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輸出國家鎮壓

2017年十一月月18日 下午 6:08Views: 139

在習近平的統治下,鎮壓、審查和「老大哥」式監控上升到一個新水平,類似(甚至在某些方面超過)奧威爾科幻小說中的情形

中國勞工論壇 聲明

(關於十九大的三篇系列文章之三)

發達的網絡技術幫助了習近平,而且這些技術經常是西方「民主國家」開發和出售給中國的。中國正在投入大筆資金開發先進技術,這一部分是為了經濟,另一部分是出於加強鎮壓能力等政治目的。全球2.45億個監控攝像頭有超過一半在中國(1.76億),而且中國在人臉和聲音識別技術方面處於領先地位。Google的前CEO和董事長史密特(Eric Schmidt)最近也警告說,未來10年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可能會超過美國。《時代》雜誌將人工智能稱為「21世紀的太空競賽」。中共當局計劃將人工智能融入「維穩」工程,這並不是甚麼秘密。

中國因此成了「數字威權主義」的榜樣,受到全世界不計其數的專制政權的效仿,例如俄羅斯、伊朗和埃塞俄比亞。越來越多的政府像中國那樣為了政治目的而操控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涉及65個國家的「網路自由報告」最近警告說:「迅速廣傳的技術可能會摧毀民主和公民運動」。有報導稱,菲律賓政府招募了超過一萬名網軍,旨在淹沒反對總統杜特蒂的聲音。但這根本比不上中國超過1000萬的「五毛」。他們在社交媒體上散播大量有利於中共當局的「新聞」和評論,以此作為收入來源。

小熊維尼

而且在網絡上屏蔽與習近平體型相似的小熊維尼也反映出中共政權的高度敏感。年輕人將習近平稱為「習特勒」也是反抗獨裁的萌芽。在習近平的統治下,中共政權對異見人士的打壓上升到自1989年民主運動遭到血腥鎮壓之後最嚴重的程度。

近幾年來,隨著經濟實力的增強,中國也打算將鎮壓行動擴展到海外,例如在境外綁架批評中共政權的人,或者通過施加經濟壓力壓制對自己不利的宣傳和政治辯論。在最近的此類事件中,澳洲一家出版公司迫於北京的壓力取消出版一本名為《無聲的入侵》(Silent Invasion)的書藉。作者為大學教授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據稱在著作中講述了中國政府如何滲透澳洲政局。

但是儘管資產階級建制會放任中國當局的專制行動,全球群眾的反對卻會愈發激烈。我們反對中國和香港政治打壓的國際運動就是以此為方向。我們完全不信任政府和精英,而是將希望寄予工人階級。

100%的警察國家」

以穆斯林佔多數的新疆遭到中共政權最嚴酷的打壓。按照《衛報》所說,那裡幾乎已經變成「100%的警察國家」。首府烏魯木齊(人口350萬)有949個警察局,而倫敦(人口870萬)也不過180個,紐約(人口850萬)只有76個。最近,新疆當局逮捕了約500名哈薩克族人。現在哈薩克族也開始像維吾爾族那樣成為鎮壓的目標。殘酷鎮壓終將激起爆炸性的反彈,並給北京在中亞和其他穆斯林國家的經濟擴張計劃製造新的障礙。

最近有兩個例子,突顯出中共當局的極端敏感,以及其無限高的高科技國安預算。今年早些時候,山東網民王江峰因為將習近平稱為「習包子」被判入獄兩年。除了判決的嚴重程度之外,讓人驚訝的是王江峰只是在微信群組中對朋友說過這樣的話,而不是在公開的網絡上。

郭文貴事件

更近些時候,有人因為穿著印有「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的T恤而被拘留。這句話是流亡富豪郭文貴的口頭禪。他指控中共高層領導人貪污,其內容引起轟動但撲朔迷離,而讓他得到了巨大的名聲和數千萬人的關注。

郭文貴可能是十九大前敵對派系用來打擊習近平的代理人。或者,他在twitter上對中共作出攻擊,只是為了獲取知名度以免被美國政府遷返。但是無論是哪一種情況,他在社交媒體上的大批關注者都體現出了人們對於中共越來越強烈的不滿。北京的猛烈反擊,例如向美國法庭起訴、監禁郭文貴的親人和助手、尋求國際刑警和Facebook的幫助(後者關閉了郭文貴的帳號),已經讓數百萬人產生疑問,為甚麼習近平當局如此急切地想讓郭文貴噤聲?

儘管還不能確定郭文貴的動機和他所說的那些醜聞的真實性,但他最重要的指控(中共是掠奪鉅額財富的強盜集團)並不會令人吃驚。過去幾天有報導揭露,中共高官的家人(包括習近平的外甥女)大筆投資香港房地產。這當然並不是甚麼新聞。

相關閱讀:習近平:中國強人有多強?➵

標簽: