帶上了一個危險的方向。中共統治集團容忍習近平打破過去三十年的集體領導模式,暴露出他們在表面的必勝信心之下有著怎樣的絕望與危機感。呈現給我們的景象是,一群統治精英將希望寄於強人,期望他帶領他們度過重大的經濟、社會和地緣政治挑戰。《經濟學人》在10月14日寫道:「習近平受命拯救黨。共產黨需要拯救,這聽上去很奇怪。」對於社會主義者和密切關注中國的人來說,這聽上去並沒什麼奇怪。

過去那種「常委獨裁制」是鄧小平在1980年代提出的,為的是在沒有資產階級民主(政黨競爭和選舉)這種「安全閥」的情況下,維持政權最高領導層的內部穩定和平衡。儘管階級壓力的高漲令資產階級民主也陷入了危機和功能失調,但它同中國獨裁資本主義的一個區別是(除了民主有利於工人階級發展自己的組織和政治理念並擴大影響力),民主制度下各方相互制衡為資產階級的統治提供了一定的靈活性,而這是僵硬的獨裁制度所沒有的。

資產階級「民主國家」能夠替換執政黨,並通過選舉來釋放一部份階級壓力。所以儘管它們經歷了嚴重的政治經濟危機,但除非工人運動提出一個清晰的政治替代,否則舊秩序並不一定就此坍塌。但是中國的統治精英非常害怕發生嚴重的經濟危機,因為他們明白,這會像1989年那樣向整個制度發起直接挑戰。

為了將國家權利從地方集中到北京、從其他領導人集中到他自己手上,習近平很大程度上已經取消了鄧小平設下的內部安全機制。但是在削減其他政治局常委的權力之後,所有壓力都會集中到習近平這個「核心」身上。投資銀行家卜若柏說:「如果黨是圍繞著一個人建立起來的,那麼等他垮台時,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習近平選舉」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龐大的宣傳機器樹立起的習近平強人形象也得到資產階級「自由媒體」的廣泛吹捧。美國的《新聞周刊》報導:「習近平再度當選,展開第二個五年任期」。這只是資產階級主流媒體主動迎合中共政權的一個例子。在Google上搜索「Xi Jinping election」(習近平選舉)的結果有860萬條,是搜索「Xi Jinping dictator」(習近平獨裁者)的20倍(395,000條)。

自習近平上台後,中共政權踐踏人權和鎮壓反抗者的行為有增無減,但資產階級「民主」政府一直沒有發聲譴責,正反映了這種政治諂媚。劉曉波是納粹時代過後第一個死在監獄裡的諾貝爾獎獲得者,但西方領導人對於劉曉波之死及其遺孀劉霞持續受到殘酷迫害保持沉默,就是一個例子。過去美國總統訪問中國的時候,在處理簽訂經濟協議這種正事之前,經常會向中國領導人提起某位異見人士或者政治犯,尚且對民主問題作最低程度的關注。在慣例上是雙方事先談判好的。但特朗普在最近到訪中國時,連這種象徵性的表示也完全拋棄了。他的立場體現出國際資產階級在當今這個嚴重危機的時代對於專制統治的廣泛認同。

長期受到迫害而且現已失蹤的中國律師高智晟曾尖銳譴責西方政客的雙重標準。他寫道:「全世界都學會了在它的冷酷暴虐國內人民基本人權現實面前的裝聾作啞,以換得中共給予的帶血的利益回報……利益牽引了他們的選擇方向,屠伯們得到所願得的」。

「另一個毛澤東」?

我們建議讀者抱著懷疑的態度看待「自毛澤東以來最強大的領導人」這種說法。習近平只是在上層派系鬥爭和政軍官僚機構中獲得勝利,而且他也會繼續受到約束和挑戰。習近平的權力是通過媒體管控和強力部門自上而下建立起來的。

十九大剛剛結束之後,習近平當局像西方國家大選過後那樣,享受著「蜜月期」。但是這不可能持續很長時間。習近平的勝利不是基於真正的群眾支持,所以他的地位比大多數評論家所想的要不穩定得多。過去五年裡通過前所未有的鎮壓、媒體煽動的個人崇拜和用來威嚇中共官員的反腐運動,習近平的統治比前任胡錦濤和江澤民更加鞏固,但是仍比不上毛澤東和鄧小平所獲得群眾支持,儘管毛鄧的群眾支持都是建立在矛盾的基礎上的。

毛澤東所得到的支持是基於深遠的社會和經濟變革。帶來這些變革的社會革命是極度扭曲和官僚化的,但其規模無與倫比。鄧小平的社會基礎在於1960-70年代毛主義政權令群眾疲憊、失望,而且農村市場化改革(去集體化和私有化)早期的經濟成果受到廣大農民的歡迎。

習近平統治集團的權力尚未經歷群眾鬥爭和重大國際衝突的真正考驗。習近平上升到主導地位,反映了中共政權陷入了困境。在很早之前統治精英就察覺到,如果不徹底改變這種情況和過去的路線,那麼危機將不可避免。特別是要打破經濟對於債務的依賴。

對「分離主義」的暴怒

過去中央政府一直無力讓自行其是的地方政府執行它的命令。這是問題的癥結,也是習近平通過強力再集權想要解決的問題。從許多方面來說,中國仍然是一群相互衝突的省級經濟體。有些省份的經濟規模非常龐大。廣東、江蘇和山東如果是獨立的國家,甚至可以排入世界前20大經濟體。就GDP來說,它們當中任何一個都遠超過G20成員印度尼西亞、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

習近平以強硬立場對待香港和台灣,而且執著於打壓港獨團體,也是為了壓制根深柢固的地方精英。當他在十九大開幕報告中說道:「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此時會場上的掌聲是最熱烈的。北京加重對香港的政治打壓部分是為了控制各省及其經濟而殺雞儆猴。

習近平得以鞏固他的專制統治,得益於國際局勢近來的順境,但國際局勢未來可能會發生劇烈變化。儘管特朗普的亞洲之行採取了一種低調、非對抗性的路線,但他底下的美帝國主義正在重新嘗試與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建立四方聯盟,以圖對抗中國在亞洲的主導權。在出訪亞洲五國期間,特朗普和他手下官員反覆提到「印太地區」,而非一般所說的「亞太地區」。新的術語體現了美國政治戰略的改變。

10年前資本主義危機爆發,眾多資本主義「民主國家」隨之陷入政治混亂。最突出的就是美國,但英國脫歐之後的歐洲也是如此。這自然有利於習近平的計劃。特朗普的笨拙與反覆無常讓習近平得以將自己裝扮成全球資本主義的「穩定支柱」,至今極大有利於了中國當局全球擴張的計劃。尤其是在亞洲,但對於更廣泛的地區來說也是如此。所以CNN稱2017年中國在地緣政治方面獲勝。習近平當局利用國際地位的提升幫助國內的民族主義宣傳。

「共產黨」是甚麼?

中共當然不是「共產主義」政黨。它奉行的是右翼、民族主義和親資本主義政策。而且它也不是一個真正的「政黨」,儘管它自誇有8800萬黨員(印度的右翼民族主義執政黨「人民黨」號稱有1.1億黨員)。在中國,黨和國家融合成了一個龐大的獨裁組織。「黨」控制著政府、軍隊、法院、安全部門、媒體和網絡,並通過國有企業控制著關鍵的經濟領域。如果將黨政分離,那麼它們幾乎一定會崩潰。這就解釋了,為甚麼中國和國際資產階級擁護現在的中共政權。除了少數狂熱分子之外,全球資產階級不希望看到中國崩潰,因為中國對於它們在全球的利潤和經濟前景都具有決定性的影響。

按美元計算,中國現在有647個億萬富豪,超過其他任何國家(美國有563個)。根據《胡潤富豪榜》,中國的億萬富豪人數佔全世界的36%。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後,億萬富豪人數上升了超過原來(251人)的兩倍,其中三名富豪──李登海、吳少勳,以及潘剛──是十九大的代表。去年北京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中國最貧窮的25%家庭(約有3.42億人)只擁有全國1%的財富,而最富有的1%家庭(約1300萬人,大部分都與中共有聯繫)擁有三分之一的財富。

這真實反映了中共政策殘酷的階級性,雖然中國與西方那種完全自由化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有很大不同。中國資本主義沒有、而且也不可能效仿西方模式。過去10年的全球經濟危機以及西方資本主義的衰退讓中國統治者更加確信他們的資本主義模式比西方好。這就是「習近平思想」的真實含義。

與中共獨裁者關係密切的中國精英,想要繼續獨佔政治控制權,拒絕像「西方民主制度」那樣分享權力。這是他們最重要的特徵。因此中共堅持要對關鍵的經濟槓桿保持控制。習近平的統治強化了中共政權的這些特徵,而且大大加強了反對「西方價值觀」的意識形態鬥爭。王滬寧升任政治局常委正體現了這一點。作為中共的資深「理論家」,王滬寧相當於美國的新保守主義者,他們都鼓吹民族主義、威權主義和帝國主義。王滬寧和其他新常委人選體現出,習近平將中共領導層人選從技術官僚轉向更具意識形態色彩的人物。美籍華人學者裴敏欣表示,「沒錯,習近平是世上幾十年來最大一黨國體下的最強大的領袖,但他影響中國的能力可能比他自己、他的盟友以及外部觀察者所期望的低得要多。」民族主義意識形態增強,鎮壓與專制措施加劇,是一種全球趨勢。

市場改革計劃

海外媒體都揣測,習近平現在牢牢控制大局,所以他在第二任期會努力推動市場改革。但這不是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在2013年,當全球資產階級為習近平的一長串經濟改革計劃鼓掌時,我們就警告道,無論中共領導層的主觀願望是什麼也好,在中國的經濟和政治架構內存在強大的固有因素,令很多這些改革都可能不會實現。歸根究底,這是因為黨國體制中地方與中央的內鬥。部分中國經濟學者甚至將之與歐盟內布魯塞爾與成員國之間的鬥爭作比較。

習近平經濟政策的主調似乎會保持現狀,以優化和強化國家資本主義,其中包括在政府管控下利用私人和外國資本。但隨著外資越來越對中國市場開放和自由化的緩慢速度感到失望,北京會試圖在經濟政策上軟硬兼施以取平衡。因此,下一段時期習近平可能會加速推行一部份改革措施,作為對外資壓力的退讓。一部分是因為中共政權需要吸引更多外資,尤其是債券和股票市場,以紓緩國內銀行的債務負擔。另一部分是因為中共政權害怕世界各地去全球化和保護主義抬頭會對中國經濟造成破壞。

反腐

就像我們所解釋的那樣,反腐運動主要是習近平用來鞏固權力的政治工具,而不是真的要清理泛濫的貪腐問題。這場運動是習近平第一個任期裡最受吹捧的「成就」。據報導,有140萬大小官員(也就是所謂的老虎和蒼蠅)被調查,約170名高級政府官員和60名將領落馬。但是大部分官員只是受到輕微處罰,例如撤職或降級,只有不到10%受到刑事指控。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薄熙來之外,反腐運動沒有波及其他的太子黨。而且薄熙來是在胡錦濤在位時被捕的。這當然說明習近平與太子黨達成了幕後協議,否則可能會引發一場血戰到底的派系鬥爭。

習近平最親密的盟友、反腐沙皇王岐山離開領導層,在風平浪靜的十九大上激起唯一一道漣漪。他因為已經到了69歲而不得不退休。長期以來有猜測認為,習近平可能會打破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規定,讓王岐山留任。如果習近平真的做到的話,那就創下了一個先例,讓他更容易在2022年之後開始史無前例的第三個任期。

由於中共的政治是黑箱作業,我們難以確定王岐山到底遭遇了甚麼。可能是習近平為了「黨內團結」和其他更重要的目標而犧牲了他。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王岐山是郭文貴反中共運動的重要攻擊目標。郭文貴稱他是一個巨貪,指控他把大筆資金轉移到了海外。現在有人猜測,郭文貴說的可能是事實。或許最有可能的是,王岐山的無情反腐遭到了精英們的反攻。《日經亞洲評論》的一份報告說,甚至在中紀委內部也有人反對王岐山留任。其他報道提到,在十九大召開前數星期,習近平與黨元老舉行了一場會議,決定要王歧山卸任。

或許,由於習近平試圖彌合精英間的一部份裂隙,反腐運動也會降溫。中紀委將會被改革成一個正式的國家機關。但是它仍然是習近平用來在黨國機器內施加控制、鎮壓反抗的重要政治武器。

高風險的賭注

習近平地位的上升並沒有消除中國政權和精英集團內部的緊張關係(反映了社會基層的巨大矛盾),而是開啟了一個對於中國資本主義和專制政府來說充滿風險的新時代。其統治基礎是一連串即將爆發的危機:前所未有的巨額債務和金融投機、日益惡化的警察社會和白色恐怖、逐漸升溫的民族主義。

下一時期我們會看到中國8億工人的龐大隊伍崛起,並「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我們的任務是為真正的社會主義綱領和工人階級國際主義爭取群眾支持,並以此改變中國和全世界。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